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生死关


【明慧网2006年4月1日】我43岁时,身体很不好,医院查不出什么病来,中医西医也治不好。生活上又不顺心,经常碰到不痛快的事。

一天走在路上,一个街头的算命先生拉着扯着非要给我算命不可,不好推辞只好让他给算了一把。这算命先生还真有两下子,只看了看面像,就把我的前半生说的清清楚楚,连我自己也觉得挺有意思的。可是,这位算命先生却说:“你这人活不出50去。”原来我就知道自己因为身体不好活不了多长时间,所以听了他的话一点也不吃惊,就接着他的话说:“我看也差不多。”当他让抽个签时,我就以对生活不抱什么希望的心态,做着更坏的打算,慢慢的从一数到一个不吉利的数字抽出一签。结果出人意料是个上上签。算命先生高兴的告诉我,刚才他所说的我活不长的那一劫,全都化解了。

这是98年的事,当时我正为自己糟糕的健康情况而苦恼。经算命先生这么一说,我振作起来。不怕活不过50岁,就怕半死不活的活着受罪。赶紧学门气功,不管它有用没用,只为对自己今后的6、7年负责任,起码也为自己的身体干点儿什么。于是经朋友推荐我修炼法轮大法。不修不要紧,一修就是8年,而且对修炼大法一天也没动摇过。

《转法轮》里师父这样讲:“有些人在他有生之年,年龄已经很有限了,不一定够用了,我们法轮大法能够解决这样一个问题,使炼功進程缩短。”“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我经常叮嘱自己:这是说你的!别人不知道自己能活多大年龄,你可是知道的呀!要是不把自己当成修炼人,心思不用在修炼上,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我在49岁时,还真的过了一次生死关。

我想,当时算命先生说的我“活不出50岁”应该指的就是我过不了命运中这一劫。如果我不修炼,这一天本应是我到了这次人生天定的时间了,是我生命原本应该截止的日子。是大法和师父化解了这一巨难,改变了我原来的生命进程。

那天晚上在睡梦中,突然感到一阵无名的恐怖,然后看到一个高高大大的黑影,铺天盖地的向我压来。我知道不好,刚想到,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不放弃大法,身体就觉得被定住了似的。那个黑东西把我的整个身体都罩在了它的身体里,而它的身体细胞比我肉身的细胞密度大,一时间好象我的每个细胞都发出剧烈的疼痛,我有一种很快要被窒息的感觉。我的一切都被它给隔绝开了,不能说话、不能呼吸,只有意念还清晰。而这时的意念也只有一根烛光那么微弱,而且越来越弱。

我想要发正念,可只能想起一个“法”字来,后面的字重重叠叠、影影绰绰,辨不出个来。我根本就无力也没有时间想后面是什么了,只感到,自己很快就挺不住了。生命的烛光是那么微弱,像是到了尽头。当时已完全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靠自己走出那个巨大的黑影来解救自己,但此时我知道只有师父能救我。于是我便使出最后一点儿力气,挣扎的发出一念:“师父,救我。”我虚弱得连发出“救救我”的力气都没有了。之后,我的身体被慢慢放开,不疼痛了,也不恐怖了,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全部过程也就一、两秒钟的时间。

第二天早晨陪丈夫散步时,我浑身软弱无力,就象得过一场大病一样。事后我才知道,女儿好象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似的,就在我散步的时候,自觉的在学校里给我发了正念,因此我才能够散完步,坚持走到家。

通过这次经历我体会到:尽管师父已经给我们消下很多业力,尽管我们在这些年修炼中有过很多经历,可真正在生死大难来临时,过起来也是很不容易的。因为在这一瞬间,身体似乎被定住了,一切都被隔开,恐惧、无助,自己这个人顿时变的非常脆弱与渺小。生死一念间,没有思考的余地,真的只有蜡烛熄灭过程那么短暂。人们忌讳谈论死,恐怖死亡是有道理的。如果当时我畏惧了,想着:我顶不住了,生命可能就会就此完结了。我能过好这一难,是因为几年来我不断敦促自己:要好好修,要珍惜得来不易的机会。

也许一些过世的同修就是没有把握好原来天定时间的那一瞬间,没有强大的正念,才被夺走生命的。如果我们平时就修好一思一念,总保持正念;做不到或做的不好的地方,知道自己做的不对,找出漏洞,争取下次做好。有师在,有法在,就能过好每一关。

这次过生死关时我感觉真切,所以写出来,希望对有同样问题的同修有所帮助。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有肉身死亡这一劫,也不见得是这种形式,修的好的同修可能没什么感觉就过去了。

个人体会,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