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中共邪党欲盖弥彰的抵赖


【明慧网2006年4月12日】自从苏家屯集中营事件曝光以来,中共邪党在经过了相当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先是忙活着制定什么“人体器官移植管理暂行规定”,然后又耍起了几十年如一的流氓伎俩,在全世界面前对自己的罪行百般抵赖。然而,再三的抵赖无非是那些恶人们用以搬起来砸自己的脚的石头,他们大概想不到,他们的所作所为,才真正是应了中国的一句古话: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王二未曾偷。在此试看一例:

在4月10日163.com新闻的头条上,有标题为“卫生部驳斥中国随意取死刑犯器官进行移植的言论”文章,提到“境外媒体蓄意编造中国从执行死刑的犯人身上随意取出器官进行移植,这是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从实际情况看,死刑罪犯的器官利用是极个别的”。

看到这里,不禁起疑:既然“从实际情况看,死刑罪犯的器官利用是极个别的”,也就是说,根据中共卫生部自己提供的信息:那么大量的器官移植,绝大部份都没有用死刑罪犯做供体,那么,这些实际上使用着的大量器官,到底来自什么样的“供体”呢?中共没有回答,也从来不敢回答。

那么器官移植的数量到底到了什么程度呢?中共也不敢如实回答。但是有患者家属曾经向媒体透露: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一天之内最多做过24例肝脏和肾脏移植手术!

尽管中共不敢回答关于器官移植真实数量的质疑,但非常“凑巧”的是,在该文章下面的“看看相关新闻”一栏,又出现了这么一篇链接文章:大陆成全球器官移植新兴中心 器官来源“丰富”。此文原载于中国肝肾移植网,原标题:外国人赴华移植器官调查。仔细阅读此文(以下简称“调查”),不难看出中共耍流氓已经耍到顾头不顾尾的程度了。

“调查”一文以一名65岁的韩国人在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进行肝脏移植的事件为开头,描述了外国人来华进行器官移植的概况。文中提到:

“据《朝鲜日报》报道,‘大韩器官移植学会’曾对在中国大陆接受器官移植后回国的患者进行调查。结果发现,1999年、2000年和2001年前往中国大陆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患者分别只有2人、1人和4人,而从2002年开始,人数急剧增加。该学会总务理事、任职于首尔大学医院的河钟远指出,该学会这次调查的人数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实际人数可能会更多。报道还引述北京一家器官移植中心的韩国患者负责人的话:‘在天津、北京、上海、杭州等大型医院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韩国患者每月达到70-80人,如果把中小医院加在一起,在大陆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韩国患者每年将达到1000人。’不仅如此,韩国人还带动了赴华器官移植的国际风潮。日本、印度、马来西亚、沙特阿拉伯、埃及还有美国、加拿大等世界各地的患者蜂拥而至。据以色列媒体报道,每个月都有约30名以色列人前往大陆接受器官移植手术。”

那么,每年从“世界各地”“蜂拥而至”大陆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人数究竟是多少?写到这里,我几乎听到了我的心在滴血。

“调查”随后还写到:

“这些怀着对生命渴望的韩国人大部份都聚集在…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外科学部,又名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这里堪称目前世界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除了韩国人外,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还有来自日本、埃及、巴基斯坦、印度、沙特阿拉伯、阿曼和港澳台等亚洲近20个国家和地区的患者前来就诊。…至2004年底,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累计完成肝移植1500例,累计实施肾移植近800例,同时还开展角膜移植。…有患者家属向《凤凰周刊》透露,该移植中心一天之内最多做过24例肝脏和肾脏移植手术。”

鉴于中共一贯弄虚作假的恶习,以及想张扬的事便夸大、想掩盖的事就缩水乃至抹煞的“数字掺水”规律,很难排除中共官方公布的移植数字没有包括秘密进行的很多手术这一可能。

关于供体,也就是器官来源,文中写到:

“在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的4层咖啡厅,一些患者的家属经常在一起交流信息。他们打听到‘捐赠人’的年龄大部份在20-30多岁之间,而这些‘捐赠人’的确切身份,则大都无从知晓。……医院向术后出院的患者提供的器官捐赠人记录表上,捐赠人死因写的都是‘急性脑损伤’。面对《凤凰周刊》记者的提问,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阳本人对此不置可否。……大陆肝脏移植方面的临床实践和理论探讨始终没有出现在国际顶级的医学期刊上,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大陆的论文作者无法说明供体的来源。”

“调查”一文摘录至此,中共邪党的弥天大谎已昭然若示。按照它们的说法,除了“极个别”的死囚的器官外,那每年成千上万例的移植手术的器官又来自哪里?!而七年来那成千上万失踪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又在哪里?!作恶的人们放下你们的屠刀吧!地狱离你们仅仅半步之遥了。或许,唯一能够为自己赎罪的办法,就是把你们知道的说出来,把你们在邪灵操纵下犯下的罪恶公布于世,协助大法徒和世人早日停止这场迫害。或许,在现在站出来,还来得及能够赎一些你们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