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又一年 我家依旧不团圆


【明慧网2006年3月15日】2006年初,鸡年旧岁除,狗年新年至,但今年的农历年节,我的一家依旧不得团圆……

我的家庭,在中国亿万家庭之中,再平凡不过:父母是农村子弟,依靠读书从而进入城市,脱离了二等公民的级别。我们是一个简单幸福的四口之家。父亲是技术工作者,母亲是人事工作人员,后在国企单位任中共党委书记。我和姐姐就在这样平静的家庭中长大、成熟,从来没有想过,最后全家竟不能团圆!

记得1997年初的那个农历年,我母亲请回了教人向善修炼“真、善、忍”的《转法轮》,开始修炼法轮功。从那以后,妈妈健康、温柔了,她的火爆脾气没有了,遇事更为别人着想了,总之,就在这样的改变下,我的一家幸福和睦的享受着佛法给我们带来的美好、祥和。

可是1999年7-20以后,中共开始对法轮功的疯狂大迫害,一时间,造谣、污蔑铺天盖地而来。母亲不能漠视这些谎言、中伤,真诚的写了一封信给中央办公厅,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了什么是法轮功,他的好处,以及“真、善、忍”是天法,是正信,修炼法轮功的人是有益于社会的好人等事实。母亲善良期盼着政府的回音,等到的结果是上级领导和公安部门的谈话,劝其放弃“真、善、忍”的信仰,以及上级批示的“重处理”!

由于母亲在工作中长期真诚、善良、兢兢业业而得到的好口碑,好人缘,使得这一次执行“重处理”的人员放宽了尺度,只将此事记录在案,劝我母亲在家炼,并私下替我母亲编了份保证上交应付了事,这就算处理完了。

然而对我母亲来说,她的真心话还没有传达到位,在成千上万修炼者都抱着向政府、向民众讲明真相的想法去北京上访的浪潮里,我母亲在2000年底也走上了去北京的路。但是才在北京金水桥处,就遇到警察盘查路人,问是否炼法轮功,并被要求骂大法、骂大法师父。这种连基本做人的道德都不顾的事情,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又怎么能做!就这样我母亲被绑架至北京一派出所。

在警察交接换班时,我母亲凭着一定要向世人讲清真相的正念和决心,走出派出所,直接打出租车至天安门广场,拉开了事先准备好的横幅,正告世人法轮大法好!随后就被等待在天安门广场的恶警毒打、绑架至我市驻京办事处,经过几日的折磨,后送回我市看守所,非法连关两个月,后转送至市法教班,即洗脑班。这期间,我母亲被开除党籍、公职,冻结一切工资及名下全部存款,并被非法拘留、教养。

2001年初的那个农历新年,在那万家团圆、欢度新春之时,我母亲被非法关在洗脑班里。我们家人既心痛又不能理解,这个社会怎么这么怪,好人不让做,坏人无人管?为了表达我们家人的心声,为了支持正义,震慑破坏人权侵犯自由的邪恶之徒,我们一家:爸爸、姐姐和我将年夜饭移至洗脑班与母亲一起吃。邪恶之徒企图以人情诱使修炼人对“真、善、忍”信仰的放弃,因而同意家属进入洗脑班相聚。然而它们又怎想到“孝、慈、仁、爱”等基本品德皆出自于大法“真、善、忍”呢?

新年过去,恶人的欲望没有实现,我的母亲也没能够回家。4月,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里全体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抵制非法关押和精神迫害。我母亲在绝食7、8天后,由恶人通知远在外地工作的父亲接回家。我父亲因担心母亲的健康、安全,就将母亲送回乡下的老家外祖父母处,与我的姨母一家人同住。没想到这期间,市里的恶警驱车两千余里来到偏远的乡下老家骚扰,邪恶之徒要求母亲电话汇报,等同于软禁。

春去夏至,母亲回市里家中取夏季衣物。到家才几日,母亲正在家里洗衣服时,恶警突然登门,将她绑架到刑警大队,7、8个恶警日夜不间断逼供整8天8夜,不让睡觉,原因发现匿名真相信件,排查信件出处,怀疑是我母亲所为。后恶警逼供未果,将我母亲送往拘留所,按邪恶之徒的说法“找不出原因定罪”,我母亲就被在拘留所和刑警大队之间来回数月。最后被劫持往市公安局,天天逼供。在公安局时,我母亲被非法判刑两年。面对如此邪恶迫害,我母亲坚定正念,放下生死,跳窗走脱,流离失所。那时候,我全家人所有电话都被邪恶之徒非法监控,致使全家人无人知道母亲生死下落。揪心痛苦,难以言表。

2002年初的农历新年,我们一家是在邪恶之徒到处张扬捉拿母亲的高压下,在对母亲生死未卜的牵挂中,在对亲人离散的担忧思念里过了一个寝食不安、紧张、悲愤的新年!

后来母亲辗转碰到旧同学,被好心收留,这才通过侧面与家人取得联系。我们一家人悬着的心才算放下。再后来,母亲又辗转来到乡下老家附近的小城,与姨母同租了一间小屋居住,姨母也是法轮功修炼者,在母亲流离失所的这段时间也经常被恶警骚扰,她们开始了一段有家不能回的客居日子。

母亲为了让世人不再被欺骗,和姨母一直在不遗余力的向世人讲真相,用嘴讲,发散真相资料……

新年过去,我和姐姐走上各自的工作岗位,父亲因为担心母亲的安全和生活环境,将母亲带至他的工作地。在新的陌生环境里,母亲还是心系大法,心慈民众,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联系不上功友,没有真相资料,她就用嘴讲,用手写……在秋天一次出去做真相资料时,邪恶之徒抓走了她。

因我母亲不配合,不说姓名住址等相关情况,邪恶之徒竟偷拍照片寻人的办法,找到父亲的工作单位,并非法抄了父亲的住所。这件事情对父亲的伤害很大,父亲配合了邪恶的人情攻势,应邪恶之徒的要求,从工作地返回乡下老家,告诉我同为84岁的外祖父、祖母,要带他们去见我的母亲,并劝说母亲放弃信仰。

我的老外祖父母,以如此高龄再次闻听恶讯,自然千山万水也要去相聚一面。三千多里,路途的艰辛,心情的悲痛复杂自不必说,老人家被邪恶之徒戏弄,颠簸劳顿。

狱中的母亲知道邪恶之徒企图用人情折磨二老,诱骗二老让她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其时,我母亲被邪恶之徒长期通过不准睡觉、强化洗脑等肉体和精神的折磨,形容面貌已大不如前。如此时让二老见到,必定是对二老巨大残酷的打击。

然而,等我老外祖父母千辛万苦的赶到那里时,邪恶之徒竟改用更残忍的手段折磨母亲疼惜二老的心与二老的挂念母亲的情,宣称如我母亲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就不准她会见父母!邪恶之徒如此之毒辣,完全视信义,视人命于不顾。我的老外祖父母遭此等邪恶打击之巨、与爱女一间之隔却不得见的那种焦灼担忧之苦,无心言表。

后来,在这残酷打击之下,我的老外祖父于回乡四个多月后含冤病逝,不得见爱女最后一面。幸亏我的老外祖母已经得法,明晰“真、善、忍”的道理,才在此失女丧夫之痛下坚强的挺了过来。

时至今日,2006年的农历新年,我的一家,被迫害得老外祖父含冤亡故,母亲被非法判刑五年。我不知道还要盼多少个日日夜夜才能盼回母亲。我一家离散若此,我不知何日才得重见光明团圆。

这就是中共邪党对我家的迫害,这就是发生在江泽民所谓中国人权最好的时期的人权现实。然而,再怎样的邪恶,也压不倒善良,再怎样的欺骗,也遮不住真理之光!江泽民扬言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然而六年过去了,中国大陆仍遍地都是大法修炼者,世界上有80多个国家的民众在修炼法轮功,在许多国家,法轮功修炼者以“群体灭绝罪”立案起诉江泽民等元凶。

生命需要“真、善、忍”世界需要和平安定。请善良的人们伸出援助之手,正视并制止这场血腥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