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难中,正念正行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6年3月27日】修炼是极其严肃的,特别是走在这最后的路上,法对我们每个弟子要求的更高了,同时邪恶也时刻想钻我们修炼中的漏洞,加以迫害。

今年正月初九,我们这里下了一场大雪,晚上,同事来电话说她同学要看《九评》,我看在电话里说也不方便,便答应明天早上去她家。转天早上,外面一片白茫茫的大雪,丈夫说:“外面这么大的雪你还出去,今天别去了,等雪化了再去吧。”我执意坚决要去,我想,一个人要看《九评》就会有一个生命觉醒,这是大事,不能耽误,而且这也是定好了的事。

再有,寄信讲真相是我证实法的一种形式,我每天四封信,一直没有间断过,不能因为这么点困难就放弃。我坚定了自己的正念,走出了家门,一路上正念正行,非常顺利,给同事送去了《九评》,寄出了信,给一个人讲了真相。

在回家的路上,我回忆自己上午做过的事,讲过的话,是否符合心性标准。可是,就到了家门口的时候,自行车把一拐,我摔在了雪地上,腿压在车底下。因为上面是雪,底下是冰,我知道这一下摔的够狠的,心里想:晚上可别打不了坐。但我马上意识到:这一念错了,是为私的。没有察觉到是邪恶钻了我思想中的空子。

我坚持到家以后,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照样做饭,可是,这腿不听使唤,我咬牙坚持着,丈夫看出来以后,刺激的话就说起来了,我心里有点乱,认为是不是真的不应该出去?但我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做证实法的事没有错,心里乱,就是自己动了心,被干扰了,顿时我心里平静了,发出正念,排除干扰,很快的找到了自己正法修炼的位置。静下来学法以后,我悟到是自己中午回来时那一念不正,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不能承认它,要否定它。同时找到了自己思想深处的争斗心,玩世不恭,没有做到清净无为。

下午,左腿的膝盖和小腿肿了,行走困难,不能弯曲,只是直挺挺的,好象打了夹板一样,连上下床也要搬上搬下,我知道是骨头出现了问题。我深知,作为一个真修弟子,这一切现象正是对自己修炼状态的考验,要坚定不移的信师,信法,不能被这假象所迷惑。

师尊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讲:“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

我坚定了自己的正念,要用行动去证实大法,把大法弟子修炼出的最美好状态,展现给世人。悟到了,一条宽敞的大道就在眼前,腿的感觉好多了。

每天我用充足的时间学法,通读了师尊2004年-2005年在各地的讲法和经文,改了三本《转法轮》的字。每天坚持8-9次整点发正念,炼功,动功站不住,我也咬牙坚持,打坐,左腿盘不上,我就一条腿盘。

家里的亲戚知道后 ,都来看我,说:“隔着衣服都看的出来腿肿成这样,还硬挺着,一定是骨头折了。”有的要用车把我送医院,(我头脑中没有医院的概念,在办理医保时,我主动写申请放弃了,因为我悟到,我是师尊的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医院对常人有用,对我没有用)又说把医生请到家里来,我没有同意,谢了他们的好意,笑着说:“我心里有数,这对修炼人来说,不算什么,骨头和血液没有什么区别,就是分子密度大就是骨头,密度小就是血液,在我看来都一样。”他们看我不在意乐呵呵的样子,也没有坚持,我就借此给他们讲了真相。有的说:“你这么自信。”我说:“不是自信,是坚信。”我经常和他们讲真相,只是他们都在邪党的政府机关,学校,司法机关工作,说的全是那一套,我要利用这次机会让他们清醒。

他们走了以后,丈夫说:“你都这样了,还讲了,我看你是真修弟子,师父怎么不保护你呢?”我说:“你不让我讲是不可能的,我就为这事活着 。我是真修弟子,师父时刻都在保护我,如果不保护我,还不一定出什么事呢?可能还没命了。复杂的因缘,人是理解不了的。再说吃点苦也没有什么不好,修炼就是要吃苦的。”我清醒的排除了来自不同形式的干扰。

出不去了,我就在家收集报纸,广告,招生,杂志上的电子信箱,传真,然后发到明慧网,请海外同修帮助讲真相,劝三退。虽然行动不方便,但我坚持拄着拐杖在屋里做些家务,做饭,头脑中没有魔难存在的意识,恢复的很快,四,五天的时候,我就扔了拐杖,自己可以扶着走,一个星期时,完全可以自己走,我就想把写好的信发出去,当我走出家门以后,来回不到20分钟的路,我却走了一个多小时,女儿看到后说:“把寄信的事交我,我会做好。”以后,我写好信,发完正念,就交给她,她确实做的很好。

一个星期以后,左腿可以慢慢的弯曲了,我就开始炼单盘,以后,又慢慢的抬腿炼双盘,五分钟,十分钟,就是疼,也是魔炼自己的金刚之志。就这样,不到20天的时候,一天晚上,打坐炼功的时候,我心想,双盘可以盘15 分钟了,(都是白天自己炼)今天打坐开始双盘。这坚定的一念,盘好腿,打开音乐,完全静下来以后,我真的可以双盘打坐一个小时,完成静功。自己也很吃惊,如果没有师尊的呵护、加持,靠我自己的意志是根本不可能的。我把这奇迹告诉了女儿,她也很高兴。

丈夫从那天说了那些刺激的话以后,牙就开始痛,痛了半个多月也没好,他看到我的腿恢复的这么快,也很吃惊。一天,他说:“你这腿又利索了,屋里快关不住你了,我想给你换辆24的车或把这辆车修理一下,骑起来也安全点,我们也放心。”我高兴的同意了。当他把自行车修理好以后,痛了半个多月的牙也奇迹般的好了。

以后的日子,我又骑上自行车去做我的事,去了几个亲戚家,他们看到我以后,也很吃惊,说“神了”。我问他们“这是怎么回事”,有的说“这件事是给我们看呢”。就这样在劝三退中,有的全家都做了三退,有的表示还要学大法,那天下雪时送《九评》的同事,也用小名退了团。

在否定排除魔难中,使我深深的体会到: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任何环境中,都要坚如磐石的信师信法,才能走正我们正法修炼的路,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徒,完成我们的史前的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