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傲慢


【明慧网2006年3月17日】回想我参与新年晚会的演出,一路走来总是不太坚定。打从一开始,我就不是主动加入,只是在同修的鼓励下参与,有很多次都想退下来,只是没说出口,几次提了出来,终因同修们的加油打气而留下来。

在常人中,我有一个特点:在我出现的场合,我很容易变成领头的人,锻炼了自己拥有较大的理解力、沟通能力与包容力。我很容易理解每个人的想法、也能够包容各种不同的意见。当然,同时也不自觉的养成了我的傲慢态度。修炼大法后,这些特质也同时体现出来。

在我参与的演出团体中,我很“自然的”成为联系人,在新年晚会演出过程中,常因为耽搁了我另一工作而使我困扰,造成我经常会冒出想离开的念头。我一直苦恼于无法摆正两边的关系,总想便宜行事,不自觉的助长了我在常人中那种权力傲慢的态度,未能尊重同修们的感受。

直到昨天中午同修传来了一封信,其中写到“队长的威信”,我先是生气、后又静静的想着。生气的想着,觉的这位同修真是把我看扁了:“不管她再怎么鼓励我,我再也不当这个队长了。”隔天我静静的想着:师父教我们遇到了矛盾要向内找,我生气了不就是有矛盾了吗?我决定静下心来向内找,并把这过程写下来。

为什么同修来信要我做事时要能让队员们“信服”?信中还提到“不在于建立队长的威信”这几句话。是啊,常人中热心公益做了好事就会受到表扬、做了领导就能指挥别人、有了功绩就会受到人家的恭维……的确,我在常人中都获得了这些;可是,这些怎么是大法弟子做三件事时所能要的东西呢?

《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中,师父说:“其实我们只是一个联系人,为大家服务的人,没有权力,没有权威,协调好大家,这就是你们能够帮师父在人表面起到的最好作用。”我一直以为我做到了师父的要求,我也确实抱着为大家服务的心在做事呀!其实我为大家服务时却隐藏着如下的执著心:我希望同修们照我的话做、不要有意见;我希望同修们能看到我做了很多事,赞扬我一下;我做成了重大的协调任务,还希望得到同修的恭维……

感谢慈悲的师父。当我抱着这些隐蔽很深的执著心做事的时候,我不但没得到同修的配合、赞扬与恭维,反而让我接连的听到许多批评,而我几乎快要被这些批评打败了,我还不悟,还觉的自己不该把时间花在这里、应该专心在另一个小组的工作上。直到矛盾越来越大,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我才开始静下心来向内找,往更深处去挖根。

在一步步刨根去执的过程中,我感到内心平静而纯净,我不再萌生退出这个演出团体的想法,也更能坚定的继续参与各项大法工作,因为我体悟到我所做的事都是圆容整体、救度众生,这是何等的殊荣神圣!“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再认识》)

感谢师父,感谢同修的指正。

个人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不吝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