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飞行员刘平之死


【明慧网2006年3月1日】大法弟子刘平家住天津市河东区,曾是飞行员,收入丰厚,家庭和美,身体健康。恶党头目江××发起对法轮大法的污蔑和迫害后,刘平被绑架至双口劳教所遭恶警的残酷虐待,于2002年元旦后死亡。

那是2002年元旦刚过的一天早晨,天津双口劳教所一大队的教导员“郑俊洪”正指挥着一帮由地痞、流氓和吸毒犯组成的打手们给早上发现已死在床上的又一名大法弟子脱衣裳,其尸体已经僵挺,全身溃烂得血、肉、脓和衣服粘成一片,上衣和裤腿脱不下来了。

这时,恶警教导员“郑俊洪”让打手们将粘住的衣裤用剪子剪成一片片的,再用毛巾沾上水将粘住的地方润湿后,一层层往下揭,然后再把尸体上的脓血擦干净,再换上新的劳教服,以便掩人耳目。

折腾半天后,恶警“郑俊洪”冷静下来,觉得还有一个大漏洞,就问这帮打手:“你们谁的家属有在医院工作的?如能开来一张证明,证明人是死在医院的,我马上放他回家。”

碰巧有一名劳教犯的母亲正好在医院工作,为了马上回家,很快一张假的死亡证书开出来了。

就这样,我们的大法弟子、年仅20多岁的刘平被“合法的火化了”。刘平的家属至今都不知道死亡的真相。而那位开证明书的劳教犯则很快就放回家了。

刘平的死决不是偶然的,在天津双口劳教所里,恶警们为了转化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们,利用劳教所里的人渣以所谓的“转化”一名大法弟子可以减刑期和立即释放为诱饵,警匪勾结干尽了正常人语言难以描述的各类滔天恶行。

劳教所恶警们不仅亲自参与用电棍电、木棒打,更恶毒的是指使犯人们肆意毒打、上大刑,使用的刑具样式繁多。其中有一种软刑罚,就是强制大法弟子每天干20多小时的活,从早上5:30开始,直到凌晨2点多收工上床。劳教所恶警天天这么折磨你,活干的慢一点或完不成量,就会挨上一顿毒打。另外,劳教所里生活环境恶劣,阴暗潮湿,80%的大法弟子都长有疥疮。

刘平就是在这样的长期迫害下死去的。死的那天,刘平被强制干了20多小时的活后,爬上床就再也没起来,永远的闭上了眼。

刘平的死并没有让天津双口劳教所恶警有所收敛,而是手段与方法更加阴险毒辣,他们吸取的只是迫害完后如何解脱责任。比如:还有一名天津大港区的弟子,叫郭建选(音),也是被迫害得皮包骨头,已经不能吃饭、不能说话了,不能动已经很长时间了,根本没人管它。恶警“郑俊洪”怕他也和刘平一样死在床上,决定就留一口气送他回家,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位大法弟子是死是活。

以上的所见都是在号称“部级优秀”的劳教所发生的,充份说明了在恶党邪灵、烂鬼控制下的恶人是如何丧心病狂的实施迫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