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丈夫王厚生被非法送劳教


【明慧网2006年3月23日】2005年12月30日,我丈夫王厚生在上班时被禹城公安非法带走后,我和儿子曾多次找丈夫的工作单位《大众日报》社保卫科主任宋守德、机关党委书记管义杰要求澄清事实,希望得到同情和帮助。可是他们的冷漠令我和儿子万分寒心。就在千家万户欢庆农历新年的时候,我们家却收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坏消息,我的丈夫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我拿到这个判决,我坚信它是非法的。因为我丈夫那段时间没有做任何事情,只是回家探望一下亲人。他确实是一个善良的好人,只是他有了信仰,他相信了真、善、忍这普世认可的真理,也许这就是他判刑的理由吧。

我们母子天真地相信这个政府的所谓的“法律”是真的,找到机关党委书记管义杰,希望他给予法律援助,但是他却嘲讽的说:“你过去不是很能忍吗?你这回怎么不忍了?”我进一步明白了,中国的官员只是助纣为虐的帮凶,向他们寻求法律援助不过是与虎谋皮,是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

我们母子也找到一些律师,他们都说,目前中国对法轮功修炼者没有确凿的现行活动证据也是不能判劳教的。我的丈夫被判劳教,连律师都不明白,那么还有谁会明白呢?在中国能出现这样的事情,这怎么能算法制社会呢?这同黑社会还有区别吗?

我们母子有理无处诉,有冤无处伸,只好一次次去找单位领导,但是那些助纣为虐的管义杰之流,每次都是对我们不屑一顾;我只好去找社长,但是他们早已给门卫说好,只要是王厚生家属来,就通知那个叫张宪新的人弄出去,所以我每次都被张宪新叫了出去。

回想我丈夫王厚生,原来是个身体很差,脾气也不太好的人,是修炼了法轮功才使他发生了彻底的改变。他的健康,他的大度,使我们家真是受益无穷,也深深的感动了我,他对工作也比从前更上心了。在这个时候他被劳教,这样的事情只有在中国才能发生。是一个正常社会的人不能理解的。

为了罗织非法劳教的理由,管义杰2006年1月19日曾跑到禹城公安局(王厚生被非法关押处)去诱供,回来说王厚生在12月份回禹城二次,有录音为证;而在12月6日,管义杰给我们的劳教决定书复印件上却又说王厚生夏天多次窜到禹城。且不说王厚生工作繁忙,根本无法多次回家,就算王厚生能多次回家探望父母,怎么会成为劳教的理由?!而且在2月6日下午当我们母子索要劳教决定书原件时,张宪新说:“要是给你原件,就不给你申请复议了。”2月8日我母子又去要劳教决定书原件,管义杰则改口说:“复印件和原件是一样的,你要是要原件,那就必须签字。”当我们表示不签时,他也就断然拒绝了我们索要原件的请求。拿到原件是我们受迫害的家属正当权利,中国政府的机关——《大众日报》社如此蛮横无理扣压原件真是咄咄怪事!

2月7日我母子去关押王厚生的王村第二劳教所,他们一样地蛮横地不准见,就是送东西也得先骂法轮功师父才行。一付流氓嘴脸!

王厚生曾因坚持信仰受过三年的非法关押迫害,现在又一次深陷魔窟,现在又一次以莫须有的罪名受到当局残酷迫害。作为他的亲人我们明知道他的冤屈,却诉告无门,我深深地感到作为一个中国人的巨大悲痛,也深感这个独裁政府的可悲和这个恶党即将灭亡的命运。我们只能向社会和报社那些尚有良知的人呼吁,向我们伸出援手,还王厚生一个公道,还我们母子一个公道,从而还全社会一个公道,大家手挽手去迎接中国的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