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与一千想到的


【明慧网2006年3月6日】最近听同修说,有一位老年农村女同修自《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就默默无闻的劝世人三退。无论是严冬酷暑,还是在讲真相中遇到任何干扰和压力,都动摇不了她分毫。附近的村庄她挨家挨户的讲,包括不认识的村民。到现在已经讲退了一千多人,她所在的那个村里的人全都退出邪党组织,村里的人也有几个非常固执的,但当他们知道村里许多人都退出了邪党组织之后,就主动找那位老年同修退党、退团、退队。

听到这件事情后,很受感动。从中找出了自己在做三退工作中的差距和不足。同时也促使我把自己的一点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目地是更好的把“三退”的工作做好,整体提高。尤其是那些还处在零位置的同修,赶快走出来抓紧讲清真相,在比学比修中做好“三件事”。让被毒害的世人尽快脱离邪党的精神毒害与束缚,从中解脱出来被大法所救度。

大法修炼没有任何规定、没有任何指派,松散管理。完全都是凭着自己在大法中修出的境界和心性标准以及对大法正信的坚定的心在常人社会中修炼,由于每个人对法理解的不同,修炼的路又不同,所以在修炼中的表现就各有不同。上面这个真实的故事说明了什么呢?我想这可不只是一个千位数的问题。是这位同修有一颗为众生得救度而负责的心;是她对师父对大法坚信不疑。

修炼中没有榜样,可我们却能从同修的行为中看到大法弟子所需的正念正行,从中找出差距。同是师父的弟子、同修一部大法,为什么我们自己没有那么用心呢?这个差距的拉开之大是不是说明我们在修炼中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不够,还有许多为私的心,还有保留旧势力安排的思想,甚至是试验式的做着大法的事呢?瞻前顾后、左右逢源,又不想在正法修炼中落下,又不想自己吃苦与付出。说实际点就是走形式、没有实修、没有把自己溶入法中。有的甚至还在零点上等待、观望、徘徊。只是在寻找机会表现自己、证实自己、找适合自己的事儿才能做一点。这是修炼吗?宇宙中正法也不能因为我们的不精進而一等再等。真正到了法正人间再做可能什么都晚了。

在正法修炼中始终有一些人缺乏正念。当年走到北京证实大法时,就有人说参与了政治,说我们和政府对着干,说我们攻击国家领导人。这些人不但自己不能在大法遭受迫害时走出来以身护法、证实大法,反而拉帮结伙,指责進京证实大法的弟子。就是师父后期讲法告诉我们走到北京证实大法是对的,那些人还找借口说师父的经文是假的,他们不看,也不看明慧文章。有的直到现在还没明白过来。可是那些破坏大法的特务、坏人搞的什么“第十讲”他们却能主动的接受,甚至还到处去讲、去传看。

今天《九评》的问世正在快速的清除共产邪灵,帮助世人做三退的工作。一开始就有一些同修认为参与了政治,就一直在观望中徘徊。有的在洗脑班被迫害时接受了恶人的邪恶洗脑,从而邪悟做起了破坏大法的事来。

上面这两件事,前者与后者虽然在事情和时间上不同,但是都是被邪恶操控利用破坏大法、阻碍干扰正法的邪悟者。然而由于这些人的干扰与破坏,给我们讲清真相的工作和环境带来了许多的困难和干扰。有的同修不敢走出来讲三退发九评,就连自己的亲人到现在都没有做三退,怎么能做好外人的工作呢?

当年那些有缘進京证实大法的人,因为放不下人心没能走出来;今天在清除邪恶中共,帮助世人退党保平安的正法修炼中,如果我们还不能发挥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作用,等到正法修炼结束时,那就是真正失去了被大法救度的机缘,到那时可是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我们应该都能“从零到一千”的数字中得到启示,在这最后的阶段让我们比学比修共同精進吧!抓紧救度“快讲”!

以上为个人的一点体会,如有不足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指出来,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