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差 天壤之别


【明慧网2006年3月30日】今天经历的一件事,使我十分震惊,更感修炼的严肃和大法的神圣。今后,我会更加注重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时刻正念正行,努力做好三件事。

我是93年9月走入修炼的,十几年来历尽磨难,也走了许多弯路,是恩师慈悲苦度才使我走到了今天。虽然也从法中明白: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不能毁人。但由于自己学法实修不精進,执著心很重,时常不注意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不时被旧势力钻空子,造成许多不可挽回的损失。

2001年7月我被绑架,在看守所和监狱被迫害了三年,并因此失去一份每月1500元钱的事业单位的工作。04年出来后,旧势力对我经济上的迫害一直很严重,干扰我做好“三件事”,也使家人承受了许多,而造成他们的不理解和不时的干扰。婆母70多岁,没文化,但也受“无神论”的影响较深,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等症,整天吃药。我告诉她默念“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还给她一个“护身符”挂在脖子上。带上护身符那些天,她真的神清气爽,血糖也降低了。可有一天,她见街上宣传“磁疗机”,并可免费治疗,她就摘下“护身符”做起“磁疗”来,可越做越不好,病情马上加重了,她不知道原因,但我知道,心想:人哪,真难度,给她最好的,她都不珍惜,甚至不信。我不再管她了。

由于我50岁了,找工作难,能找到的又是些低薪的,影响了学法,发正念,真想有更多的时间在家静心学法。可家人又怕我在家吃“闲饭”,丈夫动辄就给脸色或出言不逊。我感到压力很大。尤其是中午12点和晚上6点的发正念,就很受干扰。不做饭吧,又觉得婆母70多岁高龄,让她做又于心不忍,做饭吧又会错过发正念的时间,觉得很为难,我提出将吃饭时间提前或延后,她们又不干,于是在昨天下午竟冒出这么一念来:妈妈你不做事都行,但别管我啥时做饭,反正能发正念的时间就行,哪怕她病了我照顾她都可以。对这一念当时也没感到有何不妥,好象是为了正法。从昨天下午到晚上,婆母就情绪低落,不爱动,到了今天上午,她说她傻了,啥也不知道了,也想不起来了,连回家的路也找不到了,精神恍惚。到了中午,她神色沮丧,表情呆板,叫她吃饭都反应迟钝。

洗完碗,我静下心来找自己,才大吃一惊,为了自己的私心,不惜让妈病,这一念有多坏,如果她真的出了问题,这不是我害了她吗?且不说老人病重会给我做三件事带来麻烦,更重要的是,我那肮脏的一念,旧势力会钻空子的,它会因此迫害我和我的家人,给众生得救造成很大的损失。我不是在给旧势力当帮凶吗?多危险哪?想到这里,我再也坐不住了。下午2点以前我开始发正念:否定那一念是真正的自我,它是思想业,是不好的观念,并清除那一念在另外空间的一切不良后果;清除旧势力的一切干扰和破坏,清除家里和自己空间场的一切阻碍众生得救的邪恶因素。2点10分电话铃响了,我听到妈妈去接电话,对答清醒。发完正念,我问妈感觉怎么样?她说她刚才突然清醒了,什么都记起来了,恢复正常了。我说是大法救了你。然后又找到“护身符”给她带上,并给她读真相资料,让她明白了诚念“大法好”能让人健康平安,这回她是真心默念“大法好”了。

通过这件事,我深感:大法弟子啊!一念之差,可以救人,也能毁人。由此我想到了许多:我们平时很多时候都不太注重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讲真相时,有时正念不强,怕别人不接受,结果效果就很差,遇到有人不接受时就想:他不信,没救了。或带着观念去想:这人可能不接受等等。却没想到炼功人是有能量的,这一念或者是一句话就可能把人定在那里,让他不能得救。

随着正法的推進,邪恶被清除得越来越少,一切都是变化的,人的思想也会变。因此,规正与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成了大法对我们完全同化法的更高的要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