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不配合邪恶,只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2006年3月30日】2005年12月17日,我们三个同修到乡下农村讲真相救度众生,被恶人举报后被仁里派出所的恶警强行绑架。我们被铐在铁栏杆上。后来我们一个个被提审,都不配合恶警。我们恳请师父加持,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黑窝中迫害大法、大法弟子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因素,恶警不断的打打骂骂的,招儿都使尽了,一个名字也没得到。

下午,恶警把我们送到永新看守所迫害我们。第二天,仁里派出所的办案人员提审我时,我恳请师父加持,让我有机会给他讲真相。我去时,一个人正在和他谈话,不一会儿,又来一个问他什么,我心中非常明白,尊敬的师父给我安排得多好,使我有时间发出强大的正念,把警察周围的一切坏东西通通除尽,“除恶只当把尘拂”(《志不退》)。他还没来得及问我,我就先说话了:“我所说的话你不能写。为了你全家人的幸福,为了你生命的永远,你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保护一个大法弟子功德无量,迫害一个大法弟子罪恶滔天,现在是你摆放自己的位置,决定你能否有未来的时刻。我的师父说:‘天倾地覆落沙尘 毒害凡世几亿人 慈悲救度知多少 中原处处添新坟’(《淘》),人不治,天治,快清醒吧,现在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江泽民一伙流氓集团,迫害好人法轮功,打死至少几千人了,用了一百多种刑罚,犯下了滔天大罪,天地不容!全世界七、八十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在学法轮功,只有中国在迫害,在反对。你不要给他当陪葬品,当替罪羊了,天还要降大瘟疫,收那些反对法轮功的人呢。”他赶快问我:“好久?”我说:“天机不可泄漏……”

当天下午管教叫我去谈话,她说:“你这么大岁数了,在我这里就要听我的话,要背监规。”我说:“你搞错了,所有修大法的都是好人,师父教我们修“真善忍”,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处处想到别人,对别人无限的宽容,慈悲,我们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来!你和法轮功相处这么多年了,你还不了解学大法的人吗?”她说你不背算了,生产要做,晚上要守夜。我理直气壮的回答:“生产一点不做。你们是无辜迫害我,我是好人,夜是不守的,我每天学法炼功,都很忙呢。”“你不听我的话,我叫人打你。”我说:“你为什么打我,我没做坏事,你叫人打我,这个业是你造的,必须承受,你知道吗?做好事得福份,做坏事要现世现报,我看你是有善心的,有良知的,你要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你有钱,要有身体才能享受,所以身体是最宝贵的。我真的为你好,快清醒吧!”

我们那个监室的姐妹都很和气,非常团结,给她们讲真相,三退保平安,她们都很诚心,很高兴,还要感谢我。我说你们不要感谢我,感谢我们的师父吧,是师父救了你们。

2006年1月13日,仁里恶警熊文和办案人员把我们三人骗到北门收教所,刚一下车,他叫老伴领劳教单。我们大法弟子无论在哪里,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全盘否定旧势力迫害我们的因素,坚决不配合。熊文气的说什么法轮功是国家定下了的×教。我就回答:“真善忍怎么会邪?‘真善忍‘的反义词‘假恶暴’是正的吗?修真、善、忍的人对国家、对家庭、对单位只有百利而无一害,现在全世界七、八十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在学法轮功,只有中国才迫害。”

在这里,每天早上八、九点钟恶警要来查班,要大家报数,我们学大法的不站队、不报数、不配合,每到这时我们就立掌发正念。他们一看叫嚷道:说了不准炼功你每天都要炼!拉的拉,打的打,骂的骂,还骂些脏话,把我拉到一起去排队。这时我就或向前,或退后,或蹲下,反正不配合。有个姓郑的警察说我,你太过份了嘛,这么大岁数了来这么久,一回队都没有站好过。有一天张所长接班,查号,他见我不排队,就抓起我的衣领往前一扔,把我甩出了一丈多远,跌在地上。其他人都吓呆了,有一个杂案女子急忙把我扶起来,问我跌坏没有,我说没事儿。这时房里气氛很紧张。没有人说话,六个警察也没有说话,我坐下就给他们讲:“大家不要为我担心,我是学法轮功的,有师父保护我,没有事,师父说世上的人都是他的亲人,那也是我们的亲人。大家千万不能反对大法。保护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就能得到美好的未来,都能得救的,只要你扭转你的观念。”张所长走到我身边说:“今后要听我们的话。”我说:“师父教我们不记过往之过,只有救人的份儿。我只走我师父安排的路。”

1月18号那天早上,三、四点钟,仁里恶警三个男的,一个女的,叫我起来,我不配合,其中一个叫熊文的就拳打脚踢的,把我们铐起来,绑架到警车上,打我们时,我们三人齐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声音很大很宏亮。师父赐给我们的发正念铲除邪恶的法宝我们走到哪就带到哪,这时我恳请师父加持,我们几人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所有黑手、烂鬼,铲除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铲除身边恶警背后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心中请师父保护我们出去救人……。

车开到绵阳新华劳教所,恶警叫老伴去体检,检查结果是“血压高”,劳教所不收,恶警熊文很不高兴,不断的骂脏话。我和老伴心里明白,师父用这办法护我们出去。车开到楠木寺女劳教所时,恶警熊文对开车的说不体检,把她直接送進去。车刚开出两三丈远,守门的问“体检没有?”他说没有,守门的说:“不行!必须体检。”司机不得不把车开出来去做体检。结果我的血压更高,220/140,恶警更急了,急忙对医生说,她血压高是坐车坐的,高这点没事。他又去找医生给我检查,结果还是那么高。他不甘心的说,走!去找医院领导。领导也不收我。是呀,大法弟子的路是师父安排,只有师父说了算。恶警气势汹汹的把我俩拉回来,又关進了收教所。后来还叫儿子交了六百元生活费。

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谢谢同修的帮助!历经一个多月的魔难,我们终于回到家,继续证实大法,救度世人。

由于文化水平低,写起来很费劲,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