“竹青”的故事


【明慧网2006年2月7日】“多少人间乱事 历经重重恩怨 心恶业大无望 大法尽解渊源”(《洪吟(二)》),幸得师尊为修炼人福报善解被伤害的生命,使历史上的渊缘皆得善解,破除旧势力的变异安排,慈悲的救度一切众生。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个真实的故事,这是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恶缘善解的无数故事中的一个。

那是1995年的夏天,已经修炼大法一年的我到外省某市的妹妹家。她送我一盆竹。说来事怪,我本无心养花,但却莫名其妙的收下了,而且喜欢上它了,真的数千里之遥,坐火车倒汽车,带回我自己的家养起来了。由于我不会修剪,炼功学法加上家里家外的杂事,常常连浇水都忘了,甚至干脆是一段时间放在后阳台上不管它了,可是它却长的出奇的好看,像盆景一样。我当时根据它的特点,给它取名叫“竹青”。就这样一直养着。

96年我家设个学法小组,同修们按规定时间学法炼功。8月的一天,我们学法切磋中,我见王姐(化名),一位开着修的弟子,眼睛走神,心里像是在嘀咕什么。我就问她,你干啥呢?跟谁说话呢?她说:一个女的,长得很漂亮,白脸长发,穿一身葱绿衣服,在我面前显现,告诉我它叫“竹青”,说来看看我们。听到这我心里咯噔一下,“竹青”?这不是我给那盆花起的名字吗?

我把那盆花搬给同修看,并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同修你一言我一语的悟了好一会,最后决定把它送走。可一连两、三天王姐因事没能来,送花的事就往后拖了。这几天中我不知竹青是什么想法,因为另外空间我看不到也听不到。可明显的我打坐炼功时干扰大,不能入静,加持神通时手往下落。

第三天,王姐来了,才知道都是竹青的干扰。我们准备学完法送走。这时竹青在我们学法的门口,伸腿、跺脚了一会说:就怨你、就怨你,你非把我说的话告诉她干啥?王姐说:“怨你自己,你不告诉我你叫竹青,能引来这事吗?”竹青又说:“我不走,我要听法,把我留下来吧!”见留下无望,就指着王姐说:反正我不走,要非送我走,我就上你家去,跟你家小陈(指王姐丈夫)……。

王姐真的有点急了,和它争辩着,大家决定明天什么不干也要把它送走。当夜我做了一个梦:我外出归来,见我丈夫搂个女人睡觉,心里略微一震,但马上又平静了。一个不修炼的常人,我只能向他劝善,他不听我也就放淡了。我坦然的从床边走过去。突然那女子坐起来了,喊了声“你看我是谁”。我回头一看是“竹青”,那个妖艳劲使我一下子就守不住心性,我摸条棍子就打她,梦醒了。

我和另两位同修商议,花不送人了,送到花市,30元谁愿买谁买。送花的路上,“竹青”还哀求留下,一看真的没有留它的余地,便说:我一定要找一个好人家,长得漂亮的。果然一个大高个、长得十分帅气的男子,还是某单位的经理,买下来了,我们帮助送到了他办公室。

回去后,我总像有什么事似的,总担心竹青会惹出什么祸来。心想若果真如此,那不把那个男的害了吗?可这一切不都是由我引起的吗?我不是干了大坏事吗?我们几个一商量,决定把它处理掉,免得她干坏事害人。

第三天,我们来到办公室退回30元钱,那人以为我们嫌卖钱少,便掏出300元要买下;其办公室的人也都说这花好,要留下。我们只得把它的有关情况告诉了那个人,说是多少钱也不卖,只是为他好,那个男的非常无奈和不舍。他把花给了我们,我们三人找了个地方,把这盘竹青践踏死了。唯恐其根再生,王姐拿回家放炉子里烧了。事情就这样的平静的过去了。后我家搬到了省城,昔日的同修一、两年也见不上一回面。

转眼已進入正法时期的2003年。我和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一样,努力按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一次,我和相识的四位同修聚在一起,高密度的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邪恶。其中一位开着修的弟子,她看到我发正念精力不集中,打坐手懈怠,说干扰的因素挺多,得好好善解他们。我问她什么干扰,她说到了几个方面,其中说有一个叫“竹青”的,跟你不依不饶,它说:你可恶了,是害死它的主谋,它现在死活不和你善解,非要磨你要你偿还。

这修炼真是严肃呀!我后悔自己法学的不好,悟性太差,当初只认为师父法中讲修炼人对动物不杀不养,可忽略了师父法中同样讲到植物也是有生命的,而且任何物体都对应着一个生命。修炼人养花本身就是执著,杀生更是错上加错。这无形中造成多大的干扰,这不是自己没按法的要求做,在修炼路上人为的增加了一难吗?

不长时间我们的环境被邪恶破坏掉了,其中一个同修被蹲坑恶警非法抓捕判了两年,另两位也流离失所,失去了联系。2005年12月,感谢师父的慈悲点化,那位大姐两年出狱后,与另两位同修在异地与我巧遇,我们的联系续上了。2006年农历新年有幸聚在一起,学法、交流、切磋。

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过有关善解的法:“你可以发出这么一念: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扰我证实法的,我也都可以给你们一个合理的安排,成为未来的生命;想善解的就离开我,到我的周围的环境中去等着;如果你真的无能力离开我的,也不要发挥任何作用干扰我,将来我能够圆满,我会善解你们;那些个完全不好的,还在干扰我的,按照标准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如果你发出这样的一念,对一些极低生命来讲是太慈悲了。”

师父《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说“这个三界中的一草、一木、一土、一石,从人到物,所有的生命都是为这法而来的”之后,不少看到这层法内涵的大法弟子不仅向世人讲清真相,也顺便跟三界一切其他形体的生命劝善讲真相。

有位同修说,一次有位六、七十岁的乡下老太太,坐在一个石阶上等人,一只鸟在树枝上冲她直叫,老太太随口而来,叫什么,把你的位置摆放好,同化大法……那同修才知道她是一位大法弟子。那鸟向她点头的叫了几声,好象是听懂了。那同修和老太太坐在一起,老太太告诉那同修“什么都有生命,都得摆放位置,可别放过机会,要讲真相呀……。”我身边就有随时随地向世人和其他各种生命体讲真相的同修。使许许多多生命,特别是大法弟子生生世世所伤害的生命,他们被旧法理束缚的那种极端的心结被师尊善解的法解开。被大法弟子在法中修出的善心所溶化。

经善解,竹青变好了,她更年轻、更漂亮了。我为她永远生命得救而高兴,也感谢那些不知名同修的共同努力,我在修炼中惹下的这个祸,到今天可以说算是摆平了,划了个句号。

故事就算这么流水账似的记述完了,可促使我写这个故事的动机和目地,却是我下面要说的话:

我见到很多遭病业迫害的大法弟子,他们只发正念除恶,很少甚至不做善解;我看到有的大法弟子真的被迫害很严重,甚至要失去生命,在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同时,加大力度善解,不久身体就康复了;我了解了一些被迫害死的同修弟子,极少有人做善解。其实师父2003年以来在讲法中多次提到善解。善解的生命不是邪恶,但邪恶的生命却会利用它们。旧势力将它们要淘汰的生命,在它们的变异安排中,让它们在大法弟子创造人类得法文化的过程中结恶缘,让大法弟子伤害它,正法的今天让被伤害的生命向大法弟子要账,甚至索命,干扰正法。其实这是一把罪恶的双刃剑,既让大法弟子正法中清除他们,反之又让它们淘汰不配做大法弟子的人,要它们所要得的才是其真正的目地。

一切生命都是为法而来的,师尊正法不看众生过往之过,只看一个生命对大法,对正法的态度,只要对大法有正念都是得救的生命。我们要清除解体旧势力对我们自身的变异安排,清除一切邪恶烂鬼和共产邪灵的同时,对那些历史上曾被我们伤害过、现在干扰我们证实大法的生命讲真相,那些生命明白了真相,就会和大法弟子善解,这也是一个否定旧势力的过程,慈悲救度众生的过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