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水县明义乡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


【明慧网2006年4月10日】2000年春天河北省涞水县明义乡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非常猖獗,他们非法劫持去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绑架在家的大法弟子,共劫持绑架明义乡大法弟子30多人,在乡政府私设公堂,非法审讯,非法关押。

2000年4月我给小麦打药回来的路上,被刘增杰、李维志等人从路上将我非法劫持到乡政府里,非法关押28天,每天强迫看诽谤大法的报纸、宣传、干杂活、罚站、跑步,晚上非法审讯,遭到李维志、且晓月、李焕雨等人的毒打,将背部、臀部打成黑紫色,还强迫我写被“教育”后的体会文章,上厕所、吃饭、睡觉都有人看管,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最后被罚款500元,并没有给任何凭据,还打了1000元的欠条,才放回家。而且还恐吓我的家人让家人对我進行看管。

2000年明义乡派出所的霍红雷、李部长等人,每天到家中骚扰,还到我娘家去骚扰、恐吓。2001年夏季,刘增杰、李维志、霍红雷、李部长等人又到我家中非法搜查。

明义乡恶党政府万术军带领一帮打手,手持长短棍棒以找大法弟子为名对大法弟子家进行扫荡,砸烂大法弟子家的大铁门,门窗玻璃,抢走大法弟子家的大米、白面、棉花、花生种子、被子、自行车,使得在家无人照顾的孩子挨饿受冻,因没有车子孩子们又离学校远,不能去上学,老人被吓的病倒。恶警还赶走大法弟子家的羊,摔死刚刚出生不久的小猪,摔烂不想带走的鸡蛋,大法弟子的家被扫荡一空一片狼藉。

被非法关押在明义乡政府大院的大法弟子有老有少,还有抱孩子的,有的还背着药筒(从地里劫持来的)。在明义乡政府最后一间一个很隐蔽的房子里,他们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下面是一位大法弟子自述遭受的迫害:

我刚一进屋,一看屋里站满了一圈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棍子,他们让我跪下双手举起,横放在我手上一根棍子,然后两个打手用棍子使劲往我举的棍子上砸,振的虎口剧痛,他们用盐水浸了绳子往我脸上抽,绳子抽过盐水浸到抽破的脸上钻心的痛,整个脸又痛又热又痒瞬间肿起大包来,血水汗水混成的血汤子不停的往下流,他们就往我身上浇凉水。

其他同修也被叫进去,不分男女一律脱光上衣用沾了盐水的绳子抽,张震还把刚刚挨过毒打的大法弟子,拉出去用皮带抽,几个恶人一帮,轮流抽大法弟子的嘴巴子,万术军还说:看看你们的脸硬还是我的拳脚硬。身高1米8还多的万术军抓起大法弟子的头发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踹大法弟子,跌倒了揪起来就是一通嘴巴子,又踹倒了还没等爬起来就一直踢到墙角,连踹带踩。揪起来又抽嘴巴子,致使大法弟子两耳失聪。

一天晚上乡里恶党的人都没有走,我们又被一个个叫去打,边打刘冬杰边问:知道为什么打你们吗?因为你们不拿钱,(叫大法弟子每人交1000钱,我们不交,我们没有错)要是把钱拿了,早让你们回家了,不拿就一直打下去,直到把钱拿来为止。


涞水县明义乡派出所行恶者:
李庆红、张震、霍红雷、李部长、刘增杰、李维志、且晓月、李焕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