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回了正念


【明慧网2006年4月12日】“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用正念思考问题,每一个大法弟子都不会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来,看谁敢来迫害你!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这是不是具备了保护自己的能力了?其实迫害之前的老学员我都给你们推到位了,包括后来的新学员,只要正念正行,完全可以保护自己了。只是有的学员就是没有正念,什么都具备了迫害中还用人的思想看问题,还执著一大堆,叫师父怎么办?完全把你自己应该在证实法中做的都包了吗?那是你在修炼还是师父在修?我再说一次,“师父是在迫害中保护大法弟子,而不是一个常人。””(《2005年旧金山讲法》)

每当看到师父讲的这段话时,我都有着很深的感触和体会。我是2001年2月中旬被邪恶严重迫害的,此后就一直没有能看到师父的经文和《转法轮》,所以那时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正念和如何发正念。2002年4月初,我到一个同修的家里看到了师父的经文,但只是看了几遍,都还没能深刻的理解和领会师父的讲法,后来回家时自己也发正念,可是只要我发正念,家人马上就会发生很多不顺心的事;如果不发正念,不顺心的事就没发生。当时我觉得很奇怪,也没有深入去想,这是邪恶不让我发正念清除它们的原因造成,更没有想到这是邪恶在耍花招,让家人发生很多不顺心的事情来阻拦我,不让我发正念清除它们。在很多问题都没有解决和认清的情况下,我又被非法判劳教了。

2004年被劳教迫害回家后,我到同修的家里看到了师父的经文,但都没看的入心,讲真相、学法、炼功,基本上都是有时间就做,没时间就算了,发正念很少或几乎不做。现在想来这有很多的原因促成我这样的漫不经心:一个是生活上的奔波,总是想如何才能让日子过得更好一些,甚至还有着日子过好了,才能更好的做救度众生的事的糊涂心理。二个是在劳教所看到了很多不精進的现象,很多的人都存在着很多的不同程度的名利情。那时我无法接受曾经修过大法的人迫害大法、骂师父,这种现象对我的打击特别大,使我整个人都消沉了。三个是没有认识“正法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基点”,没有识透整个旧势力、邪恶、黑手、烂鬼和恶党邪灵对正法的干扰和对众生的毁灭,也没有认清整个当地之所以这样是旧势力、邪恶等造成的,自己不应该把责任推到和责怪那些不精進的同修、不清醒的学员或邪悟的人身上,而应该集中精力去破除和否认旧势力的障碍和清除所有的邪恶因素。四个是以个人的修炼为第一,总是在认为自己的执著没有了,邪恶也就不存在,没有把救度众生的生命放在第一位上,没有认清正法时期是大法弟子以“救度众生”为第一位。由于以上自己众多原因的障碍和旧势力留下的因素的间隔与邪恶的隐蔽干扰,使我整个的人都是在昏昏沉沉中度过,时常失声痛哭,也时常有轻生的念头,由于自己的不清醒、不理智从而被邪恶和不好的因素牵着鼻子走,使我非常的被动,也感到力不从心。

直到2005年2月份的一天,我们三个同修在一起,其中一个刚刚到来的同修说师父讲的一个法理她不明白,问我应该怎样理解。我拿来一看是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你们知道吗?就单单这一个修炼的问题,在宇宙低层是多复杂,到了高层次上就简单了,没有了修炼的概念了,只有消去业力的概念;再高层讲的是一切麻烦只为了铺上天的路;再高层什么消业呀,什么吃苦啊,什么修炼哪,没有这些概念了,就是选择!宇宙的高层次上就是这么一个理,看谁行就选择了他,这就是理。”

当我一看到“选择”这个词时,就为之一振,触动了我所有的神经,我整个的人好象刚从睡梦中醒来一样。是啊,师父今天在正法着,现在是正法时期,“真、善、忍”大法是宇宙的特性,师父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未来的需要!这么多年来我所有的耽误,所有的不精進的根源全部都是来源于对这一法理的认识的模糊,不明确什么是宇宙的选择、未来的需要,不明确今天的正法是无数大穹的重组,不明确今天的正法是在救度无量的众生。

师父还说:“我讲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也讲出了一个很大的理。其实呢,这个宇宙啊,众生知不知道我是谁是无关紧要的。但是,有一点要清楚,就是,我在正法,不管我是谁,我在正法。我曾经对旧的势力讲过,你可以不知道我是谁,你可以不相信我是谁,都不是你们犯罪。可是哪,我要去哪儿,用你们的概念讲我也是修炼,那么我将成就什么,你们是知道的。反过来看你们所干的,你们是不是犯罪啊?再有哪,在更高层次上来讲,要成就什么,这个概念也没有,那就是宇宙的选择。我今天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所要的一切,说白了就是未来宇宙的选择,就是未来宇宙的需要。(鼓掌)作为旧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这件事情上、在我的选择中,所有的生命都来按照我所选择的来圆容它,把你们最好的办法拿出来,不是为改动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鼓掌)可是旧势力不是这样干的,它们是把它们的选择作为根本的,而把我所做的一切作为为它们所要的那一切圆容,整个反过来了。我不想给它们定太大的罪,此时我不想说出什么罪名来。但那是绝对错的,绝对不能够那样的。”

看了师父的这段讲法,我才真正的意识到必须严肃的破除和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必须严肃的清除迫害大法和障碍与干扰众生得到救度的所有邪恶因素,必须严肃归正自己体内和思想中存在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旧的思想观念,我也才真正的重视起发正念。当时我心里默默的说:师父,弟子醒来了,弟子要从头开始了,不管以前做得多好,也不管以前做得多不好,一切从零开始,一步步地走正大法的路,一定要把众生救度出来。那时我把自己所有的思想全部都定在了“只为众生能得救”(《洪吟(二)·难》)这一句话上。可是真正的在行动上要做的时候,还是觉得困难重重。

我深深的知道在自己个人做真相工作的同时还要使整体上都升华上来,整体上如何配合好,这些都是非常的关键,只有整体方方面面都上来,才能真正的更大面积的破除、清除所有邪恶的障碍,才能把更多的众生救度出来。而在做这些事情的过程中,必须有强大的正念和充份理智的运用正念破除邪恶,则是十分的重要。

如何才能做到修炼人的正念,如何才能运用好正念,这对我来说几乎是一片空白,怎么样才能真正的从思想上、行为上、语言上等方方面面做到师父《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所说的:“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要真正的做到符合这一法理,在思想的一思一念中全盘否定旧势力和发现与排除来自自身不符合法理的一切思想念头,这不仅需要有天塌下来正念都不动的坚强的意志力,而且还要把“高层次上的法一定要学透,知道怎么样去修炼”(《转法轮》)。

于是我在学法上加大力度,但是学法时的干扰非常大,以前在个人修炼时落下许多的执著没修去,加上被迫害后不精進时形成的很多执著,再加上整天都想着如何去做好大法工作的想法,都在我学法时统统冒出来,让我无法能真正的静下心来扎扎实实的学法,这种干扰非常严重,但是还是在谁也无法阻挡我静心学法的正念中,一边学法,一边排除和清除杂念,不久便能静下心来学法了。

初期发正念,一说发正念就发困,一立掌意识就模糊,这时我才真正的意识到,由于自己的不精進、不注意发正念,导致了自己空间场范围内的邪恶非常的多,严重地影响到了自己和众生的得救 ;这时我才想起来,被迫害后自己做了许多次梦,在梦中被邪恶、被坏人追,而自己则一味的怕、一味的逃,从来没有主动的迎上去清除邪恶过,这样是不行的!过了几天之后,有一天一个同修急急忙忙跑到我住的地方说:恶警已经发现这里,让我们赶快搬走。我的怕心一下子就上来,心也“突突”跳个不停,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怎么办?这回又要挨抓了,真后悔当时干吗要住在那个同修家里,转念一想,这个想法不对呀,这想法已经符合了旧势力了,不能这样想,清除它,想法归想法,怕心还是有,与同修急急忙忙收拾东西搬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当晚发正念的时候,我整个思想一下子就静下来了,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正念的威力。

3、4月份我送资料到一个地方,并与邪悟的人交谈,发现邪悟者的思想特别的混乱,意识非常的模糊,很多在常人都可以分清好坏的事情,而邪悟者已经无法分清了。但是当时我也没法说通他们。晚上在防城住时,到早上4─5点钟时,在梦中看见在当地上空的所有空间,出现了许许多多邪恶,各种妖魔鬼怪哈哈大笑,发出许多很奇特又恶劣的声音,许多的魔压住我的手脚,让我无法动弹。当时我只有头脑是清醒的,就想不能让它们这样呀,要发正念,那时我的正念实在是太弱了,也没想起师父的口诀,就这样持续了几分钟,邪恶离开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就觉得自己的正念还是不足,清理了自身的还清理不了外在的,当时想没多想就离开了。那时邪恶对我的思想干扰非常大,老是让我不想发正念,不愿发正念,再加上许多事情的发生和自己那些没修去的执著的干扰,让我真的感觉到不知道如何做才好。就在这个时候,各地办起了洗脑班,被洗脑的人把我供了出来,于是我离开了。

到了外地之后,我发现我错了,我不应该离开那里,我也不能离开那里,邪恶虽然猖狂,但是我更应该与那里的同修协调好,共同清除邪恶,破除所有的干扰与障碍。想起师父的话:“天性豪气洪 消磨也不去 意如金刚志 一统大法理”(《洪吟(二)·法正一切》),我顿时痛哭失声,我才发现我的内心是如此的软弱,我的意志力是如此脆弱。在正邪的交战中,我选择了逃避!这不是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啊!我从新调整了自己的思想,静下心来学法。回想起自己修炼路上的摔摔打打,甚至有很多的时候都是摔得头破血流的,我的眼泪就流了一次又一次,我觉得在全世界的大法弟子中,也许我是最差的一个了,这么多年来我没有认真听过师父的话,这么多年来我也没有认真的修炼过,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执著于情欲之中,做了许多修炼人不该做的事情,我真的不配当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可师父并没有放弃我,还给我机会,让我从新做好。

当我再次返回当地的时候,我哭了,我觉得我的责任太大,无量的众生需要救度,而我这样的不争气,没有大量的、持续的做好讲清真相的工作,我愧对当地的同修。原来我们是三个同修在一起的,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有时候在出租房里,独自一个人环视四面墙壁时,我不禁失声痛哭。有时候非常痛苦时,我就静静地想起师父的讲法,看看师父的法像,和师父说说话,我知道我并不孤单,我知道我不能倒下,我知道我一定要走好这条路,也必须要走好这条路,没有任何的选择,也不能再逃避。

由于我坚定正念的产生,在师父的引导与帮助下,我又认识了许多坚定的同修,在后来发生的两次迫害中,让我的正念越来越坚定了,也让我能自如的运用着正念。

在9月份的一天,我打电话给一个刚被洗脑的同修,没想到那同修的电话是被监控的,后来恶警就冒充是我的朋友,打电话给我的同修,同修也以为那恶警是我的朋友,就把我的情况全说出来。十分钟不到,恶警就把我住的地方包围住了。当我知道被包围时,心一惊,随即就想起师父的话:“邪恶疯狂不迷途 除恶只当把尘拂”(《志不退》),跟着我就镇定下来了,最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走脱了。

在年底,我和几位同修打算建立资料点,由于不注意安全,电话被跟踪,结果出事了,我和几位同修同时被带到了公安局,恶警审问时,我什么也没有说,恶警气急败坏的把我铐了起来,在被铐的那一瞬间,我想起了01年时被迫害的情景,那时真是太多的执著,太多的人心,对邪恶认识不清,而当我又面临同样的情景时,我却不怕了,因为我没有什么可执著的了,一切都是坦坦荡荡的,心中只有师父,只有法,还有师父教给我的正念,当晚我就在强大的正念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又一次走脱。

2005年就这样过去,一年的时间就这样流走了,好在在这一年里,我找回了自己、找回了正念、跟上了正法進程。在这一年里我感觉自己成了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所以把这一年中的经历,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