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不停 把丢掉的时间补回来


【明慧网2006年4月13日】我95年5月喜得大法,是在百病缠身、痛苦万分的情况下走入大法修炼的。而后我亲身体验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想想那时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心里那个舒畅啊,无以言表。

99年7.20后,我被亲情困扰着,我的哥、嫂每逢节假日,便拿着很多吃的,喝的,用的,到我家来,表面上是来打扑克、打麻将,其实就是来看着我,不让我学大法,不让我炼功,怕我出危险。由于自己执著于亲情,不能多学法,在修炼的路上松懈下来。心想,等××党允许修炼再炼吧。这一等就是两年。这两年,是大法弟子讲清真相的两年,救度众生的两年呀,我却什么也没有做。几乎停止了修炼。自己所处的状态,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修炼前原有的疾病都回来了,特别是一次感冒,一个多月不好,咳嗽不止,自己甚至准备去打点滴了。就在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话,“修炼人没有病”,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即从2001年底我从新回到大法中来了。我又开始坚持每天学法炼功。而且,从那以后,我没有再出现任何“病”的状态,没用过一片药,即使是最普通常见的头痛、咳嗽,我都没有出现过。我决心把丢掉时光补回来,走出来,证实法,向世人讲清真相。

修掉怕心,帮助昔日同修

一次去姐姐家,在火车上向车厢里的人讲真相,当我向一位妇女讲完真相时,她两眼充满了泪水,对我说她曾经也是大法弟子,只是因为那里镇上的警察非常邪恶,隔三差五就到大法弟子家里乱翻乱抄,把大法书籍和师父讲法录音带都抢收走了。后来有两名外地大法弟子到他们那里,准备与大家交流,可人还没召集齐,就被信某教的人举报了。那两个大法弟子被带走,其余的人罚了款。从那以后,她那里的人谁也不敢炼功了。我说我一定把书和录音带给你们送去。

匆忙之中只问了地址,忘记问这位同修的姓名。我决心让那里的学员从新走入大法修炼,于是,我和我们当地同修切磋了一下决定送去。我头天晚上不断发正念,家里的同修在家为我发正念。临行前,一同修说,你还是打车去吧,安全些,我想要花八十元钱打车去多浪费,不如用那钱做资料,能救多少众生啊。我带着两大包资料、大法书籍,所有师父发表的新经文和教功光盘等,只身来到火车站。到了车站,正象同修说的那样,两道卡子,第二道是验票,旁边站着两个警察,我当时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做的事是天底下最正的事,去救度众生,你们不能看我的包。我对警察说,我很忙,物品多,你们别看了。其中一个警察笑着说,那你走吧。此时我体会到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过后我想,做洪法的事要有一颗祥和的心,救度世人的心,师父能把所有的事安排好。不然的话,没名、没姓,只身就去找人能找到吗?是师父安排,我不但找到了,而且把所有的书都留下了。尽管她开始非常害怕,和她谈了两个多小时后,她不害怕了,并表示:“一定召集同修学习师父的新经文,继续修炼下去。”

放下所有人心 救度世人

平日里,我按师父的要求认真做着三件事。我在发资料时曾经被多次跟踪,每当这时,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在救度众生”这时发现后边的人不跟了,没趣的走了。一次我到六十里地外的山村发真相资料。路不熟,发完回来时,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就是不让我过去,也不说话,我借着月光一看估计20多岁。这时我想我在做救度众生的事,你能拦得住吗?这一念一出他马上就让开路了。后来我后悔怎么就没跟他讲真相。

去年夏天,到某地去给那里的众生讲真相。一天给一群建筑工地的工人讲,讲了法轮功如何能祛病,讲了炼法轮功的好处,讲了“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讲了江××等中共高官在外国被起诉,讲法轮功洪传世界七十多个国家……,讲着讲着,其中一个工人说:你这胆子也太大了,我们不敢听了,你快走吧。我们这里有好几个法轮功都被抓起来了,谁还敢听真相,敢炼功啊。我们这里后街那两个人他们都不敢炼了。我追问他,这两人叫什么名?他不肯说。我当时想,我是师父的弟子既然这件事让我知道,师父一定让我找他们。于是我到那村子里面讲真相,师父就真让我找到了这名昔日的同修。我跟他谈了很长时间,最后他高兴的说,真谢谢师尊把你派来。当我知道他们这里没有《九评》时,我又专门给他们送去了。

后来我想这个镇里不是邪恶猖獗吗?邪不压正,于是,就在白天我把大法宣传标语贴到那里的街道上,包括公路旁,都贴满了,前后大概有两个小时吧。做完后我坐在公路旁休息,看见好多的警车鸣着笛来回穿过,我想这是邪恶被吓破了胆,虚张声势呢!

破除障碍 救度众生

几年来,我竭尽全力做好大法工作,无论白天和黑夜,只身一人,只要能抽出时间我就去做师父让做的三件事。有人说我天生胆大,也有人直接找到我,说我太冲动了,出入(讲真相)太频繁了,百里地以外都听到你的名,很危险啊!听到这些话后,我反复的向内找,是不是讲真相时心里不稳呢,或者有时不理智呢?当时没悟明白,就想那就少出去几次吧,渐渐自己有些松懈。就在这时,招来了邪恶旧势力的干扰和破坏。我的亲戚把听到的情况告诉了我,说有人跟踪了你很长时间了,还有都哪日哪日夜晚出去了,只是没到大法弟子A家去,如果去了的话,你们人齐了,就要抓你们了。听到这里,心里真是万分感激师父。有两天晚上,我已经决定要去同修A家(炼功点),可是到了十字路口,忽然想起了其它的事,就没有去。这不是师父的巧妙安排吗?有人找到我单位领导,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甚至有人把写给单位的信直接贴在单位门口上,好多人都看见了,这时,单位领导及上级部门的书记轮番找我谈话。书记找我时,第一句话就说:以后你们(大法弟子)能不能不到一块。那时我一直就想找他讲真相,因为他非常反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只是还没机会。这下我抓住机会公开的面对面的讲。最后他们都彻底明白了真相,我单位的领导当着我的面把举报信给烧了,我真高兴啊,他们得到救度了。

我把被跟踪的信息给了同修,让他们把资料妥善保存好。我自己也把所有资料整理好上路了。因为是白天发放资料,难免有人看见,当有人看我时,我就朝着他们点头,微笑,他们也向我点头,心里可真舒服。当发到两个村庄时,有两名儿童始终跟着我,还不时的将我发的资料正一正。这里人的微笑,这里人的善意,这里人的觉醒,似乎预示着法正人间那一刻快来到了,同时我也悟到,只有精進再精進,才不愧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如果松懈不前,就会被旧势力钻空子。

写到这,我想跟师父说,师父是您给了我无病一身轻的美好,给了我大法徒的称号,给了我救度众生的荣耀,感激之情无法表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