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海外同修比学比修找差距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5年2月12日】几个月以来海外大法弟子克服种种困难,不管严寒酷暑、冰天雪地他们一直坚持不懈在纽约曼哈顿讲清真象,他们的这种壮举使我们身处“逆境”的大陆大法弟子受到极大的鼓舞和震撼。特别是在这过程中海外同修都能够最大限度的放弃自我、圆容整体,使不明真象的曼哈顿人在急速的觉醒。

通过多次交流我们与海外同修找到了整体差距,突出表现在几方面,现把其整理出来与同修交流。

* 打开封闭增加交流、整体提高。

我们看到的是:几年来海外大法弟子经常不定期的参加各种法会、集体学法、集体交流、共同配合做证实法的事,人人在这其中都被大法熔炼着……,在矛盾中找自己不断的修正自我,遇到问题不绕开走,不断提高整体配合的意识,大法的威力时时都能体现出来。

反观我们自身在大陆邪恶的环境中,在五年多邪恶至极的迫害当中我们一直坚定维护法,并利用各种方式向世人讲清真象。在巨难中走过来的大法弟子,人人对法都有了自己的一定认识和理解,每个大法弟子都在各自的环境中起到了证实法的巨大作用。但却因为大陆环境的特殊性,大法弟子间整体封闭,缺乏沟通、交流,使得我们失去了整体修炼的环境,人为的造成了许多间隔,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有机的整体,使得邪恶迫害依然猖獗,讲真象也存在一定的死角和空白区。

我们通过交流逐渐认识到:修炼的环境对修炼人来讲也很主要,在这里我们能看到不足,找到差距。几年来邪恶尽一切所能造成一种恐怖的环境,间隔大法弟子使我们不能形成整体修炼环境,不能在证实法中整体配合协调一致。

2004年11月,我们突破重重阻力来到吉林省某县一农村,在那里我们和当地几十名农村大法弟子召开了自1999年7.20以来的第一次法会。当时主要交流的内容是:如何揭露邪恶,如何在正法修炼中找自己,如何增加整体意识,如何帮助同修走出来,利用各种方式使大法的真象让每一个世人知道等。

两个月后我们得知,那次参加法会的大法弟子不但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还帮助更多的在家同修走出来。他们还到本县一个最偏僻的乡,那里狼、蛇出没,交通不便,县里派去该乡任职的干部谁都不愿意去,这个乡有的村民连汽车都没见过,更不要说了解大法的真象了,该乡同修连明慧周刊都看不到。那次参加法会的几个农村大法弟子和当地同修不断交流,并给他们送去了大法真象资料,还和他们整体配合,一夜之间上千张真象光盘、几百本真象小册子、和其他大法真象资料撒遍各村屯,无数村民开始得闻了大法的真象,也带动了当地大法弟子走出来参与证实法。

象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我地区现已有部分大法弟子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清醒、理智的三三两两的组建起了一些学法小组。

* 坚定维护法永远是大法弟子的责任。

目前大陆还有许多坚定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遭受邪恶残酷迫害,我们一直在努力的营救他们。可是在这过程当中也暴露出了许多问题:没有持之以恒同时掺杂着人心、人情营救同修;有时还强调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是有执著、有漏,而忽略了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没有把他们的事当做自己的事,法理不清、没有把营救同修、反迫害救众生当成是坚定维护法的一部分。

我周边地区有一迫害非常严重的城市,资料点坚定的大法弟子先后被邪恶抓捕判重刑,当地同修在这其中没有把同修的被迫害当成是对大法整体的迫害,并采取相应的整体营救措施,而是陷入到他们是否有执著、有漏才被迫害的争论当中,而没有在这过程中找自己,利用这件事把该讲的真象讲到位,从而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救度更多的世人。这样做的结果使得当地迫害更为严重,资料点一个接一个的被破坏,坚定的大法弟子几乎都被邪恶迫害,给当地正法工作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还有一地区几处资料点同时被邪恶破坏,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绑架,为营救同修当地大法弟子制作各种真象资料、不干胶散发。但在营救过程当中,产生了分别心,大家认为“重要的”就全力营救,“不重要的”就一语带过。这样做的结果反而给邪恶迫害授以借口……

我们通过学法交流认识到: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即使有执著、有漏,那也不应该成为邪恶迫害的借口,而应是主动在大法中修去的。当同修被迫害时,我们的第一念首先是正念加持同修,因为对任何一个同修的迫害其实都是对大法整体的迫害。当我们认识到这一点时,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们做多少都不会有丝毫怨言。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因长期在邪恶的环境中遭受迫害仍坚定修炼,这一点也是难能可贵的,在外面的大法弟子如果站在整体上考虑,就不会为他们仍存在的执著表现所动,更不会为任何外部环境所动,因为一如既往的营救同修,坚定维护大法永远是大法弟子的责任。

* 同修之间要有熔化钢铁般的善心

由于大陆的环境的邪恶和复杂,至今仍有一些同修没有走出来,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一个不落的“回家”才是师父的本愿,这样就需要我们同修之间互相帮助、互相提醒、在法上认识法,共同走出来做证实大法的事。

有一得法较早、曾在大陆亲自参加过师父学习班的大法弟子,他在一工厂一直担任厂长职务,在迫害镇压之前也做过许多洪法的事,但7.20镇压开始后,他迫于压力就不炼了。他身边有一老年大法弟子,五年多来一直默默的给他送每次师父的讲法和经文,而他每次看完后也没有什么太大反应。周围的其他大法弟子都劝那位老年大法弟子,不要再给他送经文了,免得耽误时间做证实法的事。而这位老年大法弟子却想:那位厂长得法较早,又参加过师父的学习班,如失去这万古机缘就太可惜了。她不顾周围人的劝阻,五年多来不管这位厂长的态度如何,都坚持给他送师父经文并多次和他交流。

2004年年末,这位厂长不但再次走入修炼,还主动出钱出车和当地其他大法弟子一同到某劳教所要人。2005年1月这位厂长还拿出了许多钱物资助遗孤和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他这样做不但带动了当地其他同修走出来证实法,还使当地许多世人明白了大法的真象。

还有一位1997年得法的女大法弟子,7.20镇压开始后,她迫于压力就不炼了。当地大法弟子多次找到她,给她送师父的经文,但她却一直没有走出来。

前一段时间她到吉林某地的一个亲属家,在那里她认识了一位60多岁的老年大法弟子。60多岁的老人知道了她的情况后,没有指责而是鼓励她,并多次和她共同学法,她才逐渐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并和她一起去做大法的真象资料。一开始她根本不敢去做真象资料,60多岁的老人就手把手带她,第一张真象资料老人让她贴到了自己家的门上…… 接着又带她挨家挨户送资料、逢人讲真象。她开始真正的走出来了,但还有些怕心,有时到很远的农村把真象资料扔到院子里回头就跑。60多岁的老人看到这种情况没有着急埋怨她,而是自己一次又一次到她发过真象资料的地方,把大法资料重新放好。

接着又和她一起学法,并告诉她:大法真象资料来之不易,发放过程中首先自己要先看真象资料的内容,并根据讲真象对象的不同选择资料。方圆百里住户60多岁的老人没有不知道情况的,哪家有影碟机,哪家有几口人她都熟记在心。但她却多次鼓励这位大法弟子独立讲真象、救世人。经过60多岁老人的耐心帮助,这位大法弟子真正感受到了老人熔化钢铁般的善心。发自内心的对老人说:从你的身上我看到了慈悲的力量,我不光要自己走出来,还要使更多的人明白真象。后来这位大法弟子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不但自己讲真象,还带动周围许多的过去不敢走出来的同修共同讲真象。

对照自己我们有时在帮助同修时还存在着人的想法,认为付出总要有回报,当达不到我们期望的立竿见影的效果时就心灰意冷,做而不求才是我们修炼中的标准。表面上有些事情看起来好象是在帮助同修,其实我们个人的修炼提高也是时刻贯穿在其中的。

* 摆正基点、修正自我、不断增强整体意识、主动同化大法

不管在哪里,在什么地方都有许多坚定的、精進的大法弟子,在个人修炼、证实法中都做得很好。邪恶猖獗遭受迫害严重的地区,大家在一起交流的话题大都是个人如何坚定修炼,个人如何讲真象,个人如何破除磨难…… 而不能更多想到别人,突出表现是:整个地区同修之间封闭很严重,缺乏交流环境,信息渠道不畅通,大法弟子遭受迫害后不能立即上网曝光,更不能很快的使每个大法弟子知道情况并正念加持,也谈不上整体营救同修,师父的讲法和经文及明慧周刊很长时间才能传到学员手里。

大家在一起共同在研究做证实法的事时,都在强调自己的做法,都在要求别人配合自己。出现问题向外找,对当地出现的一些问题和情况,大家各持己见,都期待着出现一个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协调人、资料点的同修,想办法立即解决“问题”,但却忽视了每个人都修炼提高在其中。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每个人都有责任和义务共同做好大法的事,每个人都应本着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为自己负责这样一个态度,共同承担大法的工作,而不是把问题、矛盾推给少数的几个大法弟子。

我们看到周边配合稍微好一点的地区,大家在一起交流的主要内容是:除了不断修正自己以外,更多的话题是——如何放下自我使更多的同修走出来,如何更好的配合整体,如何更好的营救同修,如何更好的互相配合讲清真象等。尽管有时同修在证实法中有各自不同的想法,但都能够摆正基点,把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而不是过多的强调自我。对师父的每次讲法、评注、明慧编辑部的每篇文章大家认真学习领会,如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五年大陆法会交流、提供演示酷刑展图片、收集遗孤资料等,大家整体配合分工有序,整体上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当地正法环境相对来讲比较稳定。

其实只要是大法弟子,不管是做什么大法工作的,大法的标准对我们每个修炼人都是一样的。我们只有在各自的环境中向内找不断修正自我,同修之间比学比修找差距,增强整体配合意识,真正的把别人的事当成自己的事,这样才能逐渐的同化新宇宙的标准,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

以上为个人一点认识,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