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苏家屯活摘器官、焚尸灭迹谈放弃对中共的幻想(上)


【明慧网2006年3月17日】

目录

沈阳的肾移植手术
器官从何而来?
沈阳肾价飙涨 虐死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成黑市便宜货源
死亡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失踪”
苏家屯集中营
前沈阳医院的工作人员证实活体摘取被关押人的器官
我们对中共还能期待什么?
结语

题记:造化中产生了人与万物。茫茫人世中,充满着喜与忧、悲与愁;生活万象里,交织着善与恶、美与丑。麻木的心灵,得过且过中,很容易就伴随着“难得糊涂”心态随波逐流……

悠悠天理中,也在衡量着我们每个人,其中包括你、我、他(她)。也许到了一定时候,我们不得不静下心来,清醒的为自己的未来做出选择。

* * * * * * * * *

从网上看到沈阳苏家屯的秘密集中营虐死法轮功学员、出售器官,并焚尸灭迹的报导。震惊之余,不禁令人深思。

据报导,中国是国际器官买卖的最大交易地,劳改营成为经营死囚器官的公司。从东南亚、台湾、加拿大等地常有到中国大陆的换肾团。最近国际贩卖人体器官的地下公司和一些私人医院将焦点集中到中国沈阳苏家屯,苏家屯有一所类似集中营的劳教所,关押了约6千名从东北等地转移来的法轮功学员。一些医生集中在那里做器官摘除手术,营内设有焚尸炉,法轮功学员的尸体在器官摘下后马上火化。

沈阳的肾移植手术

据法新社2006年2月27日报导,日本政府表示,至少7名日本人在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后死亡。它们在2004年到2006年2月的两年多期间,分别到中国的上海、沈阳及山西接受器官移植手术,该名官员相信,他们前往中国的原因是本国找不到合适的器官。时事通讯社则指出,在中国2004和2005两年间,共有180名日本人在中国进行肝脏或肾脏移植手术。中国的器官移植手术虽然日渐进步,但不少人都担心器官的来源是有人从刚被处死的囚犯身上取出,出卖给医院为病人进行器官移植手术。

据东北新闻网2005年12月9日报导,目前沈阳开展过器官移植的医院,大约有10家左右。近年来,开展移植例数较多的是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沈阳军区总医院和解放军463医院。自2005年初以来,该市开展的肾移植手术在250例左右,肝移植手术70多例,胰肾联合移植3例,心脏移植1例。

据医大一院副院长、器官移植科主任介绍,他们从九十年代初开展肾移植手术,共做肾移植手术600多例,肝移植120例。

在中国,因“脑死亡法”等尚未出台,因此还没有一支可为他人提供器官的志愿者队伍。东北新闻网记者在中国医科大学解剖研究室了解到,现在沈阳志愿捐献遗体和器官的,大部份是70岁以上的老年人,但一般50岁以上的人的器官,就不适合于移植给他人了。这些老人捐赠的遗体,大多用于科学、教研方面,他们的器官,很难作为供体给患者使用。

那么,这些移植的器官从何而来呢?

器官从何而来?

在这情况下,器官的来源就成了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据2006年2月24日东方网转载的《华商晨报》一篇报道披露,2004年初,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即沈阳市第八人民医院、沈阳医学院附属中心医院)手术外科,曾经收治过一名因车祸造成腿伤严重的女患者。在手术台上,被全身麻醉后,手术室突然走进一名其他科室的医生,这名医生手提特制针头,从患者躯体中抽取出相当数量的骨髓后离去,随后手术照常进行。不久前,据该院内部一名举报者说,这名医生抽取出的骨髓,后来被其他科室运用到“骨髓干细胞体外培养”实验中。

骨髓尚可偷盗,器官就更不在话下了。2002年8月4日,葫芦岛市邱皮沟煤矿职工方艳军在井下事故中丧生。事故发生的第2天,在未经家属同意下,南票区公安分局法医室对方艳军尸体进行解剖,事后死者部份内脏器官丢失。

不久前,德国医生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轰动世界的人体世界展览,把真人扒了皮,做成各种姿势的标本,供人欣赏。这遭到人权团体的强烈谴责。媒体揭发哈根斯的塑化人体很多是来自中国的死刑犯,哈根斯也承认曾收到头上有枪击痕迹的尸体。德国《明镜周刊》报导说,早在十多年前,哈根斯就和中国进行尸体和器官的交易,他有三家生物塑化公司-即尸体工厂,最大的一家在大连,雇佣了170名中国员工,该工厂附近有三所劳改营。

据德国《明镜》周刊披露,有证据显示,大连哈根斯塑化工厂储存的尸体和死胎,许多都是由中国公安提供的。揭发展品中死胎可能是中国一胎政策下的牺牲品,其中一具只有9个月大的胎儿,尸体头部有伤痕,纪录写明由“公安”提供。

中国现在是最大的器官买卖之国。落入不法公安之手的尸体,器官能用的卖给医院或患者,不能用的,部份就转到哈根斯、隋鸿锦等塑化公司,做成标本,在世界各地巡回展览。

沈阳肾价飙涨 虐死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成黑市便宜货源

东北新闻网介绍说,用其他供体和用亲人的活体移植,在手术费用上只相差5000元左右。据报导,从东南亚、台湾、加拿大等地经常有到大陆的换肾团,二年前约100万元台币就可以包住包吃包换肾。通常他们接到消息后就启程,在大陆医院住上约一个星期,就等到合适的肾脏。新加坡联合晚报2000年12月12日就对大陆换肾团有详尽的报导。

近年来国际器官买卖市场器官极为短缺。作为世界上最大死刑执行国的中国,开始用注射毒针来执行死刑,这样的死囚者器官无法提供给医院作为换器官用途。由于获得人体器官的渠道越来越少,导致人体器官价格昂贵和等待时间长久。由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特务机构610给全国下达内部命令“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并实行“肉体消灭、经济搞垮、名誉搞臭”的政策,导致被虐死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成为中国器官买卖黑市交易的重要便宜货源。

据透露,参与购买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商人和医生被告之,被摘除器官的法轮功学员是“炼功入魔而导致的死亡”或者是“因练功入邪后杀人,被当局判死刑后枪毙的犯人”。所以在党文化毒害下参与器官摘除的医生和器官买卖的商人不觉得有问题,也不觉得有道德和良心的谴责。

死亡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失踪”

据有关人士的调查发现,一些被折磨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身上,发现有不明来历的血洞、刀口;有的则未经家属同意被解剖;有的死难者体内器官被摘除。有知情人士透露,广州白云区戒毒所不法医生公开“指导”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打手,“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

2001年2月16日,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任鹏武(男,33岁)因散发关于天安门自焚的真相材料被捕,关押于呼兰县第二看守所,5天后即2月21日凌晨死亡。警察在未经家属的同意下,假借法律鉴定的名义,将任鹏武身体从咽喉处至小便处的所有身体器官全部摘除,然后强行火化。

广州郝润娟,女,被抓前身体十分健康.在广州白云看守所遭受22天残酷折磨后死亡。在家属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解剖了尸体。当家属被通知去认尸时,遗体已面目皆非,还带有鲜红的血迹。由于遗体太不像郝润娟,看过遗体两次后,家属都认为那不是郝润娟。家属只好把2岁的儿子带来作检验,最后证实那面目皆非的遗体就是郝润娟。

福建省宁德市孙瑞健,男,29岁,2000年11月进京上访时被北京公安拘留。12月1日家属被告知孙在公安押解情况下跳车死亡。家属要求见遗体,公安方面推三阻四,躲躲闪闪。当孙瑞健的妻子见到遗体时,遗体已被剖腹解剖,死者眼睛异常突出。

一位曾在广州白云区戒毒所遭关押的男子透露,有一次他看见几个“白粉仔”(吸毒犯)在殴打一名法轮功学员,正好被戒毒所的一名医生看见。医生说:“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他几次听到戒毒所的医生对那些吸毒者说,打那些法轮功要注意不能打腹部和眼睛。

这位男子还表示,他亲眼见到几名和他关押在一起的操北方口音的法轮功青壮年男子,被拉出去后,就没有见他们回来。他说,那些外地法轮功学员家不在广州,即使失踪了,也没有家属会来查询。据他观察,广州白云区戒毒所经常指使毒瘾发作的吸毒者打遭关押的外地法轮功学员,并要求保持器官完整。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