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明慧网2006年3月7日】正法修炼,越最后越精進,这是师尊给我们的鼓励和要求,在过去的一年里,越来越感到同修之间,形成整体的重要,能及时破除邪恶对我们的迫害,及时修自己,向内找才能越来越达到符合不同层次大法对自己的要求。

一、形成整体,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我们地区老年同修多,这一年中有好几个人都出现了被“病业”迫害的魔难,给证实法带来了许多困难。

今年过年时,有一同修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我们几个同修知道后,来到她家,看到同修被迫害得走路都很困难,我们几个同修共同发正念,清除她空间场及另外空间迫害同修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及共产邪党在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帮助她查找、分析,哪里出现了漏洞被邪恶钻空子,及时修正,回家后,继续帮助同修发正念。一周以后,同修就恢复正常了。

后来又有几个同修不同程度的“病业”,我们及时形成整体,一次比一次好,否定了这些迫害,同时看到了整体配合的力量和师尊的慈悲呵护。

邪恶还会利用我们的漏,以各种形式在同修之间制造矛盾,离间同修,不让我们多交流,达到迫害我们的目地。有两个同修,开始因为有矛盾,到后来互不来往,别的同修看到,也劝过她们应该以法为重。但她们各自的执著放不下(面子),互不相让,以至造成其中一同修被病业迫害的不能下地行动,家务全都不能做了,不修炼的女儿回来侍候她。

我针对这事和另一同修交流:如果我们不把自己的感受看的太重,互相体谅,宽容对待同修的过错,可能同修就不会被迫害那么长时间了,你们经常交往,形成整体,邪恶就不敢迫害,真的不能被表面的是是非非所干扰,以致被邪恶迫害,还不自知呢。

现在她俩都能在法上认识,都提高了,还能经常在一起学法了。

二、帮助邪悟的人走回来

我以前不愿意和邪悟的人说话,不愿听她们那歪理邪说。几个月前,在同修家我遇到一个邪悟的人,通过交谈中,发现这些邪悟的人之所以走歪,是因为她们学法少,还有怕心,或观念偏激。

在交谈中,让我看到了自己的许多不足,人心容易被带动了,不够祥和,关键的一点是我们对他们好的那颗心不够纯净,所以讲真相的效果就不好。

这使我想起师父的话:“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经文《清醒》)。我真的没有做到。这次经历使我体悟到师父太慈悲了。

后来我敢于接近邪悟的人,给他们讲我在法中的体会和对修炼的理解。一次其中有一个曾经邪悟的人说,听你说得也挺有道理,那他们说的也有道理,我不知道谁说的对了。我就和她说:那你就回家多学法,你就知道谁是对的了。

三、智慧对家人讲真相

我修炼七年了,我丈夫在我修炼后变化很大。前几个月我问他,你说炼法轮功的人怎么样?他说都很善良。他以前是从没说过这话的。

我刚修炼的时候,丈夫看到我看书就生气,他在家时,我不能听师尊讲法,问他为什么,他说听了受不了,后来我坚持要听,他也只好说:等我走了再听吧。我想这是旧势力的安排,所谓的为我提高。

由于受无神论的教育,不信神的思想在丈夫的头脑里根深蒂固,跟他讲神,他根本不相信。但我发现,他爱听一些常人中的道理,如女人应如何对男人好,对孩子如何教育,男女的责任和义务。因为现在的人由于受党文化的毒害,已经不懂得如何做人,记得《正见周刊》里有一篇文章讲夫妻之间怎样才是真正的平等,男人是田里的主要劳动力,要干很多的活,辛苦一年面朝黄土背朝天,汗流浃背,一年的收成只勉强维持生活,女人应该疼爱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人只有听神的话,才能真正的幸福生活。

丈夫有一个朋友,两口子经常吵架,谁也不让谁,女的在外面赚钱,心里不平衡,男的在家里很苦闷,心理压力很大,好象女人有能耐,男人的心里自责,觉得自己活的不象个男人,经常喝酒,喝多了就吵架,矛盾日益加大。

丈夫回来跟我说这事,我问他:我们为什么没有这样的矛盾呢,是因为我修大法,我们都是有福份的,生活得比较安定。我从不指责你,而你是一个非常有责任感的人,没有怨言地为这个家奔忙,咱们赚钱,多了多花,少了少花,从不怨这怨那,怨别人时首先找自己的毛病,在家庭中很多矛盾是因为钱和家务,在干家务上我从没要求过你干这干那。师父教导我们,在一个家里男人就得象一个男人样,女人要象个女人样,男人就应该有责任,女人跟你结婚了,她把一生都给你了,男人就应该对她负责任,女人得温柔,知书达理,处处为别人着想,抚养孩子,这个家就会过好。我丈夫对这点非常接受。

我丈夫现在真的变了,和以前不一样,有一次和朋友吃饭,我也在场,他的朋友对我不理解,说了不太中听的话。丈夫却说,“我可是跟她受益了,我媳妇经常告诉我要做好事,我开出租车把一个找不着家的老太太送回家,打车费得50元,我一分没要,别人落在车上的手机和钱如数归还,把别人的孩子送回家,我感觉非常好。”也是因为他重德行善,他以前跑出租车效益不好,明白真相后收入比较稳定。

以前我丈夫可不是这样,他曾有两次向我提出离婚,第一次在2000年,我去北京上访,回来被送往拘留所时,他让我写决裂书,我不干,他哭了很长时间,我还没写,他绝望的说:今天办不了手续,等过几天,我去办手续(离婚)。我当时放下情,非常平静的说:“随你吧。”后来他也没去办手续。

第二次是2002年时,我被“疥疮病业”迫害很严重时,丈夫又和我提出离婚,当时我的想法是离就离吧,丈夫的毛病也很多,“情”真是靠不住的东西。但他的父母坚决反对离婚,他们说为了孩子。他的父母对我也很好,只是因为我出现的“病业”状态,他们很不理解。其实是我那时没有做好,都是人的想法,不在法上,怪不得迫害的那么严重。所以那段时间丈夫经常喝酒、赌钱,精神也承受很大压力。3个多月后,我认真学法,多发正念,慢慢的好起来了。现在想来,如果那时离婚,该有多大的损失呀。随着修炼步入最后阶段,师父也讲了婚姻只有一次,以后的人不能离婚,这是我的理解,我们修炼的人碰到什么样的人,那都是你要面对的,丈夫的什么不好的地方,我看到了,我就要向内找,肯定是我存在什么问题,或是需要提高的地方,逃避不是办法,要真正的提高上来。

四、讲真相 劝三退

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以后,我们知道,正法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刚刚开始劝三退时,感到很吃力,因为受党文化毒害太深了,《九评》第一遍看得相当艰难。《国际歌》经常浮现在脑海中,没修炼前,受无神论的毒害,也认为没有神,非常喜欢《国际歌》的那散发着斗的思想和谁都不依靠的气概,现在想来,真是可笑。

刚开始,我讲了三退就讲不了大法真相,讲大法真相就讲不了三退,总是脱节。看了几遍《九评》后,逐渐会讲了,并将自己思想中党文化的东西逐渐去除,比如上学时经常要求背诵的党魁诗词、党文化的歌曲、文章段落等一出现在脑中,就在发正念时针对性清除。

我发现,在讲三退中,同意退出的陌生人多,熟人少,给熟人讲时,有人一听退党就暴跳如雷。我后来才明白是我没太重视发正念,清除对方背后的共产邪灵,是背后的共产邪灵受不了了,是我对熟人还有情在,认为没什么危险,没太重视发正念,这是效果不好的主要原因。而在给陌生人讲三退时,重视发正念,效果就好多了。

五、神在人中的一点体会

一天我在看VCD真相光盘,当放到中间的时候,忽然在我脑海中出现了两个字“无碟”,电视画面一下就没有了。我马上想这是不对的,于是赶快对这个光盘发正念,清除光盘背后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我对光盘说:你是在正法中应该留下的生命要发挥你的作用,你要是“无碟”,就要被销毁了。我发完正念后再放这个光盘时,图象又出现了。

这个过程,我体会到,我们大法弟子正的一念真是体现了神的一面,人能有那么大的威力吗?

由于时间的关系和写作水平有限,不能把自己更多的修炼体会表达出来,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