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闯关 救度世人


【明慧网2005年12月10日】我是大陆一名普通的大法弟子。99年7.20以后,恶党对大法弟子灭绝人性的迫害铺天盖地而来,大法弟子被不断的打死打伤,我们的恩师也遭到无端的诽谤,为了给恩师洗冤,给大法弟子讨回公道,我毅然踏上了证实大法的路。

2000年10月我因印一套师父讲法,被恶人举报拘留15天,同时家也被抄。2001年1月我和不修炼的丈夫又被带進派出所,他们让我签字保证不修大法。我没犯法坚决不签,我对丈夫说:“我是好人,没有错,他们不理解我你应该理解我。”就这样我又被拘留15天。从此以后,我就成了市公安局、610、镇政府、派出所重点监视对象,每到节假日、敏感日派出所、街道常有人到我家来访,年迈的母亲每当看到警察就吓得不会动,有车来就说警察来抓我了,每天都在提心吊胆中度过,我的一切行踪都在警察的监视中。

2001年4月,我与姐姐、姐夫和同修再次被抓,这次是公安局、610出动了大批警察,我们分别被押在看守所、拘留所。提审我的时候,问我资料的来源和相关的人员,为了同修不被继续迫害,我拒绝回答他们的无理审问,他们就开始折磨、打我,把我胳膊卸脱臼,从后边戴上手铐,一个警察用拳头打我的太阳穴,天黑了又来了一个大个警察,進屋就问交代没有,他们说一个字也不说,这个警察上来就是一个耳光,当时脸上火辣辣的,眼冒金星,然后又站在椅子上从后边猛提手铐子,边提边问,手铐卡在肉里出了血,我忍着剧痛一个字也不说,只背《洪吟》,后来恶警又掐我脖子,整整2个小时过去了,在残酷的折磨中我昏了过去,2天以后,我终于醒了,因为伤重,上边不要,拘留了15天,后来因我拒绝签字,又被加刑10天,我74岁的母亲去看我,由于我受伤恶警不让任何人见,母亲回家后因担心过度就病倒了。

2003年5月,因为我给派出所警察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们别再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又一次被绑架到看守所,后被劳教2年。在看守所中,我绝食抗议,我给他们写信是为了救度他们,让他们知道迫害大法给自己带来的危害,让他们做一名好警察,我有什么错呢?我坚决不承认强加给我的非法判刑,我绝食第三天恶警就给我带上25斤重的脚镣子,同修因为保护我也被戴上3斤的脚镣,下午他们开始给我灌食,米糊咸得不得了,犯人们也把米糊往我的脸上、鼻子上、身上到处都抹,我忍受不了侮辱伤心的哭了,当天晚上我们就带着沉重的脚镣趴在潮湿的地上写信讲真象。为了打开环境,排除阻力,我们给看守所的全体管教都写信,不明白我们就继续写,直到他们不再阻止我们,紧接着又给市公安局、国安大队、法院、检察院、劳教所、政府、派出所都写一封信,我相信我的真诚、慈悲总有一天会让他们理解,让他们得救。

环境的开创非常艰难,那时种种的阻力压向我们,但我们没被吓倒,顶着各种压力迫害向前走着,心里总是在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向邪恶低头屈服,每天坚持讲真象、学法、炼功、发正念,有的管教看到就罚站泼冷水,有的犯人也阻止我们学法。由于赶上是“非典”时期,封闭管理,被褥、衣服不让家人送,必须在里边买,家里存的钱有限,所以我们就省吃俭用把省下来的钱用来讲真象救人,我们的大慈大悲大忍、大善终于打动了他们,脚镣带了9天被拿掉了,环境也好起来了。后来我们炼功、发正念阻力也小了,在恩师的呵护下,我们终于走过了这段艰难的路。

7月份我们被送到劳教所,進所三天恶警就逼迫我写“五书”。我坚决不写,又让我写自传,我就利用写自传的机会,写了一封信,把自己的遭遇写了出来,被洗脑的邪悟者不理解,认为我“太顽固”了。几天以后我就下车间了,从此我的自由完全被剥夺了。每天由2个人包夹,不准乱动,拉手都不行。第三天我就给大队长写信,抵制对我的非法控制,又写了一封申诉,申诉自己没有罪,对我的一切控制都是违法的,我是被冤枉的,我要为自己和蒙冤的同修讨回公道,我一定要出去。几天以后,我们的小队就乱了营,从新做了安排,24小时有人监控我,大量的邪恶压向我们,同修帮助我也受到牵连,特别来自邪悟者的压力干扰非常大,也非常难以突破。

开始我心性把握不好,流着眼泪度过一天,也非常为难,被洗脑的人就说我吃饭不干活。后来我就利用每周“小结思想汇报”写信讲真象,用笔对待被洗脑者,他们用尽一切方法阻止我,把写的真象抢去毁掉。发正念每天也象一场战争一样,他们用种种手段阻止我,阻止不了就找小队长阻止,合伙为难我,或者举报、打小报告,我因此常受到大队长的训斥。有一次早6点,我发正念,邪悟的人一次又一次把被子拽乱,说不合格,把我双脚倒立,手摁地上,我动不了,心一急,就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全大队都听到了,早上管教上班把我叫去,问怎么回事,我说他们不让我发正念。管教说,这里是劳教所有劳教所的规矩,我就说劳教所的邪恶因素多,它迫害你们也迫害我,发正念能清除邪恶。他不明白,让我在心里边发正念,不要影响别人。我说我静静的坐在那,从不影响别人,是他们干扰我,管教说好吧,明天你再发正念就告诉我,我笑着说好,管教没办法只好把我送回去。几天以后,管教下令,发现我发正念,就给班委、包长、室长每个人都罚10分。挣工分可以减刑,所以他们全都反对我。我就跟管教说,发正念是我为什么罚别人?管教说因为你发正念生产上不去,全小队三面红旗、标兵被拿掉了。我说监狱是关押犯人的地方,我们没有错,不是犯人,这里的工作不应该我们做。

虽然我在不停的讲真象,但对他们好象收效甚微,我的身体这时也出现了病业现象,头晕的一天比一天重,心脏也出现严重问题,手颤、呕吐、浑身无力,种种人心也上来了,特别想孩子。后来我静下心来学法、背法,对照大法,发现讲真象受阻都是来自于我的 “怕”心,怕他们因为我而加重他们破坏法的罪而被历史淘汰,由于这一念被邪恶钻了空子所以持续迫害我、干扰我。师父讲“人就是人,关键时刻是很难放下人的观念的,但却总要找一些借口来说服自己。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位置》)经过学法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我用纯净心发正念,我真的感觉自己就象站在天地间,我被强大的场托起来一样,他们把我抱起来,但我的正念不乱,站在窗前,把正念发完,我开心的笑了,他们也笑了。从此以后阻力小了,再发正念时,他们为我打掩护,我们也能和平相处了,只有极个别人不理解我。环境也一天比一天好起来,我又一次体会到大法的威力。

8月份,丈夫去看我,也是管教让他做我“思想工作”,说在“五书”上签字就能回家,在家炼功。我说大法弟子不做假,丈夫不理解我,很生气的走了,走前告诉我离婚,我没有动心。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一个大考场考试,我全答上了,发榜时看到自己考上了清华大学,老师告诉我回家等消息。几天以后,我就接到回家通知,在恩师的呵护下我终于走完了这段艰难的路。我也走了很多的弯路,没有恩师的呵护和同修的帮助,也就没有我的今天。2003年9月劳教所以我耳聋释放了我。我到家没几天,610两个人就到我家问我劳教所为什么释放我?现在还和谁联系?我严肃的告诉他们,大法弟子没有组织,没有联系,都是自觉的在做,凭着我们对师父的信,我们都是好人,任何人无权关押我们。

我回来后,610、公安局、政府、派出所继续监控我,与我接触的大法弟子不断出事,有的同修被迫流离失所,我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了,为了我们的未来,为了我的遭遇不再发生在同修身上,我给政府、610、公安局、派出所、国安大队等相关部门一封封的写信讲着真象救度他们,我相信善能化解一切,尤其看到明慧上写的有哪个地区受迫害,只要地址详细的,无论是哪里,我都写信讲真象。只有一念快救他们,同时也减轻大法弟子受到的迫害。

我也找有能力的同修协调做,共同写信。我们默契配合,共同努力,经过不断的讲真象、学法,同修的思想越来越开阔,每封信也很有说服力。现在路越走越宽,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忙,我们身边的百姓、周边的乡镇都能看到我们讲真象的信件。

在艰难的修炼路上,在各种压力磨难中没有压垮我,我更珍惜这千年万年不遇的万古机缘。在修炼中,我还有很多执著和不足,就因为自己的心性不高达不到师父的标准,所以从劳教所出来以后,一直没有勇气写出来,这是对法认识的不够,这是我修炼中的点点滴滴,今天写出来就是让同修帮助我,指出不当之处。有不足的地方,帮助我找出差距,促使我今后的修炼更加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