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苏家屯活摘器官、焚尸灭迹谈放弃对中共的幻想(下)


【明慧网2006年3月17日】

目录

沈阳的肾移植手术
器官从何而来?
沈阳肾价飙涨 虐死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成黑市便宜货源
死亡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失踪”
苏家屯集中营
前沈阳医院的工作人员证实活体摘取犯人器官
我们对中共还能期待什么?
结语

题记:造化中产生了人与万物。茫茫人世中,充满着喜与忧、悲与愁;生活万象里,交织着善与恶、美与丑。疲惫的心灵,得过且过中,很容易就伴随着“难得糊涂”心态随波逐流……

悠悠天理中,也在衡量着我们每个人,其中包括你、我、他(她)。也许到了一定时候,我们不得不静下心来,清醒的为自己的未来作出选择。

* * * * * * * * *

(接上)

苏家屯集中营

苏家屯集中营贩卖出去的器官价格便宜,国际器官买卖代理者想办法到苏家屯来买器官。也有一些海外华人联络沈阳的亲戚,希望能到苏家屯买到便宜的“肾脏”。

据消息透露,沈阳一些私人医院和卫生系统的人都知道可通过苏家屯法轮功集中营可买到没有注射毒针的人体器官。目击者表示,当地人提起苏家屯都很忌讳和警惕,一般人都不提这些事情。

沈阳苏家屯集中营设立在一个隐蔽处,四周有丛树等物遮挡。一位目击者说:“现在沈阳一些公路被封,不允许汽车通过,路上有障碍物挡住,通往苏家屯的路上就设有类似障碍物。一般小车无法接近那里,为不引起怀疑和找麻烦,我们当时是通过一辆运煤车接近集中营,看到营地内砖头焚尸炉在徐徐冒白烟,周围没有人,气氛很恐怖。当地人告诉我,每次经过这里,都看到焚尸炉冒白烟”。

目击者说,当地人都不愿意去那里,可能担心被灭口。

前沈阳医院的工作人员证实活体摘取犯人器官

2006年3月11日,澳洲大纪元举办九评研讨会,一位名为袁宏的听众当场证实中共活体摘取犯人器官的恶行。会后,大纪元记者对该位听众所披露的事实作了进一步了解。

据袁宏介绍说,他出国前曾经任职于沈阳一家医院,他刚来澳洲不久时,在报纸上看到天津武警医院的一个医生,到美国后向美国社会揭露中共贩卖器官。当时中共外交官员辩解说,这种事情不存在,他觉得好笑。他说,这些事情在中国,很多医院里的人都知道,一般医院换器官手术,器官基本来源于犯人。中国同事之间虽然没有谈论,但人人心知肚明。

当时的情况是,国内的医院通常要评等级,比如三等甲级,那么要上等级,作为考核指标,要搞科研项目,医院必须可以做一些高级的器官移植手术,比如,换角膜手术,换肤术,换肾手术等。在中国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地方去买器官,也买不起器官,一般的人也没有捐赠器官的。医院为了能够作换肾手术,医院就要跟司法部门打通关节,给他们好处,以便取得特权,那么一有处决犯人时,医院就会获得消息。

所以,器官来源都是犯人,这些大家都知道(注:这是几年前的情况,现在处决犯人很多已改用注射毒针)。取得器官的过程通常是医生护士得到通知后,就马上出发去刑场,这边医院就把病人推入手术室等待。到了刑场枪一响,医院那边马上就为病人动手术,切除坏的器官,而刑场这一边,就把犯人拖入救护车内动手。

对于要取其器官的犯人,行刑的人是知道的,所以他不会一枪把他打死,据当时的同事讲,摘取器官本身也需要时间,如果打死了,血液不流通了,取下的器官就很难成活,所以,进入救护车内的犯人此时还没死,医生就开始取器官,器官取走时,犯人身体还在流血。然后器官放入特制的容器送到手术室。一般枪毙的犯人是有家属来收尸的,而被取其器官的人就不通知家属,直到火化后才告诉家属。

我们对中共还能期待什么?

中共罪恶行径早有证实,这次曝光则更令人震惊于中共的恐怖暴行。

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工程师贺先生说,“看到这则消息,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焚尸炉’和穿来穿去的‘医生’在我的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看过《辛德勒名单》和《安妮日记》等反映纳粹集中营影片的人,对于几乎在每一天里都在折磨着人的神经的焚尸炉的威胁和那巨大的焚尸炉的烟囱总冒着浓浓的黑烟的场景以及搞邪恶的医学试验的‘医生’们,无不心有余悸。过去看到马三家(劳教所)的恶警如何使用下流残酷的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觉得那已经是想象不到的罪恶了。‘苏家屯秘密集中营’居然有‘焚尸炉’和住有许多医生,那里面的恐怖就更是超乎想象了。”

苏家屯秘密集中营的消息一经披露,那些遭中共绑架后失踪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更是忧心如焚。现居美国的法轮功学员黄万青博士看到报导后说,这令他又想起失踪将近3年的弟弟黄雄。黄雄,家住江西省万安县,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2000年开始被中共劳教1年多。获释后,为避免被中共进一步迫害,黄雄离家出走,遭到江西、上海等多地公安全国追捕。2003年4月,黄雄在上海最后一次跟黄万青通电话后失踪,至今杳无音讯,生死未卜。

芝加哥的法轮功学员张天啸看到报导后非常难过,哭了一整天。张天啸的亲人因修炼法轮功在中国大陆遭受了严重的迫害。她的妹夫邹松涛2000年11月3日在山东省淄博市王村劳教所被迫害致死,时年28岁。妹妹张云鹤曾于2000年去北京上访被抓并押回青岛。2002年2月,张云鹤在青岛再度被抓,同时被抓的还有另外几个法轮功学员。张云鹤被关押在青岛市大山看守所至少半年时间,此后下落不明,至今四年多,毫无音讯。张天啸表示,对于妹妹,她的心情早已不是担心可以形容。她呼吁所有的人,包括像张云鹤一样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不要消极承受,都来积极抵制中共的邪恶迫害。

自由主义法学家袁红冰表示:在1959年到1961年间,中国大陆饿死了4000万人民,而中共当局对外宣传说,是三年的自然灾害。现在调查显示,当时的气象记录表明,那三年实际是风调雨顺的好年头,有自然灾害,但是是小规模的,不足影响全国。饿死人的根本原因是毛泽东建立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集中营:就是人民公社。中共这样撒谎成性,当一个全球性的媒体在头版头条刊登苏家屯集中营的消息时,中共当局没有勇气站出来面对这个事。

也许人们曾经对中共存在过幻想;也许人们曾经见到吃饱了散步的狼时错以为它不会再吃羊;也许“农夫与蛇”的故事中,农夫没有想到以体温拯救了冻僵了的蛇后会使自己遭殃。可是,我们都错了。

我们错在什么地方了?不妨到《九评》中找答案吧。

结语

人生有辛酸、也有惆怅;有过幻想,也有过失望。

一辈辈的痛苦,总是令人难忘;恶梦般的日子,为何却是那样的长!

旭日东升之际,天地已渐明朗,为什么竟无意于那九百万人的退党?

告别黑暗,走出迷茫,才能见证天地间“真善忍”那不灭的曙光!

(原载正见网,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