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生命为证实大法而存在


【明慧网2006年3月7日】我是1998年6月得法的弟子,在修炼岁月里,自己从一个完全被后天观念变异了愚昧无知的人,变成了一个道德高尚,正念正行,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些年来经历了多少放下人心,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事例。同时也有在修炼路上跌倒了又从新爬起来的教训。

99年7.20大法被诬陷,铺天盖地的邪恶,有一种天塌地陷的感觉。但我内心信师信法,每天在家学师父的《转法轮》及其他讲法、到2001年自己读《转法轮》近300遍。以后又转入抄法,一笔一划、工工整整抄了差一讲半8遍的《转法轮》及《卷二》和师父在国外的两部讲法。在学法比较扎实的基础上,随着正法的進程,我开始投入讲真相,救度众生中。

记的有一次我和另一个功友去大连教师大厦做真相,32层的大楼2栋,我们上到最顶一层,每一户都往门缝里送,这样在外观上看不出来,第一栋做完后,又去第二栋做,做到18层时,被下班的女教师发现了,当时我心很沉稳,没有任何怕心,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又做了2 层楼,这时碰到一个坐电梯要往下走的人,当时他虽然没看清我们在做什么,但此时我的脑子里打出一念,今晚不做了,就到此撤吧。这正是慈悲的师父又在点化我们,叫我们快走。这时我们就坐电梯往下走。电梯到8楼又上来一个人,此时电梯里共有4个人,等电梯到一楼门一打开,警车正对着门口,警灯还在急速的转着,2个戴黄色110袖标的警察正气势汹汹的站在电梯门口,身边还有2个保安,他们進到电梯里,上下打量着我、审视着我。这时我身上还有一些没发完的资料,此时师父的法打到我的脑海中,发出正念,定住他们,什么事也没有。越是到关键时刻越是要理智、智慧。我马上和另一同修谈笑风生。此时我心静如水,目不斜视,好象警察根本就不存在,一边唠着磕,一边走出电梯。在教师大厦,到通往对面车站的100多米的空旷的大马路上,我们一直发着正念,请师尊加持。镇静自若的通过保安岗亭后,立即汇入夜间的人流中。在师尊的呵护下,终于正念正行、有惊无险的闯了过来。

还有一次,我们同修四人准备到市内四区喷标语。我们提前准备好了油漆和条幅模具。在市内四区的一些醒目的地方喷上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2米多长的标语。白墙红字,非常壮观。喷了一段时间,被巡逻的警察发现。它紧紧的跟在我的后面,当我回头的时候,借着月光,我看到他身上穿着警察的服装,“警察”二字映入我眼帘。,此时,我非常清醒,不慌不忙、正念正行,靠法的强大威力,顺利的甩掉了他,避免了此人对大法犯罪。我们又继续前行。那一夜,我们喷了几十幅标语,用了4小桶油漆。最后,我们把用过的手套、油漆桶,装在了一个塑料袋里,扔到了一个公用垃圾桶旁。自从那天开始,警察就在那一带蹲坑,企图抓捕喷油漆的大法弟子,蹲了大约有半个月的时间。

2001年初,我市有一位同修在市教养院被迫害致死。这位同修曾经和我们在一起学法、炼功。当听到这一消息的时候,我非常的难过,如万箭穿心。回想起和该同修在一起学法、炼功、洪法的情景,她的音容笑貌依稀可见,我泪如雨下。同时,我更加看清了江氏集团的无耻、卑鄙。那天,我们做了许多A3大小的公告,把这件事情披露出来。当天晚上,我熬了一小桶糨糊,找了一个毛刷,出去张贴公告。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去世的同修说句公道话。此时那种悲壮的责任感、使命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我首先来到该同修家的楼下,她家住在十几层的高楼上,并排两栋。我看到她家的楼下,停满了警车、监控车。有的普通车里也有3、4人坐着,一片红色恐怖气氛。我随即進入她家旁边的楼,坐电梯上去,从上往下在电梯门口贴公告。最后在一楼的电梯门口工工整整的贴了一张公告,然后泰然自若的从警车旁走过,来到该同修家附近的楼群,边走边做,一直做到附近的派出所。这时我手里还有最后一张公告,看到派出所的门前有两辆警车,又见马路上,有好多人在烧纸。此时,我想起来今天是农历的小年。这时,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把最后一张公告贴到警车上!正告它们不要乱杀无辜,从而唤起他们泯灭的良知,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我拿起了毛刷,厚厚的糨糊把这张公告粘的结结实实的贴在警车的后玻璃窗上。我扔掉了毛刷和糨糊桶,异常轻松的往家走。回家的路上那种压抑、悲壮的心情似乎减轻了许多,觉得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

在揭露邪恶的日子里,我在助师正法的过程中,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在单位、家庭、及亲朋好友之间都圆容的很好。在那些日子里,洒脱自如,轻松愉快的感觉无以言表。我时时牢记自己是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不敢有半点懈怠。并且我经常留意网上有什么好的办法讲真相,经常借鉴同修好的方法。有一次,我们把4—5米长的大条幅挂在市委的广场上的建筑物上,有时把大条幅挂在立交桥上,持续挂到中午,我们还经常做一些小条幅,各种颜色的,把几个小条幅联结在一起,一头拴着钉子,甩到树上和各种合适的地方,让它们随风飘扬。我们就是要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证实着大法,把大法的美好展现给世人,救度着众生。

记得有一天,我在凌晨3点钟起床,夜里下了一场大雪,足有一尺厚,整个世界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马路上一个人也没有,静静的。我就象置身于新的宇宙中一样,那种正念、坦荡、纯正的心态。在我的心中邪恶根本就不存在,一切都为我所用,大法弟子那种自豪、幸福感无与伦比。这时,我把准备好的3——4条为一组的各色条幅,用力甩在树杈上,那天早上我大约走了十里的路,并在街道上、公交车线路等,甩了30——40组条幅。此时,天色已见亮,我在人们酣睡的梦中悄悄的返回,整理一下就上班了。当班车经过那一段路时,每隔30——40米就看到树枝上有五颜六色的条幅。朝霞映照着挂在树枝上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等条幅在迎风摆动着,似乎在向我招手致谢。因树枝上的枝枝杈杈又顶端够不着,没有工具还不行,保留的时间就相对的长,我家楼下树上的条幅保留了三天。那时我睡很少的觉,有时下半夜打个摩托车装上300—400份真相资料到附近的郊区,2—3个小时全部做完,浑身充满了活力,脚下生风。回来后,收拾一下上班,啥事也不耽误。

但是,后来有一段时间我被邪恶迫害到马三家,曾经走过一段弯路,十分痛苦,就象小刀在心脏上一刀一刀的割,然后再撒上盐。更有一种“马三家”象野兽一样吞噬你的肉体,遍体鳞伤的感觉。那是一种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感觉。但大法已深深扎在我的心中,溶在我血液的每个细胞中,通过不断的背法看新经文、不断发正念,终于在那里写了严正声明,从此以后,我又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大法弟子。在邪恶的魔窟,“大法弟子”这一称号对于我们来说是无比光荣和自豪的。一年后,我终于堂堂正正的闯出了马三家。回来后,我抓紧学法,看《明慧周刊》,我要把这几年的损失补回来。对于单位领导、同志讲迫害真相,全盘否定邪恶的“610”,及单位领导的迫害。发“九评”、做“三退”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信师信法,越来越感到坚定正念的巨大威力。

最近有一件正念正行的事对我的感触颇深:今年9月30日下午,市级各大医院除了值班的人员,基本上都放假了。下午1点多钟,我脑海里突然打出了一个念头,要给某医院的一个主任送“九评”及相关资料。就打电话给她。她说:“有什么事情节后再办吧。我们已经下班了,封条都拿到手了。”这时,我想:不行,一定要叫她在放假以前拿到。不管她在哪,我一定会碰到她的。就是她走了,也得回来。今天这件事定死了,必成!我立即坐车就赶了过去。到那一打听,值班大夫说:“她下班了,刚走不一会。”我赶到医院的门口张望,没有看到。此时,我手拿着真相资料在想:“师父我错了吗?明知道马上就要走人,我还是要来,是我执著了吗?但我马上意识到:我这是做最正的事没有错,不行,我还要回去,再一次过去看看。就在这时,我听到门口有人在喊:“谁找王主任,她回来了。”原来她是去游泳,忘记带东西了。此时,我感到了师父的慈悲,心里默默的念着:谢谢师父!我把“九评”及资料送给她让她好好珍惜,她接了过去,并对我道了谢。

在修炼的路上,我们经过了风风雨雨也经过了惊涛骇浪,我的体会是:当你把自己置身于大法中,当你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就有惊无险,就是风和日丽!无尽的语言汇集成一句话:感谢师尊!感谢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