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大陆同修用法律手段反迫害的体会

有感于刘季芝被抓

【明慧网2006年3月25日】我是一名老学员,参加过师父的讲法班。1999年7月20日凌晨大搜捕中被一大帮警察抓过,非法关押近2个月。我在当地已经算非常重点了,邪恶势力多次要对我下手。就在这种环境中,我一直坚信:邪恶势力就怕曝光,要有针对的去讲清真相。每到紧急时刻,都是凭着这一念闯过去,不绕开走,直接面对警察讲真相,我每次都守住这一念,但能平稳的走到今天,主要还是有师尊的慈悲呵护。

2000年底,我爱人被当地公安抓走,超期关押后被非法劳教。当时我正念走脱,去北京天安门打横幅,被辗转关押五个地方,绝食绝水、身体极度虚弱,我妹妹和一位邻居同修正念找公安要人,警察认为必死无疑,怕担责任送我回家。就当时邪恶的猖狂劲儿,象我这种“重点”能放回家的很少,同修去要人起的作用很大。

回家身体稍微恢复,我就打电话找相关警察继续要我爱人,同时注意大面积讲真相和窒息邪恶。买本当地电话号码簿,什么人大、信访、妇联、政法、司法、公安、律师等等、等等,凡是沾点边的,我都给他们打电话。那时邪恶很疯狂,遇到说话邪恶的,我就一定打下去它的嚣张气焰,让他知道迫害善良是有罪的;遇到麻木的或受蒙蔽的人,我就用自家的事例和了解的法律知识,告诉他们法轮功正在遭受无理的血腥迫害。开始也是讲不好,慢慢就会讲了。等到回家的第8天,我就带上妹妹和儿子前往派出所要人了,有同修担心我被警察扣留,那时身体恢复又被抓的学员很多。出乎意料的是,那些警察看到一个生命垂危的人没医治就很快的恢复,心里都感觉到了大法的神奇,都特别友好,也和我先前给他们打电话讲真相有关。在他们的思想中,认为我去要人是正当的,因为人是公安分局抓的,在他们辖区抓人,他们也不满,所以还帮着出主意去告分局。那时我体会到大法是圆容的,从上到下是贯通的,一下子破除了人的观念。

负责我的警察非常担心我出事牵连他,也反复提醒我注意,同修也常提醒我注意安全。但我发自内心的不认可什么“重点”,只管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堂堂正正的告分局警察违法,超期关押我爱人,在街上散发“寻求法律援助”,我回家之前,我妹妹还发过寻人启示。同修也帮助在明慧网上发消息。分局警察顶不住了,就栽赃我涉嫌盗窃案,故意派人入室盗窃,然后在现场故意留下我写的“寻求法律援助”,因为那上面有我的姓名和电话。但有师尊呵护,邪恶没有得逞,发生盗窃案的住户有我们同修。但是同修的家人坚决要报案,还坚持要上交“寻求法律援助”。得知分局要抓我的消息后,晚上我横下心,坚定正念,不能躲着,主动去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指导员压力很大,正要找我,市公安局认为那篇“寻求法律援助”是宣传法轮功,通知派出所抓人。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讲清真相,一切都化解开了。可能后来那家也没报案,因为他家什么也没丢。

2001年6月,我妹贴真相被邪恶抓走,知道消息后,也是主动去要人、去讲真相,当时接人回家都得家属签字担保。我根本不承认他们安排的这一套,正告他们:抓人时跟土匪一样硬绑架,接人时又想起文明和法律来了,把我妹“吓”得绝食,不敢吃饭,我接回自己治疗已经够宽容的了,我还担保什么呀?你们得跟家属担保不再骚扰她,别养好了你们再抓。经过几次讲真相,那个所长口头保证不再抓我妹,也真的没再抓。

2001年到2002年期间,我爱人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那时不让探视、不让送衣服、不让通信。我就打举报电话,或找相关部门投诉,当然还是利用这种形式讲真相,我会直截了当的问:法轮功学员就没有通信的权利吗?哪里规定的,有文件吗?他们都不敢承认有。我爱人回家后告诉我,劳教所的警察有时提醒他给家里写信,收不到信怕我告他们。当然我也给警察写过劝善信,他们看了也很感动。

2002年底我爱人回家了,当时要求到当地派出所报到。我给派出所、办事处都打了电话,告诉他们:我爱人回来了,精神状态和身体都不好,不希望有人打扰,有什么事找我说。一个所长小心的说:按程序还是到派出所来一下吧。我严肃的说:你们对法轮功什么时候讲过程序,抓人的时候讲了吗?再说我爱人回家也不是你们接的,别惹麻烦,就装不知道对你们有好处。就这样一直没有人骚扰。

最近一次是营救被劳教的学员,劳教所已经通知该学员家属办理保外就医了,可是就是批不下来,大家也写了公开信,也做了两期真相传单,家属也在时断时续的催问,还是不行。后来又说两会结束、3月20日以后才能开会研究。我们坚决不认可这种说法,不断调整心态,站在救度世人的基点上,我们几个同修以亲戚、邻居的身份,和家属一同前往,把该讲的真相讲到位,还打了很多的投诉电话,本来都答复不可能的情况下,突然就让接人回家了,当然在3月20日以前。

有很多同修有障碍,觉得正念不足,不敢当面去投诉他们,或者觉得不知道怎么说。其实去几回自己就有体会了,他们迫害大法弟子一切手段都是见不得人的。你只要打电话或亲自去找,他们就非常害怕,你自己就觉得不怕了。而且他们内部有很多人都知道真相,不愿给共产邪党卖力,也暗中帮忙的,尤其正法進程走到今天,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少之又少了。主动去就是有备而去,肯定是添足正念、调整好状态才去,还可以同时告诉一些家里的同修帮助发正念,比被动的被邪恶通缉要有利的多。注意做的时候要符合人表面的理,讲真相不要讲高了,表面做事要严谨,不要被邪恶钻善良的空子,当然最重要的是要摆正基点,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象这次的强奸案,完全能够以另外的方式做,仅为同修遇到类似情况参考:

为防止邪恶灭口,刘季芝可以找地方学法暂住。刘季芝家属就去堂堂正正告发何雪健等人,当地同修配合发正念,并以受害者家属的名义写上访信、公开信,一次多发,至少50封,然后明慧再登,邪恶就无从查起谁上的网了,再陆续公布补充情况。家属不断的找各级相关部门上诉,从镇、市、地区到省里,效果会更好,其他同修以亲戚邻居名义陪同去发正念。象何这种禽兽不如的人,他的亲朋好友、邻里同事也都会唾弃的,把真相讲到位,各相关部门不敢也不会包庇强奸犯的。明着去告发,他们就没有借口抓受害者了,真相一下子在很大范围传开了,再抓人也没用了,刘季芝也就没有安全问题了。

流离失所暂时好象很安全,但在表面上很被动,也助长邪恶气焰;作为一个整体,也不方便很多同修参与,交流、协调都不方便;在修炼上,流离失所的状态还是不够纯正,毕竟没有全盘否定邪恶安排,有认可迫害的成份,也是邪恶迫害的一个借口。

在讲真相效果上看,好多常人都有一个观念,尤其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通过明慧网发表的揭露文章他们抵触,认为是搞什么,半信半疑。一些有正念的常人也不敢同情,不敢公开说好话。讲真相、窒息邪恶的效果没有面对面或打电话讲自己家里事情效果好。

关于刘季芝被抓一案,目前仍可以根据情况,由家属出面上访、要人。建议当地同修象海外大法弟子一样,当成一个证实法的项目去做,大家形成整体,多交流、配合好。围绕营救刘季芝,用常人能接受的形式,可以一家一家讲真相,从亲戚、邻居、老百姓到乡、镇领导等等,每一次邪恶的疯狂也都是一次铲除邪恶、讲清真相的机会,尽量做好。

现在另外空间的邪恶力量在往局部地方收缩,所以表现上在局部地方还很邪恶,如劳教所、监狱和洗脑中心,还有最近曝光的苏家屯集中营。一些大法弟子在积极想办法营救被关押的同修,其实被关押的大法学员身体都或多或少有病变,如血压高、心脏病比较普遍,我们可以给家属讲清真相并陪同前往,要求申请保外就医。在此过程中可以调查出更多的恶人恶行,给予曝光制止邪恶;还可以更大范围的讲清真相;更能近距离发正念。

以上只是个人的一点体会,每位同修情况不同,希望能有一点启发。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