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邪党文化物品不要有常人的唯物之心

【明慧网2006年4月1日】我去年3月份从劳教所回家,看完“九评”后开始清理邪党物品。清理的物品有邪党魁首的像章、一些邪党组织发的证书、奖状、49年以后出的一些小说(里边都有歌颂邪党的内容)、在天安门照的照片(有恶党魁首的照片及中共的宣传标语)以及文革期间戴有邪党魁首像章手拿语录及有题词的一些照片、笔记本中一些插有党魁们的题词及宣传画等。我以为清理的很彻底了。

6月份我去了外地,至今年的2月份回家。2月下旬的一天早晨快4点时,我似醒非醒中看到自己起来坐在床上,身边有一堆书和一些散乱的纸张,我不知为何用手去拍了一下那堆纸,这时从纸张里发出一种非常刺耳类似鼠类动物被围打时所发出的那种恐怖绝望的尖啸声,瞬间我对这种声音很紧张,但我马上意识到这是不好的东西,立即发正念。正法口诀一出口,我完全醒过来了。我想了一会,这个梦肯定了我住的床下或家里其它地方有没清理干净的邪党物品,我抽时间开始翻有关书籍,一次又一次的找出了很多,我反复的清理,在工作手册中,在几本知识手册中,都找到了有邪党文化的东西在里边,在一些政策规定中有那些伟、光、正的话,我又翻出去年清理留下的几本书,这几本书都有对邪党的歌颂。又在中国近代史里找到有党魁的人名,清理挂有邪党书记职位的名片、又清理出几张小时候戴红领巾的照片。我又清理床下的书,找出了以前订的杂志,有几期里边都有恶党党魁的照片或题词,清理我和丈夫上大学时的书及一些业务书,(我们是七十年代上的大学)那时的书前边几乎都有魁首的语录,在前言或绪论中几乎都掺有邪党文化在里边。

通过清理邪党文化物品的过程,我意识到了自己没有完全站在法上,还有常人的唯物之心,为什么要留下这几本故事书?其实放置这些年了,我丈夫和孩子根本都不去看,可是我还舍不得清理,留给谁看不也是害人吗?第一次的清理就该意识到里边有邪党文化的东西。

“不要总是用人心加长你们提高认识的过程。你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每一个执著都是障碍。”(《新年问候》)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一思一念都要站在法上去认识,邪党文化渗透在现代的文化知识与文学作品中,散发着邪灵的毒液,我们大法弟子要用正念清理这些邪党文化的物品,也就是清除了邪灵,以减少对世人的毒害,使众多的世人得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