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生真念修大法 出血紫癜不翼而飞


【明慧网2006年3月11日】我给大家讲讲发生在我丈夫妹妹身上的神奇事儿……

2005年10月10日下午,小姑子的丈夫来电话,说小姑子鼻子出血不止,县里看不了,得到省城来看病,请我帮忙。人到了,直接就奔省医院,大夫看着从县医院带来的化验单说:正常人血小板是10万到30万,血小板5千是病危,我们随即住進了医院。医生立即给打激素,要作骨穿。过程中我一直在给小姑子讲真相,她自己也说:大姐和小弟一家炼法轮功变化可大了,我病好了就炼。

12日下午一点,小姑子要去洗澡,看着她胳膊上、腿上一块块青紫的出血斑点,病的是不轻。洗了没20分钟,她说我迷糊,话没说完,身体就向后仰倒,我一把抱住,喊人帮我把她放到床上,对着小姑子耳朵告诉她:“你听着,念‘法轮大法好’。”10分钟左右,小姑子醒了,这回她明明白白的念“法轮大法好”。歇了一会儿,出了浴池,因小姑子晕车,我们一同走回了医院。

为了更好的确诊,下午4点我们又转到另一所大医院。住院后马上骨穿,我叫小姑子念“法轮大法好”,我和丈夫及另外两位同修在床边齐发正念,不允许黑手烂鬼和旧势力的邪恶因素干扰小姑子得法。骨穿完后,小姑子说没痛也不紧张,当晚打了一只2700元的吊瓶。

第二天化验结果出来,血小板反而由8千降至6千。正好对床也是同样病的患者,20多岁,住了10来天院,已花掉3万元了,非但没见好,人快不行了。面对这种情况,小姑子说:“我是不应该在这治了,应该回家炼功了。”我立刻给她丈夫打电话,无论再忙(正在秋收)也得来一趟。医生说除了这个病,又检查出类风湿因子、肝小三阳两对半,这和出血性血小板减少用药互相干扰,不好治。她丈夫绝望了,别说没有钱,就是有钱,也白搭呀。这时,我说让小姑子跟我回家炼法轮功行不行?他听了还有救,止不住哭出声来,边哭边用两个衣襟擦着眼泪说:“嫂子啊,要不是在医院,我给你跪下磕头了。”

这样,在住了三宿四天医院,花了近7千5百元钱的情况下,没带一片药,我们回家了。

回到家里,我安排她住在我的卧室,接下来的几天我寸步不离,同修也你来我往,我们一块学法、炼功、发正念。小姑子在出院的第三天就坚持做完了动功,虽然大汗淋漓,可人却明显的精神起来,到第七天,身上的出血点不知何时退了。

当小姑子的丈夫拿回诊断书和药费收据回村里报合作医疗那部份药费时,村长和村委会的人一看,全都说:完了,人是没救了。跟小姑子要好的姐妹都难过的哭了,小姑子怕患脑血栓的父亲挺不住,晚上蒙上被在被窝里呜呜大哭。

当大家听说我已把她领回家修炼法轮功后人有救了时,村长说:要炼好了,我也炼。当时就有人也说“我也要炼。”小姑子的丈夫来我家时跟我说:嫂子,我也要看书(过去是怎么说都不相信)。小姑子的公爹感激得不知道说啥好,对儿子说:告诉你嫂子,过年时我买400斤大肥猪去看她。

大姑姐和弟妹都到我家来看她,她们也是修炼人,和其他同修一道学唱大法弟子写的歌,唱着唱着,她们全哭了,佛恩浩荡,师恩难报啊。

出院的第二天,我借办出院手续之机,又回到病房,对几位患者讲真相,其中一位鼻咽癌症患者愤愤的说:“我最不愤(气愤)的就是这个党打右派、搞文革、六四杀学生,这几年又迫害法轮功,越是好人它越打,这个党非灭不可。”我送给他们每个人一本真相小册子,愿他们明白真相,有个美好的未来。

七天的时间里,小姑子历经了生死之劫;世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家乡父老乡亲亲身感受到了“法轮大法好”;我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这一切源于慈悲伟大的师尊,源于大法,来自于大法弟子对师尊对大法的坚定正念。

在我家住了23天后,我送小姑子回家。全屯子的人都轰动了,纷纷来看小姑子,小姑子实实在在的告诉大家:是法轮大法救了我这条命。人们无不称颂大法的神奇,有缘人纷纷入道得法。

后记

小姑子现在又操持着七口之家。和以前不同的是,她现在天天学法炼功,南北二屯的人不时的上她家来,证实了发生在小姑子身上的事是真实可信的,都回去学法炼功去了。更有趣的是,邻屯有个人病了,去找跳大神的治病,跳着跳着,动静越来越小,最后干脆不跳了,说:你们还是去炼法轮功去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