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历与观念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6年3月10日】修炼七年来,自己一直认为自己修炼认真,能正念正行。但最近却栽了一个大跟头,几乎象死了一次,痛定思痛,看看自己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表面上这次是为情所动,几年来几次被抓,家人担惊受怕,自己心里为他们的承受愧疚、难过。被邪恶迫害,工作变动频繁,虽然自己努力,但确实没挣什么钱,有一点也都用到讲真相上去了,家里开支全靠丈夫承担,他心理压力非常大,但也没提过离婚,我对他心存感激和抱歉之心。这些以往不曾意识到的人心导致我这次栽了一个跟头。

静心细想,关键时刻让我动了人心的这一念更深的原因是什么呢?回到家我抓紧一切时间学法,与同修交流,问题慢慢显出来了:以前的几次虽正念闯出,但很多认识还是人心,基于人的基点出发的。正法修炼的要求渐渐提高了,而我虽在形势上、行为上跟上正法進程,但认识上并未提高上来,还停留在人的认识,没有上升到神性的一面认识。师父后来讲:“大法弟子神的一面也复活吧”(《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神在人中”(《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精進吧,世中的觉者”(《贺词》),但我还是一个修炼的“人”,不是“神”。如对于迫害的认识,更多的从人的角度看,而不是从旧势力、另外空间的邪恶迫害角度看,所以反迫害更多的基于人的认识和方法,人怎么可以与神(旧势力那些坏神)抗衡呢?认识上不来,又怎么可能用神通和功能正念除恶呢?正象病业返出,认为是病就是一个人,认为是业就是一个修炼人,关键时一念之差,人神也是一念之差。以往别的同修谈根本执著,我觉得我没有,从这我也找到了我的根本执著。

那又是什么妨碍了我向神路迈進呢?法一直在学,法理也明白,自己改变也很大,但关键时刻还是人的一面占了上风。受共产邪党几十年无神论教育的毒害,我一直不信神,看到佛道神就不信,修炼入门非常困难,加上锁着修。后来认真学法和思考,从多空间及另外空间的存在角度理性上承认了神佛,也挺能说服别人,破别人科学方面的壳,可自己与神佛、大法间似乎总有层膜,那是什么呢?那天通读《转法轮》(卷二),突然意识到:進化论、科学,就是这层膜一直隔着我让我不能真正溶于大法中,让大法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份,是科学的教育和观念形成了一层膜,挡住我与大法溶为一体。

出来后开始背一些师父经文,在《越最后越精進》一文开头就说:“一个人在修炼中会有很多关要过,造成的原因是从人出生以后就在不断的对人类社会认识中产生着各种各样的观念,从而产生执著”。我们学了各种常人知识都是在认识社会、人类和宇宙,可在常人知识增长的同时,各种观念也在随之增多,定义、模式、推理等深深的刻入我们的思想中。一天在走路时背这篇经文,第二段第一句突然跳了出来:“其实人类社会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突然明白了些什么。对呀,在人中我们这样的高学历者让人羡慕:工作好、待遇高、地位高,各方面才能出众等,但从修炼的角度看,以前在不断学习和升级考试中,我们不知不觉的增加了求名心、好胜心、显示心、傲慢等,很多的知识技能又增加了观念和定式,并且很多似乎已经沁入我们的血液、思想中,还意识不到,这些恰恰是不好的,妨碍我们在修炼的路上走向神、成为神。

学历高的同修普遍很能干、多面手,法理上理解快,在证实大法中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付出很多。但另外一方面,我们也要看到自己的问题和不足。常常看到一些文化不高的同修,踏踏实实信师信法,事做的不少,还出些神迹,魔难也少一些,而监狱、劳教所里关押的大法弟子有不少都是能人、高学历的,是不是也存在一些这方面的问题呢?

如果把修炼比做炒一锅豆子,皮薄的豆子都熟了,皮厚的豆子可能就得多炒几回,而这厚皮不就是我们那些要去掉的观念吗?

怎样才能去掉这些观念呢?最好的办法就是背法。我最近开始背了一些,感觉非常有效。

很惭愧自己做的不好,但最近与几位有学历、有成就的同修切磋,他们也有同感,那我就把自己的一点浅见写出来,也许对其他同修有启示,不当之处请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