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家屯集中营 血腥黑幕重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6年3月10日】(明慧记者综合报道)中国是国际器官买卖的最大交易地。最近国际贩卖人体器官的地下公司和一些私人医院将焦点集中到中国沈阳苏家屯。苏家屯的集中营,已经关押了约6千名从东北等地秘密转移来的法轮功学员。一些医生集中在那里做器官摘除手术,营内设有焚尸炉,法轮功学员尸体在器官摘下后马上火化。

由于获得人体器官的渠道越来越少,导致人体器官价格昂贵和等待时间长久。由于中共镇压法轮功的特务机构610给全国下达内部命令“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并实行“肉体消灭、经济搞垮、名誉搞臭”的政策,导致被虐死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成为中国器官买卖黑市交易的重要便宜货源。

中共解体前夕,开始有计划的灭口

据透露,从各地被秘密转到苏家屯集中营的法轮功学员,大都是长年被非法关押而坚决不“转化”、坚持不向中共恶党出卖自己的法轮功学员。在多年的非法关押中,这些学员亲身经历、亲眼见证以及了解到的黑幕和能识别出的迫害者太多,已经成为一个个控诉中共、审判迫害凶手的最有力的活见证。

苏家屯秘密集中营曝光两日来,知情者都说,这是中共在面临解体的前夕,开始对各种知情者灭口实施灭口计划的重要一步,而法轮功学员已成为中共肉体灭绝行动的对象。据报道,已有至少6000名信念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从东北、中国中部、甚至其它地区,投入苏家屯集中营汇集。中共不但杀人灭口,还从中捞取最后的一笔血腥外快!

一位在苏家屯集中营工作的人报怨现在工作量越来越大,当局不断将法轮功学员转移到此,此监狱远远超饱满,密集得无法想象,完全不是“人能呆的地方”,“不堪入目”。

营内砖头焚尸炉常徐徐冒白烟

沈阳苏家屯集中营设立在一个隐蔽处,四周有丛树等物遮挡。一位目击者说:“现在沈阳一些公路被封,不允许汽车通过,路上有障碍物挡住,通往苏家屯的路上就设有类似障碍物。一般小车无法接近那里,为不引起怀疑和找麻烦,我们当时是通过一辆运煤车接近集中营,看到营地内砖头焚尸炉在徐徐冒白烟,周围没有人,气氛很恐怖。当地人告诉我,每次经过这里,都看到焚尸炉冒白烟”。

目击者说,当地人都不愿意去那里,可能担心被灭口。

参与摘除器官医生和交易者被骗

据透露,参与购买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商人和医生被告之,被摘除器官的法轮功学员是“炼功入魔而导致的死亡”或者是“因练功入邪后杀人,被当局判死刑后枪毙的犯人”,所以参与器官摘除的医生和器官买卖商人不觉得有问题,也没有道德和良心的谴责,

苏家屯集中营贩卖出去的器官价格便宜,国际器官买卖代理者想办法接触到苏家屯来买卖器官。也有一些海外华人联络沈阳的亲戚,希望能到苏家屯买到便宜的“肾脏”。

据消息透露,沈阳一些私人医院和卫生系统的人都知道可通过苏家屯法轮功集中营可买到没有注射毒针的人体器官。目击者表示,当地人提起苏家屯都很忌讳和警惕,一般人都不提这些事情。

遇难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失踪”

从过去几年明慧网发表的大陆报道中,人们陆续看到:一些被折磨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身上,发现有不明来历的血洞、刀口;有的则未经家属同意被解剖;有的死难者体内器官被摘除。据大陆法轮功学员揭露:广州白云区戒毒所不法医生公开“指导”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打手,“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

2001年2月16日,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任鹏武(男,33岁)因散发关于天安门自焚的真象材料被捕,关押于呼兰县第二看守所,5天后即2月21日凌晨死亡。警察在未经家属的同意下,假借法律鉴定的名义,将任鹏武身体从咽喉处至小便处的所有身体器官全部摘除,然后强行火化。

广州郝润娟,女,被抓前身体十分健康.在广州白云看守所遭受22天残酷折磨后死亡。在家属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解剖了尸体。当家属被通知去认尸时,遗体已面目皆非,还带有鲜红的血迹。由于遗体太不像郝润娟,看过遗体两次后,家属都认为那不是郝润娟。家属只好把2岁的儿子带来作检验,最后证实那面目皆非的遗体就是郝润娟。

福建省宁德市孙瑞健,男,29岁,2000年11月进京上访时被北京公安拘留。12月1日家属被告知孙在公安押解情况下跳车死亡。家属要求见遗体,公安方面推三阻四,躲躲闪闪。当孙瑞健的妻子见到遗体时,遗体已被剖腹解剖,死者眼睛异常突出。

一位曾在广州白云区戒毒所遭关押的男子透露,有一次他看见几个“白粉仔”(吸毒犯)在殴打一名法轮功学员,正好被戒毒所的一名医生看见。医生说:“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 他几次听到戒毒所的医生对那些吸毒者说,打那些法轮功要注意不能打腹部和眼睛。

这位男士还表示,他亲眼见到几名和他关押在一起的操北方口音的法轮功青壮年男子,被拉出去后就没有见他们回来。他说,那些外地法轮功学员家不在广州,即使失踪了,也没有家属会来查询。据他观察,广州白云区戒毒所经常指使毒瘾发作的吸毒者打遭关押的外地法轮功学员,并要求保持器官完整。

中共官员或回避或麻木

苏家屯集中营黑幕曝光后,有媒体记者立刻打电话去沈阳市核实。苏家屯人民政府(24-89812520)的人说:那不归我们管,你去问沈阳市市政府。沈阳市监狱管理分局(24-88908324)苏家屯区政府(24-89812709)电话都是出现嘟嘟声,不通的。沈阳市司法局的人说:(这事是真的)“又如何呢?法轮功又能怎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