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病业》这篇经文的再认识


【明慧网2006年3月30日】最近重温《病业》这篇经文,内心深有体悟,初期得法时对要如何闯过病业关把握很好,反正病业一来就告诉自己没事,这是师父在帮我消病业,这是好事,都可以用修炼人的正念对待,所以就会很快的突破过去。

但是修炼三年多来常常与家人矛盾,尤其是与女儿起矛盾,常常是让我痛彻心肺,把修炼人应该有的“真、善、忍”抛之脑后,魔性占了上风,提高心性的机缘一次次的错过了,而每次在与女儿矛盾后,总是用人心对待。譬如:想要找女儿的老师,或是娘家与女儿比较亲近的人帮忙,要她们规劝女儿听从我的教导,不要随意任性干扰我的修炼,但是这样的戏码一再的演出,我竟然对这样的矛盾有一种无力感,我知道我的修炼状态一定有漏,只是我已经不自觉的长期陷在用常人心对待,我应该要提高心性,修去执著了。

修炼人所碰到的事情绝对没有偶然的,长期处于矛盾之中,一定是自己心性上没有达到大法对自己所在层次的要求,所以一关过不去,下一难又来了,累积到最后,可能就是一直误在那个层次之中无法提升。

前几天,学法读到《病业》这篇经文时,我突然悟到我们生生世世造下的业力,不只是身体上的病业,还有与其他众生结下的因缘,这其中很可能就有属于需要善解的,而家人中就有一些是属于这样的因缘关系,所以我们修炼了,慈悲的师父也会利用这样的因缘关系,除了帮助我们消业,同时也是帮助我们提高心性,但是在这过程中,也是体现出我们是否信师信法,是否用正念对待,一念之差就是人与神的分别。

师父在《转法轮》中提到“我给大家举个例子,佛教中讲人类社会一切现象都是幻象,是不实的。怎么是幻象呢?这实实在在摆在那儿的物体,谁能说它是假的呢?物体存在的形式是这样的,可是它的表现形式却不是这样的。而我们的眼睛却有一种功能,能够把我们物质空间的物体给固定到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种状态。其实它不是这种状态,在我们这个空间中它也不是这个状态。”如果我们不能用正念看待我们修炼中的事物,那已经是站在常人的境界上了,从表面上看到的就是假相,不是真正实际的情况。

师父又提到“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如果我们不能看透这些因缘关系,不相信师父在帮我们善解,把那些暂时的假相当作是魔难,就是自己自认为有病了,那师父怎么帮我们呢?因为你不把自己当修炼人,把自己当成有病的常人了。

回想修炼这几年来,除了与女儿的长期矛盾,还有在其它的过关中,一直没有用修炼人的正念对待,所以就一直陷在自找的魔难中。《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中师父提到:“实际上你真的失去了什么那只不过是你放不下那颗心造成的,老是磨你那颗心,让你去那颗心。真的让你出现了危机,这种危机是为了去你那颗心。你就是不放,就是不放,它怎么办呢?它就僵持吧。越僵持,你的处境、你的生活环境可能越不好。当你真的放下那颗心的时候,你发现可能事情马上转化过来了,一下子思想轻松了,身体也变化了,一身轻。你回过头来看看,你什么都不缺,而且会真的像中国人讲的那句话:柳暗花明又一村,突然间好事又都来了。”

修炼人碰到矛盾只能向内找,归正自己。如果一味的向外求,还想依赖常人解决矛盾,那绝不是大法弟子应该有的修炼状态,想想自己的修炼过程真是惭愧,大法弟子是要修好自己同时救度众生的,所以一定要学好法才能坚定正念。在正念正行中,把师父交代的三件事做好,正法已到最后关头,我们一定要赶快放下常人心,时时用法对照自己的修炼,不但是对自己也是对众生负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