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跟师父正法進程 无愧师父慈悲苦度


【明慧网2006年4月1日】一直想写一篇心得交流,可是总是怕写不好,其实,一切都是自己人心所致,是私在作怪。平时和同修交流时总有说不完的话,可当真正坐下来写时,又理不出头绪,这时更知道自己离师父正法要求的差距很大。尽管如此,我还是决定一定把自己修炼以来的一些体会,向伟大的师尊汇报,与各位同修交流。

一.心记大法,努力精進

记得那是在2000年的冬天,同修A给我带来师尊的经文、真相资料,我和同修出去散发,可总是提心吊胆,怕别人看见,心咚咚的跳个不停,一下午终于把所有的真相资料发完。晚上同修A又送来了真相资料,我却心里想着:“刚发完,怎么又送来了”。一晚上,总是胡思乱想、心神不定。

第二天早上自己总是心烦意乱,害怕有什么事,一会儿就想上厕所,出去时看见胡同口有辆警车,心想是不是来找我。从外面没回家,就听见墙外有人说:“××在这住吗?”是自己的名字,我躲進了邻居家。邻居也听我讲过真相并同情大法,就出去打听风声。我就赶快盘腿打坐(当时还没有发正念的经文),请求师父帮助,因为我家还有许多大法资料,但心却咚咚的跳的静不下来。后突然想起师父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中的“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就赶快默念此句,慢慢的心也静下来了。一会儿恶警们也走了,以后也再没寻找、骚扰过,此事不了了之。

从以上之事,我深深的体悟到:不管任何时候,只要把自己当成大法弟子,时刻想的是大法和师父,是无所不能的,正如师父讲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二.解体邪恶,广传真相

我是98年2月得法的,在这恶党非法迫害大法弟子的血雨腥风六年来,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但也经过了大大小小的不少考验,但我坚信只要时时事事以法为师、正念正行,任何时候邪恶也是不敢动你一根毫毛的。记得我一开始出去发真相资料的时候,由于正念不强,碰到人就心跳得厉害,只有人走了以后才敢再发。事后认真学法,从内心认识到大法弟子做的是最正、最神圣的救度众生的事,是全宇宙的众生都羡慕的,只有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才荣幸配做的事,并就如何做好此事经常和同修切磋交流。后来每次出去发真相资料都是堂堂正正出去,安安全全的回来,几年来邪恶从来不敢以任何借口来非法迫害。

有一次,我和姐姐上午坐车去郊区的大表哥家讲真相,下午又去了二表哥家,原计划第二天早上再去附近的村庄发真相资料,可晚上回大表哥家的路上看见天上乌云密布,大雨快到了。我俩内心都向师父请求:“师父啊,我们好不容易来到这里是发真相资料来救度有缘人的,老天可不能破坏我们的计划呀,求师父解决!”说来也怪,雨前半夜只下了一会,后半夜就停了。早晨天不亮,我和姐姐带上准备好的真相资料去了附近的村庄。到了村里发了一半资料的时候,突然听见背后有人问:“这么早来这里,你们是干什么的?”一开始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不吱声往前走,那人更加生疑,继续追问。后来我想我就是救度你们的,他可能也是有缘明白真相的,于是我停下脚步,大大方方的说:“我是给你们送真相资料的,这对每个人都是有好处的,你拿一份回去看吧!”那人于是笑呵呵的拿了一份资料走了。后来又碰到几个陌生人,我都主动打招呼递上一份真相资料,有几个好心人,还指给我们几处偏僻处有人家,去那里发几份吧。就这样,一早上我们把真相资料发放了四个村庄。

另外一次,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我和姐姐、女儿三人去另一偏远山村发放真相资料。一路上爬山越岭骑车走了几个小时才到了一个小村庄,進村发了一会儿资料,就有四、五个男青年看见我们是陌生人就大叫大喊的说:“你们过来,干什么的?”我郑重的告诉他们:“天气这么热,我们来这里就是告诉你们,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天安门所谓的自焚是假的,你们山村消息闭塞,不信就看这个。”于是那些人每人一份都拿到手里慢慢的看,还有一个多要了几份,说是要给家人和邻居再看看。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所有的真相资料很快发放完毕,安全返回。

几年来,不管是大街小巷还是偏远山村,不管是逢年过节还是亲朋聚会,不管是买菜购粮,只要我能去的地方和碰到的人,一有机会我就把真相资料发出去、讲出来,绝不放过每一次救度众生的机会。

三.坚信师父,正念正行

在中共恶党“十六大”前夕,我们这里的邪恶妄图非法绑架部份大法弟子办洗脑班。单位派人找我,威逼我写所谓的“保证书”,我就给他们讲:“过去我是有名的老病号,况且后来得了癌症,我修炼法轮功得到了康复,为公家节省多少医药费,都是有目共睹的,怎么能写什么保证?”

后来,邪恶之徒又威逼我的家人和父母来诱惑我写那所谓的“保证书”,企图利用情来蒙骗我,同时还放言说:“要不写保证,就叫警察来抓走”,一时间全家都闹得非常紧张。但无论谁来说我,都动不了我的心:我不会背叛师父,绝不能对不起大法。单位的那些所谓领导用尽了各种软硬方法来威逼我也没打动了我那已铁定的了心,此事也不了了之。

四.紧跟师父,抓紧救度

几年来,功友们有技术出技术,有时间的多跑腿,各自默默的尽着自己能尽的力量,为保证能看上明慧文章和师父的新经文,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都毫无保留的做着该做的一切。由于我的时间比较充足,我就承担着传递各类资料的工作,同修整理好资料后,我再传给各片传递出的同修,虽然这几年许多同修遭到邪恶的非法迫害,资料来源也被非法破坏过好几次,但我都没有被这些吓倒,始终如一的努力把每一份资料以最快的时间送到同修的手上。

六年来,正法的形势不断发生着变化,从师父的《心自明》经文开始,至现在的最新经文,我始终都是以最快的速度传递到下层同修手中。另外从帮助走不出来的同修交流提高到组织功友召开小型法会,从揭露当地邪恶迫害到发放真相资料和劝世人“三退”,从组织集体学法到集体整点发正念,做了一些自己该做的事情,但深感离师父的期望、离大法的标准还有很大的距离,尤其是师父的《越最后越精進》发表后,发现自己无意中松懈了精進的步伐,还有很多执著和人的观念,要在以后师父叮嘱的“值千金、值万金”的日子里更加做好三件事,抓紧救度众生,无愧恩师的慈悲苦度,无愧“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一称号,同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迎接那法正人间的到来。

个人粗浅感受,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