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一挖听不進去批评的根


【明慧网2006年4月10日】学习师父《洛杉矶市讲法》,犹如在我背后猛击一掌,使我如梦方醒,惭愧自己修得太差劲。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激励我精進实修,决心修去“修炼人最根本的、也是最应该去掉的东西”——听不進去批评。我一定要珍惜这万古机缘,完成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师父在讲法中指出大法弟子最突出的,最大的,也是一直长期没解决的问题时说:“哪方面呢?就是大法弟子有错误不愿意让人说,谁也不能说,一说就炸。对时不高兴别人提意见,错了也不高兴别人说,一说就不高兴。这个问题已经是相当的厉害了。”读了师父这段话,我真感到无地自容,修炼十年了,还让师父在这个问题上操心。其实师父在近几年的讲法中早已指出这个问题(一碰就冒火),虽然平时自己也注意了这个问题,但并未看重,因为我片面的理解了师父说的只要做好三件事一切都在其中,心想,反正我三件事都在做,虽然不执著圆满,但圆满肯定是没问题,把握好大的方面,一些小来小去的将来师父一下子就给炸掉了。自己甚至还认为自己在这方面修的还可以。

对照师父的讲法,查找自己在听不進去批评这方面,不是修得还可以,而是太差劲了。面对批评,往往要進行辩解,很少不动心;有时表面不动声色,但内心已万马奔腾(特别是在外人面前),表面没事是给人看的;有时象火柴一划就着(特别是在晚辈面前);有时憋了半天,地雷还是踩响了(特别是在家人面前)。这些年这方面虽然也修了一些,但不扎实,象割韭菜一样,根子没拔掉。学习师父的《洛杉矶市讲法》后,虽然碰到批评未火冒三丈,但心里总不是滋味,或辩解,不向内找,找也是浮于表面,后悔自己不应该听不進去批评。人非圣贤,谁能无过,作为一个修炼者,哪能无错,别人给指出来对自己的提高是多么不可多得呀,可自己为什么就不能不动心坦然对待,守住心性呢?

通过学法我悟到如果不把其根子挖掉,就会象韭菜一样到时候还要长出来。那么我听不進去批评的根子在那里呢?我试着找出来,挖掉它:

其一是执著“名”。表现为爱听表扬话,不愿听批评话,谁要夸我、表扬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谁要批评我,心里就不高兴,觉得在人面前没面子。我从小自尊心很强,在学校听老师的话,遵守纪律,学习好,踏实,所以获得不少“光荣称号”,经常听到的都是表扬话,偶尔受到批评,那眼泪就哗哗的,有时明知老师批评错了,也赶紧承认“错误”,这不但可免去老师的批评,还可得到老师的表扬——“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走向社会后,无论做什么,由于自尊心很强,属于那种“宁可自己身体受累,也不愿脸上发烧”类型的,什么工作都干得较好,所以在领导和同事中我的口碑都很好。习惯了受表扬,一旦有了批评,就不愿听,心里反感,脸上发烧,特别是在众人面前,更觉丢面子,丢名誉。同样是批评,如果家人在家里批评还可以勉强接受,或不觉怎么样,如果是在外人或多人面前批评,就不愿接受,这不是执著于名吗?这些东西的存在,长年累月已形成了自然,形成了很强的观念,扎根于很深的微观当中,以至于修炼十年,也没挖出根子。

其二是执著自我,这和执著于名是孪生兄弟。由于自尊心较强,读书时名列前茅,参加工作表现又较优秀,受到表扬多,常常孤芳自赏,觉得自己什么都比别人强,甚至在修炼中,自己也感觉自己比一般学员强。所以面对批评不愿接受,或表面接受行动上依然我行我素。

其三是自小被恶党灌输恶党文化,中毒太深,争斗心强,造成听不進去批评。大家知道,恶党一贯奉行斗争哲学,鼓吹“伟光正”,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当年知识份子给恶党提意见,它给你扣上大帽子打成右派;大跃進搞浮夸,有人说句真话,被扣上“反党”打倒了;文革中谁要说恶党一个“不”字,它就革你的命;“六四”大学生反腐败,它说你暴乱,让你粉身碎骨;法轮功修真善忍,它污蔑为“自焚”、“杀人”、“亡党亡国”,你讲迫害真相,它说你“反党”、“反华”;本来形势一团糟,你就得跟它鼓吹形势一片大好。你指出恶党的毛病和它的缺点,它就要革你的命。

恶党还有一条邪恶观点,就是我们师父指出过的:“特别是在中国邪恶宣传的那些歪理,比如它们宣传的‘你要叫别人做好,你自己得先做好’”(《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这自然就造成当听到对方批评自己时,首先想的是你自己没做好,你别批评我,你批评我,我也不接受,“抓住这句话掩盖自己的错误不想改正”。虽然党文化已在清理之中,但在我的一定微观当中还残留着恶党文化的毒素,这是造成我听不進去别人的批评的主要原因。

综上所述,我觉得听不進去批评的一个核心因素就是私,谁批评我就是碰到我的根子——私。最近,我对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有了進一步的理解。如果我们无私无我,面对批评还能动心吗?如果大法弟子都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对待批评上,我相信我们更能做好。

下面我再抄录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有关的几段话与大家共勉:

师父说:“这个东西在我们整体形势中已经相当的突出了,有的人已经到了根本就碰不了的成度了,我看再不讲也不行了。有的就象那火柴一样了,一划就着。就象那个地雷,一踩就响。你不能说我,一说我就不行。什么意见也听不了了,善意的恶意的、有意的无意的一概不接受,更不向内找,相当的严重了。这个不怪大家,你们从现在开始都得注意这个问题,必须做到谁说都行,有就改无就注意,你能够面对批评、指责不动心你就是在提高。”

师父说:“今天我再提出这问题,同时帮大家把形成的物质往下拿,(鼓掌)但是养成的习惯你们得改,必须改。千万要注意了啊,从现在开始,谁再不让人说,谁就是不精進;谁再不让人家说,谁就表现的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最起码在这一点上。(鼓掌)谁在这一关上要再过不去,我告诉大家,那可就太危险了!因为那是修炼人最根本的、也是最应该去掉的东西,也是必须去掉的东西,不去你就走不向圆满。不要变为常人做大法弟子的事。要圆满,不是为了福报。”

师父说:“希望大家在最后越做越好,千万不要懈怠,千万不要放松,千万不要麻木。还有我刚才讲的,大法弟子缺欠的一环、漏下的一个东西,就是互相之间对于批评听不進去这个问题。不能不接受别人的正面意见、甚至是反面意见,不能不被触及,这个心从现在开始都得去。这可不是我平时讲法中要求大家一点点提高的问题,这个是很关键的、最后的一个很大的问题现在要拿掉。”

学习师父这次讲法,除受到震醒外,我再一次感受到师父的慈悲苦度。明明是大法弟子自己修得不好,师父还不怪弟子,还帮弟子们把形成的物质往下拿。如果我们再不好好修自己,能对得起师父,对得起众生吗?

愿我们大家都能尽快去掉听不進去批评这一缺点,让师父放心。

自己的一点体会,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