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集中营重组后继续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2月12日】2005年3月31日马三家重组以来女二所进行了一夜之间的重组。二大队四分队共三个室40多人,一室来自二大队,二室来自三大队,三室来自一大队。重组之后继续迫害

二大队的三分队和四分队都是二大队的重点,尤其为四分队派了曾经在马三家第一个把大法学员送进大北监狱而整第一手迫害黑材料的责任者——张卓慧担任分队长。她的邪恶来自于曾经把其中八名大法学员投进男牢的直接参与者张秀荣(当年任分队长),现任二大队的大队长。整个二大队共四个分队十几个监室。每个监室都有两名邪悟者监管大法学员,前面一个后面一个。大法学员坐在小凳子上不许动、不许讲话,一天下来十五、六个小时。警察知道大法学员早已罢工了,但还是让邪悟者参与迫害。让邪悟者把已经浸泡的大蒜端到室内逼迫大家剥蒜皮。大家不干,干警就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失去理智的臭骂,一再声明:不参加劳动一律加期。大法学员不为所动,仍然坚持背法,每一小时就发正念,重组后再没有间断。气急败坏的恶警就抓起被水浸泡过湿乎乎的蒜瓣往大法学员身上撒,全体大法学员仍不配合。

晚上恶警不让正点9点睡觉,全体熬到11点才让上床休息。4月6日二大队全体二百多人集体脱劳教服,尤为三、四分队的人最齐。三个大队长张秀荣、周忏、项奎丽和各自的分队长外加男警察,早晨上班发现后,发疯了一样挨个房间冲。先是几个人摁住一个大法学员往身上套劳教服,后来又找来了邪悟者做帮凶。四分队大法学员周苹、刘华荣、李彦红、老何及三分队的刘朝影、郑艳荣等都被分别带上了手铐。有的铐在铁床上、暖气管上几天十几天不能睡觉。蒙古族大法学员吴淑琴,早该解教了,因证实大法被非法加期两个月。因她体格健壮,几个人都摁不住,后来上了男警察戴上手铐,几个人把她抬了出去。她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抬到一个房间几个人摁着用胶带封她的嘴缠了一道。男干警用力卡住她的脸腮把她的食牙都卡掉了……

四分队在这次集体脱劳教服中伴随着集体绝食三天,有的人更长……恶警们采用了不穿劳教服不让上厕所的卑劣行为。

四分队不仅是二大队的老大难,也是全所连苏境、王乃敏、赵来喜一提起都头痛的集体。二大队的监控室设在四分队而四分队的监控又设在二室。二室的大法学员一切不配合邪恶。沈阳大法学员刘华荣被铐在三角层的储藏室(不见光线、不透气)几天,在全室大法学员集体绝食、不睡觉的抗议下被送了回来。抚顺大法学员老何被铐在警察使用的厕所,站不起来蹲不下去关了几天。“五一”前的一天晚上大法学员向大队长周忏要人,才给放了回来。丹东大法学员刘桂芳身体不好,有一天实在支持不住了,只提前几分钟上床被邪悟者拖到地上,发生了口角,警察不分青红皂白把刘桂芳喊到办公室戴上手铐,还遭了副大队长项奎丽的两个耳光。三分队的刘朝影因脱劳教服一直被关单间隔离,直到6月份解教。

马三家二大队迫害大法学员是极为严酷的。四分队二室的全体大法学员因一切都不配合,一直都是中午不让休息,晚上11点才让上床,早晨5点前起床,直到2005年7月中旬二室解体。

总之马三家迫害大法学员的种种罪恶罄竹难书。马三家的所有干警,立即停止对大法学员的一切迫害,给自己的未来留条后路,不要成为中共恶党帮凶的替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