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销毁共产邪灵遗物

记一次深刻的教训


【明慧网2006年2月9日】2005年10月某天,女儿打电话来:“妈,豆豆(化名)病了三天啦,打吊针,吃药怎么也不退烧?”我赶到医院时,孩子躺着不睁眼。女儿说:“重阳节单位组织退休老党员到韶山去旅游,爷爷从韶山带回两枚毛贼像章,其中一枚还将豆豆的名字刻在上面,一到家就给孩子挂上,当晚就发烧。”我说是共产邪灵在害人,赶快将贼像拿下,用刻刀划掉豆豆的名字,将贼像扔到厕所里了。然后我和三个妹妹围着昏睡的孩子发正念,豆豆醒后就说:“外婆我要喝水。”女儿非常高兴的说:“几天没有吃东西,是师父救了豆豆。”母子俩非常虔诚的在法像前磕了头。

每逢休息,豆豆就到我这里来,其它时间爷爷奶奶管。午睡前我读《转法轮》给他听,他经常纠正我发音不准的普通话,他只要一看到毛贼的像,就说:“要外婆灭它。”我说:“好,你去灭吧。”他口中念着正法口诀,拿起笔在毛贼像上写一个灭。我说:“豆豆你平时总要灭毛贼,为什么要挂它的像呢?”他说:“爷爷非要我挂,上面有我的名字我才挂的。”孙子口口声声灭毛贼,爷爷,奶奶非常担心,警告过儿子。女儿对我说:“妈,你修炼大法我非常支持,不要叫豆豆说那些话,他还只四岁多。”这次孩子生病后,女儿说:“如果不亲眼所见我绝不会相信,难怪你们要灭它。”

爷爷奶奶都是老党员,退休工资高,因此对恶党感恩戴德。做他们“三退”工作难度大,迟迟没有行动。叫女儿以豆豆这次生病为由,先探一下口气,女儿说:“我一提此事,他们马上反对,不相信……。”由于自己没学好法,没让他们明白真相被魔钻了空子,由此引发一系列魔难。

12月上旬,女儿说:“真烦人,爷爷将另一枚贼像又给豆豆挂着,总在追问刻名字的那一枚。挂上后,豆豆就没精神,嘴唇都发白。爷爷说要买多种维生素营养片给他吃,我说挂了这东西、吃人参燕窝都不管用,爷爷就是不听。”我说这是共产邪灵操控人在干。女儿想办法将贼像拿来,交给我时说:“这一枚不能扔,他们要像时我不好交待。妈,能用师父的法把它镇住吗?”由于没学好法,完全用常人的思维在做事,我在一张白纸上写好正法口诀,将贼像包起来,扔到厕所的梳妆台下面。由于法理不清一错再错,致使女儿也不舒服,她说:“自从贼像扔到梳妆台下面后,背心象泼冷水,乍冷乍寒,浑身没劲。”我说共产邪灵又害人了,拿到我那里去吧,我房间供着师尊法像。拿走贼像后女儿不舒服的状态也消失了。

我将贼像扔到沙发下面,前几天打扫卫生,我照着贼像踩了一脚。当时没想到是用正法口诀包着,也踩了正法口诀,当晚好象是感冒的症状,背心发凉,认为是消业。这个现象持续了几天,咳得嗓子都哑了,鼻血直流,连水都不想喝。盖几床棉被,电热毯开着,还冻得直哆嗦。老伴无数次劝我到医院去,我坚决不去。他急了说:“你再不到医院去,我就将书交到公安局去……。”无论他怎样软硬兼施就是不上医院。

第五天的下午,迷糊之中,梦见我爬到悬崖边,看见大姐和几个人站在峭壁旁(都是同修),我想到他们那里去,就必须翻过一堵石墙,石墙的下面是万丈深渊,就不敢翻了。往后一看,山坡上到处是羽毛,心想:将羽毛捡回家吧,我就下山捡羽毛。这时看见天空黑压压的一片乌鸦,它们看见我在捡羽毛,就拼命扑打着翅膀,羽毛象雪花一样飘下来,我就拼命的捡。醒后,觉得手臂非常痒一看长了很多蚕豆大小的红包。第二天浑身上下都长满了。我不敢对老伴说,打电话给幺妹,幺妹说:“二姐,这不是消业,是邪恶在迫害呀!你要向内找,你到我这里来吧,我打电话叫二个姐姐一起围着你发正念。”我说:“我不想来,你姐夫为我不上医院,正不高兴呢!我能挺得过的。”我问自己那错了?哪不对?但总认为自己没错。

12月31日,到了第七天。老伴拗不过我,吃完饭就出去了。中午发完正念,感觉病更重了,说冷吧,前面身体像在火炉上烤着,口、鼻干得象冒烟样;说热吧,后面身体象躺在冰上,冻得直哆嗦。热得不行,将手脚伸到外面马上象抽筋一样酸痛酸痛的,只好缩回到被窝里。全身都是包,奇痒。已是下午一点多钟了,心想:决不承认迫害,要赶紧学法,提高心性堵漏洞。

浑身没劲,连睁眼都费力,我大声鼓励自己,哪怕用双手撑着眼,我今天也要学法。顺手拿起床头的经文,正好翻倒《道法》那篇,我一句句的背,当背到:“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做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我越背越清醒,也不觉得痒了。

向内找;从韶山老巢带回的贼像,作为修炼人,应无条件及时处理掉。我不但没扔,还用正法口诀包上它乱放,还用脚踩。我这样做不对呀!是不敬师不敬法的行为。我继续背着,背到最后一句:“我告诉了你们法的庄严、神圣,目地是抹去你们对法的迷惑、误解。”法敲醒了我,迅速爬起来从沙发下找出包贼像的那张纸,跪在法像前,忏悔着:师父呀!我这是在破坏法呀!常人不可能理解法的内涵,而作为修炼的人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来,误导常人怀疑大法的威力。我痛哭流涕,怎么办?我决不能趴下,千万不要再错过这最后师尊留给我弥补的机缘。

不知不觉已到下午5点多钟,女儿女婿来看我,一见我都大吃一惊:“哎呀,怎么病成这个样子,这一病老了五岁。”女儿看到密密麻麻的红包,非常紧张,我说就是那枚贼像没扔掉引起的。她说赶快扔了,救人要紧。我将贼像扔到外面的下水道里,人感到一身轻。当天晚上就开始写这段深刻的教训。快到午夜12点,我的初稿也完成了,在这辞旧迎新之际,发完正念,2006年新的一年开始了。

静思过去的一年多少次的摔跟头,慈悲的师尊没丢下我这不争气的人,每次都用心良苦的点化我,在新的一年里,哪怕从零开始,我一定努力做好三件事、“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洪吟·实修》)。

将这段教训写出来,一是归正自己,二是引起同修注意,哪怕家中有只字片语共党邪灵恶党的东西,都要销毁掉,决不让它有滋养的场所,有喘息的余地 。至于说人民币上毛贼的像,我个人认为,一切都在师尊的掌控之中,师父自会有办法处理。这只是在我这个境界中的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