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灭绝人性的国家恐怖主义暴行(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四日】截止2006年3月17日,经突破重重信息封锁,明慧网核实的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超过2844人,还有1200多人有待核实,更有大量法轮功学员在遭绑架后失踪。然而这也仅仅是灭绝迫害的冰山一角。

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国3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在被迫害致死者中,妇女约占54.54%,50岁以上的老人约占58.93%。这些受难者来自社会的各个阶层,他们有的被用惨绝人寰的酷刑折磨致死,有的被用有毒药物摧残致死,有的被活活摔死、用车撞死、用火活活烧死、用摩托车活活拖死、甚至被活生生地摘取内脏后焚尸灭迹,有的被摧残得奄奄一息,放回家后不久便含冤离世……。

2006年3月8日,原中共内部情报人员将中共在苏家屯死亡集中营的魔鬼暴行揭露出来,全世界为之震惊。中共对法轮功的灭绝到了人性皆无,禽兽不如的疯狂地步,其邪恶与凶残令天地震怒、人神共愤。人们不禁要问,除苏家屯活活摘人内脏的暴行之外,还有多少罪恶仍被隐藏?!

(接上文)

三、 骇人听闻的虐杀

*  一家多人被残害的部份案例

中共和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国家恐怖主义迫害,使无数原本美好幸福的家庭变得支离破碎,有的家庭甚至失去多位亲人,活着的人承受着生死相隔的巨大痛苦。

一个武汉修炼人家的悲惨遭遇

这是个普通的武汉人家。父母修自行车,哥哥摆摊雕刻,弟弟在一家公司上班,妹妹待业,全家过着和睦、宁静的生活。就这样一个好端端的家庭,一个多月内竟有两位接连被迫害致死,其余三人都被监禁,就因为他们不愿放弃自己的信仰,说了他们想说而且有权利说的话。

弟弟彭敏于2000年3月被非法抓捕,在武汉青菱看守所遭到非人摧残。2001年1月9日,彭敏被警察毒打致脊椎粉碎性骨折、颈椎压缩骨折,全身瘫痪,而警察却称是彭敏“自残”。正当他被母亲接回家休养,身心稍有起色之时,市防暴大队的三十多名警察强行将他绑架至市第七医院“治疗”。期间,警察对他24小时监控以防走漏风声。院方在“610”及市公安局的指使下,对危在旦夕的彭敏不闻不问,彭敏头部以下的身体完全失去知觉,背部溃烂了一个大洞。院方竟宣称彭敏一天不死就一天不能出院!彭敏于2001年4月6日去世,遗体在次日就被公安强行秘密火化。


彭敏

彭敏去世后,哥哥彭亮及母亲李莹秀被关进红霞洗脑班隔离。2001年4月29日,李莹秀在儿子死去22天以后被害,公安称其死于“脑溢血”。可从李莹秀遗体可见,其头发被剃光,头部有创面,鼻子和口中有淤血,衣服上也有血迹。一知情警察透露李莹秀之死是因儿子死后“讲话太多”。

哥哥彭亮曾被多次关押受尽折磨。弟弟和母亲去世后,2001年7月,彭亮冒死通过互联网将杀人元凶省公安厅副厅长、610办公室头子赵志飞告上国际法庭。彭亮不幸于2001年8月被非法抓捕。

小妹彭燕是个纯真善良的女孩,也被多次关押,后被非法判刑三年。2001年7月底被转到市女子监狱。哥哥和母亲被害曝光后,犯罪集团为掩盖罪行,切断国际法庭证据来源,不择手段千方百计要转化彭燕。彭燕吃了无数苦,始终不妥协,酷刑对她已不起作用,监狱就从各中队抽调“精锐”狱警,加上包夹犯人近二十名,专门对她组织了一个“学习班”。他们伪善地用尽各种手段“攻坚”。最阴毒的是,上面命令,彭燕不“转化”,所有的“帮教”都不许回家。他们利用彭燕的善良,给她制造巨大精神压力,逼她妥协。

父亲彭惟圣也因上访和不放弃信仰被多次加期关押。2002年元月,彭惟圣被非法直接转到武昌区610洗脑班,恶人宣布:“不妥协,无限期关押”。

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与武汉电视台曾“采访”彭敏及家人,尽管彭敏一家当即揭穿他们的弥天大谎,可央视还一再造假,欺骗世人。

河北张家口老陈家:四兄妹中三人被害死 老父母几经绑架关押

河北张家口怀来县北辛堡镇蚕房营村有一户法轮功修炼人家:父陈运川,母王连荣,大姐陈淑兰,大哥陈爱忠,二弟陈爱立,小妹陈洪平和大姐的女儿李影全都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父亲多年的腰腿痛不治而愈,母亲30多年的关节炎、咳喘病都好了,脾气也不再火暴,全家受益无穷。


原本幸福和美的老陈家(前排:父陈运川,母王连荣均被关押)
后排左起:大哥陈爱忠(遇害)、小妹陈洪平(遇害)、大姐陈淑兰(被关押)、二弟陈爱立(遇害)

7.20迫害法轮功后,大哥陈爱忠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被非法判三年劳教,于2001年9月12日被送进河北唐山第一劳教所,8天后即被虐杀。小妹陈洪平被怀来县东花园派出所抓捕后打断了双腿,之后在高阳劳教所的一年半里备受折磨,于2003年3月5日去世。

2004年2月28日,父陈运川、母王连荣和次子陈爱立又被非法绑架到张家口沙岭子洗脑班,三人绝食抗议迫害,两个月后父子被放回反锁在家中,北辛堡乡派出所派人日夜看守。7月9日,身体已被摧残得极差的次子陈爱立摆脱监控,流离失所,于11月5日去世。

四个子女中只剩长女陈淑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大兴县天堂河女子劳教所,其女李影也被劫持在北京昌平区敬老院。

……

他们的惨痛遭遇只是这场恐怖迫害中无数受害家庭的一个缩影。

*  残害母婴

根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追踪调查、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网站信息、海外《明慧网》披露的案件及联合国“暴力侵害妇女问题”、“酷刑问题”、“信仰自由”等特派专员的调查报告,资料显示,法轮功女学员不仅在怀孕期限间被非法劳教、关押,而且被酷刑折磨、被强迫干超体力繁重劳动致使流产,更有甚者,不法之徒竟然为强送劳教或继续羁押,而强制怀孕中的女学员堕胎,这类案例几乎遍布整个中国。

陕西汉中33岁的张汉云,虽于5年前就领到了村委会给的怀孕指标,但因闭经一直未生育。后来有幸修炼法轮功,不到半年例假就恢复了正常,终于怀上了孩子,全家人莫不感激大法和师父的恩德。2000年3月,即将临产的张汉云被抓进了洗脑班。当恶徒发现她要临产了,为继续对其迫害并榨取钱财,竟然将她拉到了30公里外的一个职工医院,强行以扩张引出术将她已届临盆的婴儿活活肢解取出,其景惨不忍睹。

王桂金家住河南周口市淮阳县鲁台镇花庄行政村。丈夫宋振灵是位优秀教师,96年修大法后,原本无药可治的乙肝不治而愈。王桂金也在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真理感召下步入了修炼的行列。2004年7月19日,王桂金被淮阳鲁台派出所公安从娘家非法绑架,怀有九个月身孕、即将临产的王桂金当晚被强行拉到县计生站,被八个男人强行按住引产堕胎,随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至今。其老父也被以“包庇罪”判刑一年,连曾让王桂金留住一宿的好心邻居,也被无人性的恶徒勒索2000元。丈夫宋振灵在县看守所被折磨至双目近乎失明、瘫痪、骨瘦如柴,在生命垂危中被判刑十年。更令人发指的是,610、国保大队把他们不满4岁的幼子也劫走,至今全无音信。

2002年5月25日,河南孟州城伯乡罗庄村的法轮功女学员耿菊英,被孟州市610办公室和公安局的警察们翻墙入室后非法绑架。为了劳教身怀有孕的耿菊英而得到奖金,恶人强行给她堕胎,几个男警在一旁淫笑着“观赏”,还讥笑说,你不是漂亮吗,我们就是要看你堕胎。就这样,耿菊英在几个男警的眼皮下做了人工流产。随后,她被非法关押在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至今。

广东增城镇龙镇的汤金爱,于2000年12月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绑架后关入增城看守所。当时她已经怀有第一胎两个多月的身孕。因怀孕不符合劳教规定,镇龙镇派出所干警罗伟军等恶人把她强行送到增城计生办,五、六个男的把她架上手术台,强行给她做了人流!术后,恶徒们还打算把她关在镇龙派出所,派出所怕出人命不敢收留,才把她放回家。她躺在床上,一点知觉都没有,就这样,恶徒还每天轮流监视她。2001年,大年三十晚上,他们骗她家人说送她到医院检查,把她关进增城戒毒所里。两个月后,又非法把她劳教一年半。

张家口的淑萍,由于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而被监禁在河北省高阳劳教所。虽然她当时已怀有4个多月的身孕,但管教却还用高压电棍电击她的口腔和双脚,把她抓到刑房“坐飞机”,强迫她双臂从身体两侧向外张开,呈90度弯身长时间站立。被严刑拷打20多个小时后,她腰腹部疼痛、妊娠反应剧烈,在痛苦不堪之际,她还善意的劝告警察们:“你们也有妻子和母亲,不能如此对待孕妇。”恶警却说:“谁证明你怀孕了?你死了送火葬场一烧,叫你家人认领骨灰盒去吧!”

……

自古以来,人伦至大,母性神圣不可侵犯。然而,奉行“假恶斗”的江氏流氓政治集团,却以国家的名义和政治的高度,逼迫妇女在胎儿生命与良知和信仰之间作选择,用最野蛮、最为不道德的手段残害妇女,亵渎母性,泯灭人伦,这是中华民族之大不幸。

*  残杀活人

——烧死、拖死活人:王华君,女,三十岁,湖北麻城白果镇人。因声明在洗脑班的违心言论作废,被麻城市恶警打得奄奄一息。2001年4月18日被政法书记徐世前拖到金桥广场,下午1:30全城戒严,不准车辆通行,公安浇上汽油将她活活烧死,称在市政府前有法轮功学员“自焚”。目击者见证,火刚起燃时,地上的王华君是躺着的,后被火惊起,身子动了一下,想挣扎着起来,在场的公安们惊恐万分,怕她叫喊出真相,但那时的王华君因受酷刑折磨,已奄奄一息,再无力气起身……当火熄灭后,人们发现她前身被烧焦,而后背无任何燃烧痕迹,且其喉咙及后脑枕有深深的刀印!4.20麻城当局把此灭绝人性之事对外宣传成“炼法轮功走火入魔后自焚”。

——药物杀人:38岁的原山东平度市现河公园职工张付珍,2001年被绑架关入山东平度洗脑班。“610”警察把张付珍扒光衣服、剃光头发,成“大”字形长时间绑在“死人床”上,大小便都在床上,折磨侮辱她。最后警察给始终不放弃信仰的张付珍打了毒针,据目击者透露,打完针后,她痛苦得就象疯了一样,最后她在床上挣扎着死去……。整个过程“610”的大小官员都在现场观看。

王新博,男、48岁,山东淄博张店区烟草公司职工。因告诉世人修炼法轮功后身心获得重生的亲身经历和被迫害的真相,屡遭迫害,2003年更被非法判十三年关入山东省监狱。2005年10月,十几个恶徒逼他“转化”,连续4天4夜不许他睡觉,滴水未进,对他轮番毒打折磨,直到被折磨得全身浮肿昏死过去。当他浮肿消退、有所恢复时,2006年农历新年前夕,恶徒给他强打了3针不明药物,将放他回家。随后,王新博腹部极度膨胀,浑身疼痛难忍,双腿严重水肿。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其内脏严重损伤,穿刺腹腔放出的全是黑红的血。2006年2月10日,王新博痛苦离世。

四川遂宁射洪的李宪明于2005年4月6日晚在县府招待所门前被国安恶警强行摁进无牌照小车,关押在县看守所,刑讯逼供,后被恶警打了毒针,于2005年4月6日晚被迫害致死。

……

——火化活人:36岁的张正刚生前系江苏淮安工商行职工。2000年3月2日,淮安公安将其绑架,关进淮安看守所。3月25日,张正刚被毒打头部重创、处于昏迷状态,被送进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整个病房全被公安人员监控。3月30日晚6点半,突然又来了四、五十名公安,戒严了医院走廊、病房,将张正刚的妻子和母亲带到另外房间隔离,然后干警一拥而上,强行推开了其他亲属和在病房观望的病人,抢走了尚有心跳、呼吸的张正刚,将他送去火葬场强行火化!其后,公安规定,不准亲友吊唁,不准送花圈,不准亲属上访上告。

——当场打死:2005年10月17日,江西省九江县一中教师41岁的费卫东,去商店买摩托车时讲法轮功真相,被店主举报。恶警赶到后,即拉下该店卷帘门,当场将费卫东活活打死。知情人透露,费卫东的太阳穴两侧被打穿一个洞,门牙全部被打落,其惨状目不忍睹,恶警手段极端残忍。恶徒将费卫东的遗体解剖后火化,只将骨灰转交其家人,对外谎称费死于心脏病,不准家人追究。

2005年10月25日下午,河南省济源市42岁的法轮功学员原胜军,在承留镇南桃村被警察非法抓捕。恶警强迫南桃村干部在这男子活着的情况下签字证明他已死亡,当场将这男子拉往火葬场,一路上将其毒打而死。死亡后两天这男子的眼睛都未闭上,嘴巴大张,一只手和胳膊及指甲都是黑的,脸上伤痕累累,整个背部和一条腿呈黑紫色。


法轮功学员原胜军

原胜军大学毕业,曾担任过济源市物资局局长,他严格按大法的真善忍原则要求自己,在工作中任劳任怨,不收礼,不受贿,清正廉洁,深受群众拥戴。2000年11月,因给江泽民写公开信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济源市“610”非法开除公职,并判刑三年,受到电击、毒打等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2005年3月30日,原胜军在被非法抄家、关押半年后,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又被非法判刑6年。原胜军在数天的绝食抵制迫害后,从济源市人民医院走脱并避到南桃村乡下,两周后遭此不幸。从半年前这个生龙活虎的好人被从家中抓走后不久,亲人就没能再与之见面,现在恶徒交还给其80多岁的老母和妻儿的只是冰冷的骨灰。

——杀人灭口:在中共残害法轮功学员的暴行被曝光后,面对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和谴责,中共的所为不是惩治施暴者,为受害者讨还公道,而是掩盖事实、穷凶极恶地销毁罪证和不惜一切代价封杀真相的传播。

2004年5月,原沈阳鲁迅艺术学院职员高蓉蓉因坚持信仰,在沈阳龙山劳教院被长达七小时的电刑严重毁容,后被害致器官萎缩、瘦得皮包骨,濒临死亡。10月5日,高蓉蓉在法轮功学员们的帮助下摆脱了监禁。其被毁容事件曝光后引起国际社会强烈震惊,被纳入“2004年联合国就中共迫害法轮功人权报告”头号案例。中共恼羞成怒,公安部将其定为26号大案,疯狂报复高蓉蓉及参与营救的学员。“610”头子罗干称“这事国际影响太大”,命令手下要“处理好”,秘密销毁人证。

2005年3月,参与营救高蓉蓉的法轮功学员冯刚、孙士友、董敬雅、张丽荣、吴俊德、刘庆明、马玉平等多人被绑架,并遭残酷迫害。沈阳铁西刑警大队恶警在毒打并电击孙士友的阴部时叫嚣:“电别的地方能看到,这回电看不到的地方!”2005年3月8日,高蓉蓉不幸再遭绑架,于2005年6月16日被虐杀。

2003年9月末,吉林榆树培英街的32岁的裁缝李淑花在给孩子做饭时,被恶警姜伟等人以去派出所写个材料为由强行带走,就再没回来,于2003年10月6日被残害致死。后来,一公安内部的知情人在了解法轮功真相后,出于良知,透露出李淑花被害情况:

在狱中,警察逼她出卖其他同修,对她用刑,用塑料袋捂她的头,用大针扎遍她手指尖、胳膊、后背、前胸,她的惨叫很多犯人和警察都听到了。恶徒看她还不吱声,就疯狂地用拳头猛击她的眼睛,把她的眼睛都打出来了,李淑花撕心裂肺地惨叫着昏死过去。恶人们害怕无法向家属及社会交待,请示上级研究后决定:杀人灭口……。他们将李淑花的遗体拉到医院,用药水泡了几天,再冷冻,又做了美容,然后才通知家属称李淑花自己“饿死”了自己。

当家属要求验尸的法医解释身上的一排排针眼、那只瘪了的眼睛、塌陷的头颅、发青破皮的脸、发青的指甲和满腹的血水,公安指定的法医竟以拙劣、无耻的谎言来搪塞。李淑花的家属想拍照取证,可公安局不让拍照,一直到尸体火化都由警察看守尸体。李淑花的丈夫杨占久和母亲崔占云也因修炼法轮功被抓关在狱中,都未能见亲人最后一面,家中只剩老父及两个年幼的孩子艰难度日。

自2005年11月25日发生在河北涿州东城坊镇派出所内警察连续强奸法轮功女学员的兽行曝光以来,中共无视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和谴责,一边扬言要“对警察强奸犯从轻处理”,一边对受害者与知情人进行威逼利诱以封口;当受害者与知情人被逼出走后,河北省公安厅还悬赏10万大肆搜捕他们。恶徒发动一切人力日夜巡逻,跟踪、恐吓受害者家属,抓捕了10余名援助受害者、传播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以掩盖罪行。2006年2月24日,保定市公安局还扬言要加大力度打击法轮功,不惜一切代价抓到受害人,做到“杀人灭口,死无对证”。3月初,受害人刘季芝连同照顾她的十几岁的女儿一起被涿州610、国保大队再次绑架。由于精神和肉体上的巨大摧残,刘季芝目前已经处于精神失常状态。

——摔死活人:32岁的于秀玲是辽宁朝阳县大庙镇七城子村村民。因修炼法轮功,2001年9月14日在家中被朝阳龙城区公安分局抓走,受到严酷的折磨。9月20日上午,警察逼她写悔过书,但于秀玲坚信按真善忍做好人无罪,警察把她铐在暖气片上,在十三个小时的不停毒打折磨下,于秀玲奄奄一息,昏死过去。这时有警察说送医院抢救,另一个说:“别送医院,抢救不过来咱们没法交待。”最后,他们将于秀玲从四楼窗户扔下,把她活活摔死。当晚十二点左右就匆忙将遗体送去火化。警察谎称于秀玲跳楼自杀。警察威胁于的丈夫冯殿祥说:“你愿意上哪告就上哪告,随便!上边有指示,对法轮功怎么整都不过份。”


于秀玲生后留下的两个年幼的女儿

苏琼华,32岁,四川遂宁人。2000年12月17日,市国安大队及船山派出所警察欲对苏琼华进行抄家。苏琼华与警察讲理,不予开门,警察在她家楼道及附近围守了三天,疯狂叫啸:“抓到了,打死她!”20日下午6:30左右,苏琼华正在窗口对下面围观的约3、4百个群众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众目睽睽之下,警察从楼顶吊下时狠狠踢了她一脚,她用双手去抓警察的脚,警察用力将她从六楼蹬了下去。当时围观的群众都大喊:“警察害死人了!警察害死人了!”苏琼华摔下后,警察不但未采取任何抢救措施,而是将还未断气的苏琼华抬起来放到一张网上,伪造现场,造成苏琼华跳楼自杀、公安在楼下用网接住她的假相。拍照完,苏琼华断气后,警察才将她抬上警车。


苏琼华

38岁的王永东家住山东沂水县城阳东街。2001年9月21日,沂水县公安强行闯入他家,警察在毒打王永东之后又将他从四楼上扔下,并宣称王自杀而死。王永东的尸体上有被毒打的伤痕,脖子上也留有明显勒痕。王生前是卖菜的个体户,邻里关系很好。王永东的冤死引起村镇里乡亲们的公愤。

……

——撞死活人:2002年4月26日晚9点许,在南头铁路桥洞南300米处,潍坊市供销储运公司61岁的法轮功女学员曹桂芬,被潍城区南关派出所副所长王爱之及联防队员于明春等人驾无牌警用丰田面包车活活撞死。据目击者称:当时那个女的根本没走错路,一辆警车突然冲过来,一下子撞得她口吐鲜血。三小时后,曹桂芬在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去世。在调查该事件时,潍城区南关派出所承认了副所长王爱之撞人的事件,但不愿透露详情。

——捂死活人:2001年黑龙江双城市公安为达到“转化率”,密谋将拒绝放弃修炼的学员用塑料袋捂住口鼻,令其窒息而死,这样,就不会在尸体上留下伤痕、血迹等证据。

——攫取器脏:明慧网收集的中共江罗集团残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血腥案例显示:早在2001年,在一些法轮功修炼者的遗体上就发现有来历不明的血洞、刀口;有的则公然违背中国法律,未经家属同意而被非法解剖,等等。更有知情人揭露,在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期间,恶徒勾结黑医将其残害,从他(她)们身体上盗取可用于移植的人体器官,非法出售。

44岁的王斌生前是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计算机软件工程师,曾获国家科技二等奖,连续三届院职工代表。99年12月,因发起大庆二百多位学员在给全国人大的上访信上签名,而被关押一百多天;2000年4月仅仅因为与十位同修一起吃饭,而被以串联罪拘押45天;2000年5月因进京上访被判劳教。在劳教所因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受尽折磨,二大队教导员冯喜叫嚣“不转化死路一条!”2000年9月24日,在其指使下,四五个犯人将王斌毒打致死。值班医生检查,其睾丸被打烂,颈部大动脉被打断,锁骨、胸骨、十几根肋骨被打折,鼻孔被烟头插入烧伤,身体黑紫。更令人发指的是,王斌被打死后心脏、大脑等内脏被野蛮摘走,遗体惨不忍睹。


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计算机软件工程师王斌


王斌伤痕累累的遗体

2002年4月初,黑龙江五常市拉林镇的法轮功学员张延超,在去双城市办事返回途中被红旗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几天后被哈尔滨市公安局提走。4月30日,哈市公安局通知家属去哈市认尸。在哈市黄山嘴子火化场,赶去的父老乡亲被眼前的惨景惊得目瞪口呆:张延超赤裸的身体被打变了形,一条腿已断,脑袋、脸的大部份和身体的很多地方都没了皮,下巴被打碎,整排下牙被打得一个没剩;遗体的内脏被摘取,胸腹部塌陷,脑盖被揭开,大脑被拿去一块,眼珠没了一只,眼眶塌了一个大坑。火化场布了60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察,不准喊冤,谁敢吱声马上抓起来当反革命处理。

据知情人透露,张延超在哈市公安七处被拉进有四十多种刑具的刑房,才一天一夜就被害死了。然而,迫害还没结束,张的妻子关英华被警察诱捕、劳教,公安连他们15岁的女儿也不放过,还进行了两次搜捕。全村乡亲无不对无辜好人的惨死而失声痛哭,义愤填膺。

2001年2月,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任鹏武在呼兰县第二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在未经家属的同意下,警方把他从咽喉处至小便处的所有身体器官全部摘除,然后强行火化,并禁止家属对遗体拍照。

一名2001年曾被关在广州白云区戒毒所的男士说,所里的“医生”经常指使毒瘾发作的吸毒者毒打被押的外地法轮功学员,并要求保持器官完整。他亲眼看见几个吸毒者殴打一法轮功学员,“医生”在旁“指导”说:“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的。”和他关在一起的几位操北方口音的法轮功青壮男子,被拉出去后就再没回来。他说,他们的家不在广州,即使失踪了,也没家属来查。

2006年3月8日,原中共内部情报人员将中共在苏家屯死亡集中营的魔鬼暴行揭露出来,全世界为之震惊。中共对法轮功的灭绝到了人性皆无,禽兽不如的疯狂地步,其邪恶与凶残令天地震怒、人神共愤。人们不禁要问,除苏家屯活活摘人内脏的暴行之外,还有多少罪恶仍被隐藏?!

结束语

法国著名预言家诺查丹马斯曾预言1999年7月恐怖魔王从天而降,正应此时,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国家恐怖主义灭绝。中共不但以极端藐视人性、挑战人类道德底线的方式残害、虐杀法轮功修炼者,这个反天、反地、反人的邪灵更要吞噬所有人的良知和人性,灭绝人的正信和生命的根本特性——真善忍,从根本上毁灭人。人们在中共的毒害中变异、受害而不自知,那些下毒手迫害法轮功修炼人的恶徒们,其人性已被噬空,被中共注入了邪恶魔性,已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面对中共国家恐怖主义的血雨腥风,法轮功学员们没有被吓倒、没有苟且偷安,他们承受着巨难,百折不回地坚守信念,和平、理性地反迫害、讲真相,用真诚和善良唤醒人们的良知善念。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法轮功真相,也认清了这场迫害的邪恶,900万觉醒后的国人已自主、勇敢地公开申明退出中共邪教组织,在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站在了良心与正义一边,为自己选择了美好未来。

有观察家指出,法轮功学员在巨难中坚持“真善忍”的崇高信仰,揭露和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就是制止中共邪灵对人性的毒害与对人类的毁灭。法轮功学员们浴血维护真理的不屈精神与唤醒众生良知的大善之举,体现出“真善忍”信仰的伟大与美好,更反衬出中共的邪恶与疯狂。法轮功学员们和平、理性的顽强抗争,带给中国人民走出中共国家恐怖主义阴霾和苦难的勇气,更带给善良、正义人民对美好未来的巨大希望。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