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8天闯关回家来


【明慧网2005年11月19日】我是一名农村妇女,今年53岁,九八年得法修炼后,身心受益无限。以前浑身的毛病,学法后几个月的时间全都好了,可以说大法带给了我新的生命。这些就不多说了,主要说一说我前些日子被恶人绑架后,在师尊的加持、呵护下,正念正行,8天闯关回家的事。

2005年8月一天上午,本乡镇邻村两位同修在我家切磋交流。大约十点来钟,突然有三辆黑色轿车在我家门前停下,接着窜下来了十多个人,都是便衣,一看那气势就知道不是些好东西。我当时太大意了,街门敞着,同修来后没插上门栓,恶人们就直接闯入院子里来了。我知道又是“610”来骚扰,就想把他们领到另一间屋里去,可是不法人员们见这屋有人,就径直奔这屋来了。当时在屋里的A同修反应很快,趁恶警往里闯的空档儿,他把头盔一戴说:“高,我走了”!就跨步闪出门去,正好与一名恶警擦肩而过,恰又是本乡镇派出所的一名恶警。A同修心里发出一念:你们定在这里吧!我要走了。然后到院子里跨上他的摩托车,骑上就走了。这时已有几个警察叫喊:“那不是×××吗?怎么让他走了?”可能是A同修的正念起作用,当时谁也没去追;但第二天,不法人员到他家去骚扰了三次,都扑了空。

闯入屋来的这些恶警有两个是本乡镇派出所的,我认识,其余我都不认识。他们進屋后强行非法抄家,搜去了一本《九评》和其他几本书,然后就把我和另一同修B绑架到了车上。

在去派出所的路上,我就悟到不应该上不法人员的车,这不是配合了他们吗?我就不应该来!我悄悄跟那位一块被绑架的同修B说:“到了那里什么也不要说,不配合!就说那位走脱的A同修是从我家门口路过,進去借充气筒打气的。”同修点点头。

到了派出所,不法人员们问我很多事,我什么也不说。恶警非逼我说,我就给他们讲真象,他们生气的打我。我对他们说:“你们打大法弟子要遭报的,俺师父就在这跟前看着,你们看不见,可是我能看得见。”当时我说这话时善念、正念不足,有一恶警穿着一双尖头皮鞋朝我臀部狠狠的踢了一脚,但我没觉得怎么痛,他却说了一句:“这老东西骨头碴子还挺硬的!”可能是那家伙的脚踢痛了。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人来打我了。

由于我不配合,没给不法人员留下什么口供,他们就又耍花招,找来三张空白纸,要我在上面留下指纹手印,我坚决不从。他们就强行扭着我的胳膊硬要把我的手往桌子上按。我牢牢攥紧拳头,高高举起双臂,心里发出一念:请师尊加持弟子,让他们扳不开我的手!就这样他们四个年轻力壮的警察,用尽了力气,折腾了半天也没扳开我的手,累的他们直喘粗气,最后他们也就只好作罢。

当晚我和B同修被送到了拘留所,第二天他们就要我交800元的生活费,我说没有。他们就叫我往家里打电话要钱,必须交足800元,还说这是所里的规定。我知道不能给他们交钱,那样只会加重迫害(他们会为了钱,继续作恶),但我想借机会给家里打个电话,就答应了。电话在拘留所办公室里,警察跟着我,我就发了一念:你不能進来,就在外边等着吧。他真的就没跟進来。

我拨通了家中电话,是丈夫接的。我说:“你把家里卫生好好收拾收拾,收拾干净了。过几天我就回去了。不用挂念。”我挂记着家里还有两箱《九评》书,当不法人员在我家抄家翻找的时候,我趁他们到另屋去的空档儿,两脚把箱子踢到床的大里边去了,所以他们没发现。我怕丈夫不知道,才这样告诉他。丈夫说:“你放心吧,都收拾好了,保证没问题。”我就知道他们已经把书转移了。

在拘留所里,我一直挂念着那位B同修,不知道他承受能力如何。头一天在派出所,我曾嘱咐他千万不要配合邪恶,要有早日闯回家的正念,师尊一定会加持我们,外边的同修也会帮助我们。但后来到拘留所后我再没见到他。结果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B同修被两头大牛拽住了,陷在很深的一条大沟里……梦醒后我悟着不用再等他了,我自己得先闯回家。

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这天“610”恶警又提审我,我还是不配合。他们问我“《九评》是从哪弄来的?”我说不知谁扔到我家平房顶上,我拣的。他说:“怎么没人往我家扔?”我说:“大概你没有缘份。”他们说:“你再这么顽固,明天就把你送××监狱去。”我说:“你说了不算,俺师父说了算。那监狱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不会去的。”他们冷笑道:“你等着吧,明天看你上哪去!还这么顽固!”我见他们这么说,就坚定的对他们说:“我明天就回家!而迫害法轮功的人在不久的将来必遭法律和天理的制裁。”他们就不再理我了,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相信我明天真的能回家。

到了第二天一早,我身体突然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喘不动气,起不了床,心脏跳动急速加快,口中吐白沫,情形非常严重。开始时不法人员以为我听说要送监狱害怕了,是装出来的。后来他们发现病症越来越严重,要出生命危险了,就找来医生检查,医生说心脏的问题很严重,赶快送医院。我就被送入了医院,到了医院一检查,医院也害怕了,说:必须住院,住院也不敢保证没危险。不法人员一听也害怕担责任,就几个人一起嘀咕商议,又打电话请示汇报,后来就通知我的家人来医院接人。

我当时什么话也说不出,只是心里明白。那些不法人员怕出人命,又不敢让我住院(没人交住院费),就趁机推卸责任,让家里来人接我走。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当接我的人用摩托车带着我走出医院不远,刚拐过弯儿来,要找打气筒给摩托车充气的时候,他看了我一眼对我说:“嫂子,你的脸色完全变过来了,白里透红,哪象有病的样子!你刚才的病态完全是假象!”我笑了笑,说:“我也感觉身上轻松了,我根本就没有病,那是演化给邪恶看的。”

就这样,我在师尊的帮助和加持下,在前后不到8天的时间内,正念正行,回了家。我知道我这次出事的原因是某些方面有漏造成的。我最遗憾的是没有带好同修B,他被不法人员劳教了,我至今感到心里很愧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