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葱”里包裹的心

党文化透视


【明慧网2006年3月30日】三十年前被中共屠杀的一位年轻女性临终叹息道:“我向冰冷的铁墙咳一声,还能听到一声回音,而向活人呼唤千万遍,恰似呼唤一个死人!!”

人们大都认为自己是有善心的,却为什么能做到如此无情?

在西方社会,政府一般就管政府的事。中共是什么都管,包括“思想品德”。从小学到大学,都有政治课,思想品德教育都归在政治课里,所以,现在我们中国人的“品德”是同“政治”紧密联系起来的,就如同中共的文艺一样,是要为政治服务的。党的最高政治是什么?就是维护党的统治。于是,巩固党的统治地位的因素就注入到了人们的日常“德行”之中。每一种因素,就象一层洋葱皮,把心一层层包裹了起来。人们的“心”就只能是围绕着党的利益的“心”。共产党要人民“对同志象春天般温暖,对敌人象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而所谓的“敌人”,永远只是“党的敌人”,他们大多数实际上都是普通善良的百姓,是我们的亲人,是我们的同事,是我们的街坊邻居。

这就是我要说的党文化的又一个特征:“洋葱”里包裹的心。洋葱皮把先天纯粹的心包裹起来了,浸满党的因素的洋葱皮更把善心变异了。对于“党的敌人”的生命,人们会变得“理直气壮”的漠视。这种“心”,对于千千万万被共产党迫害的普通百姓来讲就显得尤为“残忍”。人们不但生不出善心,而且每一层洋葱皮都是让人无动于衷的借口,都是让人去为共产党的罪恶辩护的外衣。本来简单分明的善恶是非,却变得混沌复杂,搅扰不清。

比如,你讲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事啊,他却强调他不信法轮功的理念。大家知道,认不认同一个事物、一种理念,与有人受到残忍迫害时你是否具有恻隐之心,有没有同情之心根本就没有逻辑关系。

你再跟他讲,人遭受无辜迫害,站出来反对迫害不是合情合理吗?他又说了,他不喜欢法轮功反迫害的方式。你告诉他,中共杜绝了一切法轮功说话的正常渠道,该受指责是中共,怎么能反过来埋怨受害者呢?中央电视台反复诬陷法轮功,他不说啥,法轮功插播几十分钟的真相节目,他却抱怨起来了。

你给他讲了很多无可辩驳的事实,他该无言以对了吧?他又说现在“日子好了”,管什么迫害不迫害。“日子好了”更不应该有迫害呀,怎么反而听之任之了呢?事实上,现在的“日子”并不是真的好了,只是短期的表面繁荣,是靠子孙后代的资源和环境及社会道德的代价换来的。更可怕的是,很多人的“日子好了”正是建立在对别人的迫害上,非法抄家、无理罚款、摘取活人器官贩卖牟取暴利,等等。现在的社会,危机四伏,社会不公、人心堕落、道德崩溃、贪腐猖獗、环境恶化、资源枯竭,这样的社会如何能有真正的好日子?一个不关心他人死活,没有社会道德的日子,如何称得上“好日子”?

你讲清上面这些道理后,他还有借口:我不相信有迫害,如果有,政府还不报道出来?你告诉他,迫害法轮功的主谋就是共产党,怎么能指望它自己出来承认呢?

他还有他的“理”,说你们是“搞政治”,他不掺乎。看到有人无缘无故被虐杀,还说要求惩办凶手的人是什么“搞政治”,这同政治有什么关系?他自己都觉得理亏。

洋葱皮剥到底了吗?还没有。这时,他还要绞尽脑汁的来挑受害者的“刺”,说你的证据哪里有矛盾,哪里不严谨,哪里有漏洞,而对共产党造的谣却一概认可。

中共在历史上杀了多少人?造过多少谣?有人高喊“打假”,却不敢、不愿去打共产党的假,专跟受害者过不去,这种心理不是很阴暗吗?中共严密封锁迫害真相,透露出来的证据已是难能可贵,而且证人们要冒着生命的危险。凶手杀人了,老百姓并没有义务去取证,那是执法机关应该做的,现在因为凶手就是把持政权的中共,才逼得老百姓去寻找证据。人们能做的,应该是去帮助收集、完善证据,而不是面对杀戮,还对受害者提供的证据说三道四。就如同纳粹屠杀犹太人时,你对当时透露出来的迫害证据百般刁难,如今回首,面对无数犹太人失去的生命,你能承受的起良心的责任吗?

其实,这些人不是不知道中共什么都干的出来。最后一层洋葱,就是“如果真是有人被迫害,我不会不同情的”。这一句简单的话,让他最终找到了真实自我的那点良心的依托,但是,受害者却承受了唤醒这良心的沉重苦难——因为那层层叠叠的洋葱皮都是在否定这场迫害,都是在为他自己的“不作为”寻找庇护。

面对法轮功遭受的迫害,很多人的态度是这种“洋葱里包裹的心”的极限表达,因为中共在铺天盖地的诽谤宣传中,把能丑化和妖魔化对方以及煽动仇恨的无数恶的因素,都注入了包裹人们内心的那层层的洋葱皮里,去变异着人们真实、纯粹的心。

能够把一层层洋葱皮裹到一起的,就是那个共产党的因素。只有清除了共产党,才能真正解体洋葱,使人们真实的心不再变异,使良知和善念能够在阳光下茁壮,滋润所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