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洛杉矶市讲法》的几点体会


【明慧网2006年4月1日】我有幸参加了今年在洛杉矶市召开的法会,亲耳聆听到了师父的讲法。但当时因为太激动,很多内容都记不清了。师父的这次讲法在明慧上刊登出来,我一口气读了三遍,感触颇多,在此写下几点感受,愿与同修分享。

一、关于不能被别人说的心

师父这次讲法中三次提到了目前大法弟子必须要去这颗“不能被别人说的心”,并且非常严肃的指出“这从最根本的、最本质上证明一个人是不是修炼的人的问题”,真是让我惊醒。因为这个现象在海外弟子中非常普遍,所以我有时自己都察觉不到自己有这颗心了。我对别人说我不好或哪件事没做好,一直是心里不高兴的,尽管有时表面能忍住,可心里是不服气的,还经常在头脑里自编自演和对方怎么辩论,以证明自己没错。其实想想,这是一颗多强的求名的心啊!

修炼后对人中的名,如职位,常人的名气,不在意了,就以为自己去掉对名的执著了,而其实这颗心只是转移到修炼人中来了,如在意别人对自己修炼的好坏、证实法项目做的好坏的评价这个名却没有放下。被人指出不足后,知道修炼人应该接受、向内找,但为了维护自己的名仍要为自己辩护。有时表面忍住的原因也是执著于自己是修炼者的形像,还是为了面子。其实求名会带来很多很不好的执著,如显示心,欢喜心,虚荣心等。“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精進要旨·修者忌》)。这是我们必须要修去的东西。而且师父这次说“这可不是我平时讲法中要求大家一点点提高的问题,这个是很关键的、最后的一个很大的问题现在要拿掉。”所以这颗心真是不但必须去,而且是必须马上去了。

二、警惕用法理为自己“辩解”

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说到“辩解”。我真是羞愧万分,师父说的不正是我吗?当有人给我提意见的时候,如果说的不对,那我肯定是要据理力争的,而且不说到对方承认错误都不罢休。如果对方说的对,作为修炼人当然得接受了,但经常忍不住解释上几句,而且还经常引用师父的法为自己做解释。

比如有一同修指出我在对待孩子的问题上常人心太重,我就回她:“师父说我们要是没有一点人的东西在这也呆不住了,也不能修炼了。”其实就是为自己从法中找借口。我还听到一个其他同修的故事,一个弟子对另一个弟子发火,那个弟子说:“是谁让你对师父的弟子发火的?”我们听了都笑了,发火的弟子当然不对,可用师父的法对抗同修,其实是想逃避自己应该过的关──被别人指责而不动心的关。

三、师父的语气令人感动

师尊在《清醒》中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

这个法理看过多少遍了,可很少做到。这次有幸第一次见到师父,激动、幸福,自难以言表,但最大的感触是师父在解答弟子问题时的语气,无论什么样的问题,师父的语气始终那么祥和、慈悲,即使说到学员一些做的不好的地方,也会用一种十分谅解和幽默的方式表达出来。

我从师父的语气中感受到的是无限洪大的慈悲,使我明白佛法的威严是从法理上体现出来的,而不是靠严厉的语气体现的。师父对待弟子尚且如此,那我们应该如何对待自己的同修呢?如何对待需要我们救度的众生呢?

法会后多少天,师父的音容笑貌都萦绕在我的头脑中,我真的感到能成为师父的弟子真是全宇宙中最幸运的事,最大的荣耀。难怪旧势力会嫉妒我们,拼命的以所谓“考验”为借口想把我们拉下来。我们一定要做好,让高层生命佩服,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愧为师父的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