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精神酷刑与虐杀(下)

【明慧网2006年3月9日】“实际上,对法轮功学员所谓100%的转化,就是迫使每个修炼者在放弃信仰和承受无限升级的残酷迫害之间作选择。对坚定的信仰者而言,放弃信仰意味着精神死亡,而承受无限升级的残酷迫害最终很可能导致肉体死亡。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中共及其江氏集团都是在蓄意灭绝法轮功修炼群体。”——作者

(明慧记者荷雨综合报道)(接前文)

三、精神迫害的硬手段

为欺骗舆论,中共当局斥巨资兴建了专供外界参观用的“花园式”监狱和劳教所,并大肆宣传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如“春风化雨”。然而事实上,为了达到所谓“转化率”指标,中共采取了令人发指的暴力迫害、酷刑摧残以至肉体消灭。

*  熬鹰:

美国哈佛医学院精神科学教授J. Allan Hobson在《睡眠》一书中说:“人若5到10天没有睡眠,大脑会失去各方面的功能,人会变得疯狂和愚蠢,亦会由信任变为偏执,由理性变为不理性,并且开始产生幻听和幻觉。”“剥夺睡眠可导致一个爱国主义者否定他的国家和理想,并且签署显然违背个人信念的宣言,甚至参加他一向反对的政治活动。”

北京新安劳教所的警察对法轮功学员说:“我们就是用对付间谍的办法使你精神崩溃后转化”。

为逼迫山东德州市优秀教师李德善放弃修炼法轮功,山东王村劳教所的警察将他双手双脚分别铐在两张铁床上,然后用力向两个方向拉,人如五马分尸般痛苦;将他施以酷刑“半飞”:将两手拉平铐在铁架床上,身体半架空,只能脚尖点地,一铐就是半个月;用高压电棍电击;被“熬鹰”长达半年,每天只许睡一、两个小时,稍有合眼便遭毒打……在被折磨的神志不清的情形下,警察将诬蔑法轮功的话让李德善学念,并用录音机录下来,然后让他稍事休息,等他清醒后,再当众播放给他听,以摧残其心灵。李德善不承认,恶警就又重复这样的摧残……就这样,一次次从酷刑折磨的神志不清中清醒过来后,他又艰难而顽强地选择坚守信仰,直至被夺去生命。

八旬老人,甘肃地矿局退休女职工罗清疏,被兰州市龚家湾法制培训学校长时间吊铐,逼写“三书”,腿肿得皮肤明光发亮,连穿着的线裤都脱不下,腿打不了弯,大、小腿的皮肉裂很深很长的口子;手心都肿得圆圆的,手指打不了弯。最长的一次被12昼夜吊铐着不许睡觉,直到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才放下。其间还被恶警祁某拼命打耳光,打得口鼻流血,脸肿得很高。祁某叫嚣:“你不听共产党的,不‘转化’,我要吊你十次、百次,剥你的皮,抽你的筋。”

2003年11月,邯郸法轮功学员李明涛因不放弃信仰被关押在石家庄北郊监狱的小黑屋里,被昼夜“熬鹰”、折磨毒打。监狱教育处的警察“开导”他:“你不要再固执了,都已经進了监狱还怎么修炼?不写保证,你要知道这可是强制改造机关!”李明涛仍然坚持“我们修炼大法做好人绝对没有错”,警察赵军就残忍地将铁钉钉進李明涛的指甲缝中,半年多后李明涛被钉的手指仍在化脓、溃烂。

北京司法行政网曾报道北京女子劳教所四大队队长李继荣“转化”法轮功学员杜某的情况,在描述李继荣如何实施“转化”时写道:“经过16天夜以继日连续工作,杜写出了决裂书……”。

广州东山区法制教育学校,每天用震耳欲聋的高音喇叭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進行24小时诽谤法轮功广播,不让学员睡觉。

……

*  酷刑

大量证据表明,从劳教所、看守所、监狱、精神病院、戒毒所到洗脑班,无一例外地广泛使用令人发指的酷刑。超过100种集古今中外于大成的酷刑被用以残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民众:

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电击口腔、头、面部、胸、乳房、阴部等);形形色色的手铐、脚镣、吊刑;形形色色的棍、棒、鞭打(橡胶棍、狼牙棒、皮鞭、铜丝鞭、钢筋条、荆条等);竹签、铁钉钉指甲、穿骨、铁钳子拧肉;惩罚性灌食(用粗塑料管灌辣椒水、浓盐水、大粪);冬天全身浇凉水、脱衣服在室外冷冻,数伏炎夏在太阳下曝晒,火烙;不让大小便;地牢、水牢、老虎凳、死人床、坐板、蹲小号、坐铁椅子;强奸、轮奸、性虐待女学员……


吊刑与电棍电击(酷刑演示图)


“五马分尸”(酷刑演示图)

广东三水劳教所为强制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采用了“五马分尸”:铐住学员的四肢拼命向外拉。2003年1月2日,劳教所狱警张武军把黄柱峰的双手用手铐扣住,指挥犯人一齐用力往外拉。黄的肩膀被拉脱臼,两手血肉模糊,28天后手臂肌肉萎缩。

以下是爱尔兰三圣学院的赵明自述在北京团河劳教所的经历:

“……他们先两天不让我睡觉,胁迫我‘转化’。我拒绝后,他们把我脚,腿,上身,手臂,分别绑在床板上,头也被用一道绳子从嘴里跨过绑住。……他们至少同时用了六根几万伏的高压电棍对我全身進行电击。

我的身体在剧烈地跳动、痉挛、剧痛,呼吸急促,嗓子冒火。开始他们还不时停下来,让我对痛楚保持敏锐,并继续胁迫我签字接受‘转化’。恶警刘国玺两手各持一根电棍,动作极为熟练地贴着我的胸部转着圈移动。我满耳都是密集的‘啪啪啪啪’的电火花声,房间里的空气充斥着皮肉的焦糊味,每个空气的微粒里都胀满着暴力和邪恶……

后来他们没再停下,在这种巨大的肉体和精神刺激下,我简直无法再保持清醒和理智了,直到我同意‘转化’。”

在长春净月潭的净月山上的秘密刑房,法轮功学员张致奎被扒光衣服,双手被铐在背后坐老虎凳,他戴着手铐的双手一次次被恶警从背后翻到身前,骨头喀嚓作响断裂,被铐住的脚腕因痛苦挣扎被磨得露出了骨头和筋。恶警用烟头和蜡烛将他整个后背烧焦,然后浇上蜡油,将他折磨得体无完肤。在电击其生殖器仍不能令他妥协时,恶警用铁棍砸碎了他的小便头……。绿园区医院CT科医生、34岁的刘海波被恶警用最长的电棍从肛门一直插进去电击内脏,直至被电死……。在这里,被酷刑逼“转化”害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23位。


火烧炮烙(酷刑示意图)


老虎凳 (酷刑示意图)

王玉环,一个平和的60岁的老人,就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六年内被长春警方非法关押、劳教过九次。她曾被按在老虎凳上“住”了三天两宿,被每隔五分钟上一次大刑,一次次昏死之后,被恶警用滚烫的开水或冰凉的冷水浇醒后继续受刑;被用电棍电击头、脸致焦糊;被用烟头烧烤眼睛,用细竹棍插双耳致失聪……更令人发指的是,恶警竟将母亲辈的王玉环其他法轮功女学员扒得一丝不挂,成大字型绑在硬木板上达26天,受尽侮辱。

杨光,在2000年1月至2002年3月的两年间,受到了长春公安局一处梁处长及手下恶警的“车轮战”式的酷刑摧残,被电棍电、坐老虎凳、穿约束衣、上大挂、塑料袋蒙头窒息、强行灌酒等等。其左耳被打聋,手臂失去功能,下身瘫痪。后被非法判刑15年,被抬进吉林监狱的老残监狱,关在终年不见阳光的“裸体区”,下身常年被禁穿裤子,生活在肮脏的屎尿中……。

大连的常学霞,一位非常文静的姑娘,2003年1月被关入大连教养院再次进行强制“转化”。恶警大队长万雅琳命令、指使刑事犯将她一丝不挂地脱光衣服后吊起来,不分头脚地对其拳打脚踢,掐乳头,揪阴毛,用刷鞋的大刷子疯狂地捅刷其阴道……。女学员王丽君也曾3次被恶徒用粗绳在下身处来回搓拉;被用折断拖把杆的带刺的一头捅阴道,造成大出血,小腹和阴部肿得象放了一个球……。毫无人性的恶徒对未婚女学员也动用这种酷刑!


鞋刷捅刷下身(酷刑演示图)

……

这令人窒息的折磨,超越了人类的想象和任何一种语言所能表达再现的极限。100%的“转化率”的要求实际上就是迫使每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在放弃信仰和承受无限升级的迫害之间作选择。对坚定的信仰者而言,放弃信仰意味着精神死亡,而承受无限升级的迫害很可能导致肉体死亡。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中共江氏集团都是在蓄意灭绝法轮功修炼群体。

*  药物残害

在精神迫害的软手段和肉体酷刑都不能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目的时,直接用药物摧毁人体神经系统,令学员精神失常、错乱,甚至成为植物人——这是中共及其江氏集团精神迫害、虐杀政策的极致。

据“追查国际”和“中国精神卫生观察”组织的联合追踪调查显示,用精神病治疗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遍布全国23个省市自治区,大多数精神病医院(科)都被迫违背医德与人伦参与了这类迫害。接受调查的多数医生明确表示,他们明知道这些法轮功学员是正常人,还大量使用对他们有严重毒害作用药物,他们说这是政治任务,不做就得下岗。可见,这是一个有计划、自上而下系统安排、实施的政策。在明慧网上检索出的相关报道就有近千篇,被用有毒药物摧残致疯、致残、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难计其数。

黑龙江佳木斯的吴春龙,曾患严重风湿性关节炎不能行走,修炼后他才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法轮功被诽谤迫害后,吴春龙凭良心两次進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遭到灭绝人性的迫害。为逼他放弃“真善忍”信仰,佳木斯劳教所刘洪光、杨春龙等恶警对其施以酷刑、连坐“老虎凳”7天,后来给他强灌不明药物。几天后,吴春龙大小便失禁,膝盖以上至腰部瘫痪,无知觉,腿不能动,头脑迟钝,后来完全丧失记忆和思维能力,没有任何表情和反应,全身肌肉萎缩,整个人瘦得皮包骨头。2005年4月30日,吴春龙生命垂危,恶警还向其这几年来已被敲诈了近两万元的吴春龙的家人勒索后才放人。2005年8月20日,吴春龙去世,年仅30岁。


被迫害前的吴春龙


去世前一周骨瘦如柴的吴春龙

38岁的原山东平度市现河公园职工张付珍,2001年被绑架关入山东平度洗脑班。“610”警察把张付珍扒光衣服、剃光头发,成“大”字形长时间绑在“死人床”上,大小便都在床上,折磨侮辱她。最后警察给始终不放弃信仰的张付珍打了毒针,据目击者透露,打完针后,她痛苦得就象疯了一样,最后她在床上挣扎着死去……。整个过程“610”的大小官员都在现场观看。

这是发生在江苏徐州精神病院的一幕:“医护”人员把精神完全正常的法轮功学员强行绑在床上打针、灌药,学员立刻就昏迷不醒了;药性发作时,人撕心裂肺般地疼痛。当学员责问“医护”:“为什么给我们没病的人打针、灌药?”“医护”说:“没办法,我们得吃饭。如果你们不炼法轮功了,就可以不给你们用药了,但你们千万不能自己跑出去,如果不给你们逐渐停药,即使跑出去,药性发作的痛苦难以想象的可怕,不死也得疯掉。”一天,一位学员打坐,院长走过来恶狠狠地说:“你还炼功?把你的药量加得更大,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贺伟华,独立知识份子、自由撰稿人,因针砭时弊被当局关進了疯人院。以下是其所见所感:“在那里,我亲眼目睹那些坚持法轮功信仰的人们遭到暴力殴打、被脱光所有衣服后绑在冰冷的铁板床上强制灌食、被用药物摧残的暴行。他们或被打针,或被用胶管从鼻孔插入胃中灌药。我亲眼看到受害者被捆住的双脚不停的抖动,眼睛上翻,痛苦得好象眼珠子都要跳出来,却不能够发出声音。那些原本活蹦乱跳的正常人在几天之内就变成了一具具‘僵尸’,从此脸色惨白、目光呆滞、表情僵硬、动作迟缓,甚至丧失记忆和思维能力……。至今,我仍往往没有勇气看完有关反映法轮功苦难的文章,因为它会窒息人的情感,没有任何喘息缓解的余地。这些信仰者的苦难让人欲哭无泪,又岂是一个‘人间地狱’可以概括得了的呢?”

……

中共当局在其罪恶行径被曝光国际社会,并遭致文明世界强烈谴责的情况下,照旧行恶不辍,只是手段更加隐蔽阴毒,并更加严密地封锁信息。

四、“转化”——精神阉割与灵魂谋杀

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信仰群体的精神迫害的首要目标并不是人的身体,其邪恶的“转化”目的是要剥夺人的正信和良知。河北省省会“法制教育中心”的教育处长孔繁运曾当众对已“转化”的人说:“什么时候我看到你们打人、骂人才算真正转化彻底了。”这就是中共定下的所谓“教育、感化、挽救”式的“转化”的标准,要证明已被“转化”,“被转化”者必须要展示出说谎、叛卖、凶残、不仁不义,以证明其确已完全背叛“真、善、忍”。将人性彻底转向恶的一面,这“转化”根本就是把人转变成鬼的过程。对于任何一个有尊严的人,这无异于灵魂死亡,其痛苦甚至超过肉体死亡。

您能想象得到吗?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的优秀青年专家林澄涛的妻子张小杰,一位曾充满爱心、修心向善的音乐教师,经北京天堂河女子劳教所用酷刑、非人的体罚和谎言“改造”,被“转化”成一个唯利是图、残忍、丧失了人性的“帮教”。在劳教所,她毒打以前的好友逼其放弃信仰;还写信给关押丈夫林澄涛的团河劳教所,建议警察用电棍和“熬鹰”等毒招“转化”自己的丈夫。林澄涛艰难地挺过灭绝人性的酷刑折磨,却终于承受不了爱妻变得禽兽不如而心理崩溃,精神失常。


曾经温馨幸福的林澄涛一家

十九岁的音乐学院的女大学生王博,因维护信仰被非法劳教,被连续多天“熬鹰”、酷刑折磨和强制洗脑。2002年,少女的善良和诚实被中共欺骗、利用,她协助警察诱捕了自己的父亲,并上中央电视台作“焦点访谈”,被中共媒体用来造假宣传。她曾经痛苦地对父亲说,她的精神已经死了好几回了。恢复人身自由后,2005年12月,王博在回顾这几年被恶党欺骗、洗脑及利用时写道:“我现在才发现,最险恶的就是他们笑着骗我。如果他们凶神恶煞地对待我,我还可能看清真相。可是他们后来总是笑眯眯地对我,可使出来的招都是特别阴毒的。他们总是用各种方法来发现我在意什么,看到我担心父亲,那么他们就会利用这一点来达到他们的邪恶目的。”

王博

在这场迫害中,被“转化”者失去灵魂的惨痛可悲可叹,而那些受中共谎言毒害、利益诱惑而丧失人性的迫害者,不仅成为了罪犯,更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也成为真正的受害者。中共对人心灵的毒化是毁灭一个人乃至整个社会的真正毒药。

在中共窃政后的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们的民族经历了太多次“熬鹰”与“洗脑”。从“反革命”、“右派”、“黑五类”、“暴徒”到“×教徒”,实际上,每一次运动中被中共煎熬的不仅仅是“一小撮”,无数违心表态、过关、签名、默许纵容行恶的所有人,都是受害者。很多人在政治运动的恐惧中被“洗脑”洗得不分是非、不顾道义,被“熬”得俯首听命、放弃人格和尊严。尤其是这场对“真善忍”信仰的迫害,中共扼杀的是人类的良知和人性,摧毁的是中华民族的未来。

五、正信不可战胜

在“真善忍”信仰被诋毁、世人广受谎言毒害而陷入深重危机之时,面对血雨腥风,面对生存与毁灭的考验,真正的法轮功学员没有苟且偷安,而是用真诚和善良唤醒人们的良知,百折不回地讲真相,坚守信念,浴火重生,灵魂升华。

2004年5月7日,沈阳龙山教养院值班室里,沈阳鲁迅美术学院的高蓉蓉,被唐玉宝、姜兆华等恶警逼写“转化书”,用电棍连续电击面部6、7个小时致面部毁容。高蓉蓉被铐在暖气管上,警察们用多根电棍同时反复电击她的脸部,她柔弱的身躯在强大电流击打中猛烈抽动,手铐和暖气管不停地撞击震荡,皮肉被烧灼得隆起、起泡、焦糊,脸肿大变形,眼睛仅剩一条缝,黄豆大的黄水不断从脸上渗出。令人窒息的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和皮肉的焦糊味,充斥着高压电棍可怖的“噼啪”声、手铐与暖气管的铿锵撞击和恶警的嚎叫、狞笑。每一分钟都无穷的漫长,炼狱般的7小时…… 然而,恶徒虽毁坏了她的容貌,却不能“转化”她的思想;一年以后,他们虽虐杀了她的生命,却仍未能摧毁她对真善忍的信仰……


被迫害前的高蓉蓉


被电击毁容后的高蓉蓉(受伤10天后拍摄)

王玉环,一个不识几个字的普通老太太,绝食抗议酷刑凌辱,第26天时,警察要抬她去医院,她提出了三个条件:第一,所有看守所警察必须列队站在走廊两边;第二,让所有的犯人和大法弟子看着我出去;第三,我要唱着歌出去。26天的绝食,人连站都站不起来,但在看守所答应了她后,她顽强地站了起来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大声唱着《法轮大法好》!难以描述的震撼场面。犯人们、大法弟子们泪流满面,都为她鼓掌,为她的伟大信仰而折服,为她坚持真理的大义凛然……

35岁的魏纯为法轮功上访而被关押。在大连看守所,因不骂师父和大法,被以六根电棍电头、背、腿、肋、脖子甚至阴部。为维护信仰他進行了绝食,他说,“我用我的生命抗议江氏集团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当将来我儿子问我:在那场最严厉的对正义迫害中,你做了什么?我不愿回答他:我屈服了。我选择做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生命。”

……

高智晟律师在公开信中说,从这些法轮功学员身上,我们看到了为保全心灵中的美好价值而不屈和不死的精神。他们对真理的浴血坚守使人类的正义和良知未在最邪恶的迫害中沦陷。海外学者胡平先生认为,法轮功学员顽强的抗争精神和宽阔的胸怀,体现了信仰的伟大力量。在道德普遍低下的今天,其高尚品质尤显其耀眼光芒,给人们以巨大希望,对我们国家、民族今后走出苦难,走向道德回升的美好社会将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六、结语

过去的六年多的血雨腥风,致使千万家庭破碎,无数人身心受到摧残。然而正如法轮功创始人所言,“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法轮功学员一直顽强坚守着真善忍信仰,和平、理性地揭露中共的谎言与迫害,越来越成熟、坚韧,走向崇高的升华。独裁者江泽民企图三个月就铲除的法轮功,不但没在巨难中倒下,反而洪传世界,其“真善忍”的理念给善良人民留下了永久的光明。高压和强权阻隔不断人们心底对真理的渴求,谎言与暴虐也无法改变人心。

实际上,中共以酷刑和死亡逼迫人民放弃正信和良知,用谎言与利益欺骗、诱惑人追随其邪恶,恰恰表明其虚弱与对真理的恐惧。随着《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的广传,中共所极力掩盖的邪恶面目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870万觉醒后的中国人公开声明退出中共相关邪教组织,选择了正义与良知,也为自己选择了美好未来。海外观察家指出,法轮功学员所承受的苦难以及所表现出的气贯长虹的精神力量,预示着中华民族指日可待的新生和共产邪灵屈指可数的末日。

历史见证着法轮功修炼人的高尚,见证着“真善忍”崇高信仰的伟大,见证着法轮大法赋予法轮功学员的伟大精神力量与非凡勇气,见证着他们对佛法真理的浴血坚守,见证着他们大善大忍的付出带给人类的希望。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