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悼念大法弟子王守慧、刘博扬母子


【明慧网2006年3月15日】2005年10月下旬,从明慧网上看到一条消息说:有一30岁左右的男大法弟子被绿园分局从6楼推下致死,姓名等详情待查。我看到这样的消息由先前的震惊似乎麻木了,因为明眼人都清楚两点,一是现阶段中共邪党不断粉饰太平假相,表面好象不再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了,却在暗地里丝毫没有放松其邪恶的勾当。二是中共邪党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是什么卑鄙手段都能使的出来的。

随后经过有关调查,证实被推下楼而死的是长春大法弟子刘博扬,他与母亲王守慧在2005年10月28日下午4时20分去一名大法学员家,被长春市宽城公安分局恶警跟踪绑架,劫持到绿园分局施以酷刑。刘博扬当晚被迫害致死,不到两周,王守慧也被迫害致死,死时尚不知儿子已经被迫害致死了。

当得知这一噩耗时,我的眼泪夺眶而出。这母子二人我是熟悉的,他们多次遭受非法抓捕和非人的酷刑折磨。

记得是2001年初我与一同修去看望刚刚被折磨的遍体鳞伤、只剩一把骨头放回家的王守慧。她当时身体有多处电棍电击及其它钝(锐)器所致的伤痕,右眼处的大紫包有鸡蛋大还没消。由于多次被残酷的折磨及在阴暗潮湿的被关押环境里,没有基本的卫生条件,出来时,王守慧还染上了一身疥,奇痒无比。

王守慧向我们讲述了在长春女子劳教所(黑嘴子)的种种遭遇。邪恶的管教用各种方式折磨王守慧(包括唆使刑事犯劳教人员折磨她),她右眼的紫包就是刑事犯在管教的唆使下打的。还有一次,邪恶的管教将王守慧绑成双盘在小桌上,走到哪便让其他被劳教人员给抬到哪,足足绑了王守慧10多个小时,才在实在看不下去的劳教人员求情下,将王守慧放了下来。

2003年农历年前夕,我第二次见到王守慧,这是她又一次被恶警非法抓捕折磨后,刚被放回不久,当时一同修将王守慧接到一处空房养伤。她又摔了跤,几乎不能行走,仅有一只脚敢使劲,走路得拄着棍子一跳一跳的走,体重看上去也就是四五十斤,干瘦干瘦的。疥疮的奇痒,身体的酷刑伤痛,胯骨和腿之间的巨痛时时折磨着她。

王守慧一家人经常被迫害的妻离子散,难以团圆。酷刑及精神折磨都没有压垮这位年过半百的母亲,任何的苦难都没有动摇她坚定的信仰。她每天只睡几个小时的觉,每个整点都发正念,每天都用大量时间学法。为了不给同修添麻烦,她艰难的坚持要自理自己的生活。当她刚刚借助棍子能勉强缓慢的一瘸一拐的行走时,她便带上自喷漆到住处附近去喷“法轮大法好”,到市场发真相光碟,用力所能及的方式讲真相,去唤醒和救度世人。就是在她被非法抓捕、迫害致死前,也不能完全正常行走,走路也是一拐一拐的。

王守慧的儿子刘博扬也是多次被恶警绑架被折磨,在被非法关押时,也是浑身上下长满了疥疮,十分痛苦。2004年春季时,刘博扬被非法关押时,被酷刑折磨及精神折磨。

哪曾想,一年多没见面,母子俩同时被害,犹如晴空霹雳,震撼着每个有良知的心。王守慧、刘博扬母子二人的死,更加证明了中共邪党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成,同时也表明,这是中共邪党在走向灭亡之前垂死挣扎的最后疯狂。

许多法轮功学员在悼念母子二人贴发揭露迫害真相的宣传品时,都忍不住泪流满面。有的不修炼的家属对恶警的暴行怒火万丈,想采取各种方式遏止罪恶。真可谓天怒人怒。

母子二人生前不顾个人安危向许多世人以各种方式讲真相,使许多世人得到唤醒和救度。母亲王守慧多次正念闯出邪恶魔窟,从没有向邪恶妥协,极大的震慑了邪恶。如今母子二人带着未尽的神圣使命走了,带着对那些还迟迟不明真相的世人的遗憾走了,谱写了一曲照亮人们心灵的悲壮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