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中共外交部对苏家屯集中营事件的反应


【明慧网2006年3月31日】经过三个星期的沉默,中共外交部终于出面回应苏家屯集中营事件。

中共本能性的对曝光事件的矢口否认,已经是令人见怪不怪了,因为中共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的错误与罪责。在这场持续近七年的迫害中,那么多有名有姓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中共没有承认过其中任何一起。中共50多年对民众进行过多少迫害和杀戮,却从来没有公开认错过,甚至几十年后还在封锁真相。

中共故作姿态的参观邀请,不过是另一场荒唐的欺骗游戏。

如果人们不健忘的话,应该还记得三年前就在世界卫生组织专家抵达北京309医院前几个小时,把40多名已经确诊的萨斯病人转移到一家旅馆;在中日友好医院也有31名萨斯病人被匆匆塞进几辆救护车转移。打电话给《时代》周刊提供这一消息的女士说,中日友好医院的护士对此非常气愤,因为她们也和携带传染病毒的病人一起被关在救护车里。

2001年5月,在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黑幕广泛曝光后,中共当局邀请了五家海外媒体参观。劳教所被粉饰成了梦幻天堂,劳教犯异口同声对记者表示,他们“完全没有受到刑求”。但NBC的记者内德·柯特却看出了端倪。他说:“我又强烈感受到新刷的油漆的气味,我们参观的所有这四个地方都是刚刚粉刷的白漆。”

2005年11月25日,当联合国酷刑专员一行正在中国考查之时,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何雪健当着另一警察的面强奸了与他母亲年纪相仿的法轮功女学员刘季芝和韩玉芝。事件曝光后,由于国际压力太大,何雪健被送往保定关押。但保定公安局随后在涿州市召开会议,督促涿州市公安局专人负责,在“审判”何雪健之前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抓到韩玉芝和刘季芝等人,扬言要杀人灭口,做到死无对证,推翻此案。2006年3月初,躲避在外的刘季芝再次被北京公安和涿州610和国保队联手绑架,生死未卜。

因此,如果出现中共安排的所谓对苏家屯的参观采访,那么会发生什么?很可能发生采访前的灭口,或者受害人被转移,粉饰造假,换个地方继续犯罪。国际社会就此应当进行独立调查,调查团包括联合国官员,自由国家政府代表,独立媒体,国际人权组织以及法轮功学员,要求到苏家屯和其他劳教所、监狱进行自由的、完全不受中共监控的全面调查。但可以相信,中共决没有胆量允许这样的调查。

从对苏家屯事件的长时间沉默到中共外交部门的公开回应,反映了中共的手足无措。因为苏家屯事件在国际社会广为传播,中共再沉默也不是办法,只有硬着头皮出来“辟谣”。对苏家屯事件的否认和故作姿态的邀请,再次显露了中共的无耻。但就是这样的否认,中共也不敢登载在自己的喉舌媒体和外交网站上,害怕苏家屯罪恶的进一步传播,害怕国内百姓知道真相,可见心虚之至,欲盖弥彰。

在苏家屯事件曝光之后,中共外交部回应之前,中共匆忙通过了《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举措,是中共最高层要撇清关系,还是要用法制的幌子继续掩盖罪行?如果中共最高领导人要与苏家屯血案撇清关系,就应该彻底终止这场迫害,公布苏家屯集中营真相,清查和惩办台前幕后的各类凶手,向国际社会和中国人民做出明确彻底的交代。否则,再有多少应对,也都不过是毫无意义的作秀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