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心性 战胜病魔


【明慧网2006年3月13日】我于96年4月份得法。2005年6、7月份我突然感觉有偏头痛,并伴有咳嗽,10月底加重,气喘的厉害,上三层楼就要喘半天。家里人催我去医院检查,看到他们着急的样子,我动了情,人心占了上风,为了不让他们为我操心,我答应去检查。去了医院等于是上了邪恶的圈套,一步步按着邪恶的安排走。

第一次做了CT检查,大夫说看不清,要注射一种药物重新做加强CT,我答应了。不过我当时有一念,检查我不会有事。结果出来后我根本不问,但从家人着急的样子来看是比较严重了。后来我才听同修说是“肺癌晚期”。我毫不动心,也不承认,那就是邪恶的干扰,是假象。家里人联系了医院、专家,我不去,老伴急了,掉着眼泪说:“没你了,这个家就完了。”还把外出出差的儿子,外地的侄子叫来,全家一起动员我。我侄子说;“有病就得去医院,这是很正常的事吗!”我说:“常人应该是那样。”他说:“你不是常人吗?”

这时在一旁玩的8岁的孙女说;“让我来说吧,比如说常人是80分,100分是最高境界,我奶奶是90分,她虽然没做到最高境界,但她也不是常人。”侄子说:“那咱们就两条腿走路,一边往医院,一边炼功。”孙女说:“那是脚踩两只船,哪条路也走不通。去医院就是对自己的健康没信心。”当她妈妈继续劝说我时,小孙女都急哭了,对着他们大伙说:“你们为什么不给我奶奶一个自由的空间,让她决定自己的事,难道你们比她更了解自己的身体情况吗?”

听了孙女脱口而出的话,我感动了。孙女从小虽处在修炼环境,背《论语》、《洪吟》,听我讲大法的事,但并没有真正的修炼,可她却能说出符合法理的话,我顿时悟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拉弟子,通过孩子的嘴点我,是大法的威力。师父讲:“每一关、每一难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来的问题。”(《转法轮》)几位同修都很着急,怕我守不住心性,他们不断和我交流,加强我的正念,同时还给我家人讲大法的法理。家人看我态度坚决,心不动,很快就放弃了去医院的念头,全力支持我做三件事。同修提议成立学法小组,这也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進一步帮我坚定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由于一念之差做了检查,被邪恶進一步钻了空子,所以检查后表现加重,不停的咳、吐痰,再加上剧烈的头痛,晚上没法躺下睡觉,近两个月的时间都是坐在沙发上睡,也是难以入睡。不想吃饭,体重很快就下降了10斤。在难以忍受的痛苦煎熬中,师父《2005年旧金山讲法》来了。师父讲:“修炼的人和常人的理是反的,人认为舒服那是好事,大法弟子认为人舒服对提高是坏事,不舒服对提高来讲是好事。”师父的话使我能正确对待痛苦,支撑我战胜邪恶迫害

在魔难中,我对师父所说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也深有体会。在这次魔难出现之前,一次发正念时,邪恶以《红楼梦》中刘姥姥的形象出现在我面前,她歪着对我笑,一副挑衅、示威的样子。虽然当时是在发正念,但是因为正念不足邪恶才敢如此嚣张。学法小组成立后,随着学法正念不断加强,一次集体发正念时,我看到自己结着印,双盘坐在一个高出地面几层楼的地方,无意中向下一看,一个中年妇女正仰头向上张望,但她看不到我。我随即向更高、更远处飘去,非常美妙。这是邪恶变成另一形象出现,妄想干扰我,由于思想集中,正念强,所以它够不着我。过了几天,又是集体发正念时,正念很足,觉得一个小伙子悄悄来到我跟前,当时我清楚的意识到它是邪恶的变化身,来拉他的同伙走,当我看见他时,他已离开我十几米远,在向一堵墙后边撤,一边向我摆手,笑着说:“我们走了,再不来了。”我说“你们再来,大法就解体你们。”我一直是锁着修的,看到这些景象,更加鼓舞自己时时加强正念,真是:“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

在不断受到师父鼓励战胜病魔的同时,我在想,得法十年来虽然谈不上精進,但也基本上坚持学法、炼功,做三件事,为什么会受到这么大干扰,遇到这么大魔难呢?师父说:“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转法轮》)那么我到底还有什么东西没放下呢?开始回忆几年来的修炼过程。十年来我是平平稳稳过来的,没遇到什么大的关难,也没有好好向内找过,一些执著隐藏的很深。最根本的是对病的执著没放下,有时腰痛的不能动,还有一段时间右眼角放光,别人说是视网膜脱落,容易致盲,我害怕了。尤其是偏头痛困扰了几个月,发正念也不管用。这时便闪出一念:莫不是脑袋里长了什么东西?怕,但觉的不能去检查,经常处于矛盾状态,充分暴露了对师父、对大法还不够坚信。只想发正念铲除干扰,却不找被邪恶干扰的原因,不修心性。由于执著心不去,所以一关没过又来一关。师父讲:“碰到点魔难、碰点什么你都过不了,最后积攒到很大的时候就是一大关,那一大关你不放下生命你都过不去”(《2005年旧金山讲法》)。我正是这样,才進一步被邪恶钻了空子,制造了这场大的魔难。

明白了这些法理,找到了根本执著,心里亮堂了许多,更加坚定了学法的信心。晚上不能睡觉,我就三点起来炼功,发正念和学法。这时再看《转法轮》真是从未有过的亲切,每句话,每个字都很亲切,只要拿起书来就不愿放下。当时由于睡不了觉,吃不了饭,再加上头痛,所以成天昏昏沉沉,眼发花,腿无力,走几步路都很气喘,但我坚持出去发真相材料,内心总觉得有一股用不完的劲。

师父说:“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转法轮》)。由于认真学法,找到了根本执著,坚定了正念,今年1月9号早晨突然觉得自己好了,折磨了我两个月的病痛烟消云散了。能正常吃饭,也能躺在床上睡觉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是大法的威力和神奇,是慈悲的恩师使我起死回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决不负师父的洪恩,一定做好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