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天地行 助师正法救众生


【明慧网2006年3月18日】从99年7-20至今,已经六年多了,我能够向师父、向同修说:我做了我要做的。概括的说,就是:风雨天地行,助师正法救众生。

当99年7-20 江魔头发动对法轮功血腥迫害的时候,中华大地上一片恐怖。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我当时感到很突然,但是学习了师父的法,我又不感到突然。师父说:“今后在你自己修炼的时候,你会出现许多大难的”(《转法轮》)。对照这恐怖的现实,这大难不正摆在我眼前吗?我反复背诵师父的《见真性》:“坚修大法心不动,提高层次是根本,考验面前见真性,功成圆满佛道神”。当时我正在一个中学打工上课,教高中语文,师父给我开智、开慧,我便机智、灵活、巧妙的在讲析课文、作文教学中不失时机的渗透法轮大法的内容,揭穿欺世谎言,使学生们明白了真相,得到了救度。

师父在《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说:“讲真相中你们讲出的话中、打出的能量,起着震慑与消除邪恶的作用,你们是世上生命留去的关键。你的话如果很纯正,真的一下就打到世人的思想最深处去了,一下就能叫世人明白。”有一次,我在课堂上向学生讲真相,学生全神贯注的听着。下课了,我回到办公室,还没等我坐到椅子上,有两个男生走到我跟前,说:“老师,您刚才在课堂上讲的太打动我们的心了,您再给我们俩讲讲。”我知道,我讲真相奏效了。于是,我便从99年的4-25讲到99年的7-20;从古代预言讲到人类现实社会;从古罗马暴君尼禄迫害基督徒讲到大魔头江泽民和中共打压法轮功;从我们师父92年在中国大陆传法讲到现在在全世界洪传。一切都是师父安排、呵护,这天午后办公室没有别人,就是我和学生的天下,我就滔滔不绝的讲着,两个学生就津津有味的听着。

从我这两个学生激动不已的神情看,他俩完全明白了真相,而且表示要为大法做事,向更多的人讲真相。我悟到:讲真相“这是一把万能的钥匙,是打开众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远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钥匙”(《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这两个明白真相的学生和其他明白真相的学生,就如同师父所说:“明白了真相的生命,他也是活传媒,他们也在讲真相。” 从而打开了我在学校洪法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局面。当然这期间,师父在时时呵护着我,我时时感受到师父的佛恩浩荡。

我和我老伴(大法弟子)遵照师父的教诲,六年来全力做好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必须做好的三件事,不管刮风下雨、天寒地冻,照样在夜幕中走街串巷,发传单,贴大法真相标语,挂大法条幅;照样在菜市场、商场、公园、车上不失时机的讲真相,发大法真相资料。菜市场、商场上从我俩这儿得过真相资料的人,我们长时间不去还很想我们,我们一旦再去,见了我们可亲热了,就象见了久别的亲人一样,并向我们要大法资料。在三退大潮中,劝这些人三退太容易了。

我每天都抽出一定时间静心学法,因而一直保持很强的正念。师父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说:“用正念哪,你觉得应该怎么样做,你就去做,碰到的问题自然你就知道怎么样去解决。正念强一切都会顺利,保证会做好。”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讲法》中说:“如果正念强,师父与护法神什么都可为你们做。”我在学校课堂上公开洪法讲真相,在社区、在公园发大法传单、挂大法条幅,如入无人之境,周围什么人也没有,但当我做完这些之后,立刻就人来人往。我深切体会到,师父在时时呵护着弟子啊!作为弟子,我更要精進不停!尤其令我难忘的是:在邪恶打压法轮功初期,派出所警察都要大法弟子表态还炼不炼。一天晚上,来我家两个警察,那怎么那么巧啊,一个是我的学生,一个是我老伴的学生。一進屋先把我们俩好个夸,什么师德高尚等。他们也知大法好,说:“那您二位就炼吧!”然后走了。

進入2005年,随着《九评共产党》这部敲响共产恶党灭亡丧钟的一书横空出世,在中国大陆,在全世界掀起了波澜壮阔的退党、退团、退队的三退大潮。对已经明白大法真相的众生,还须劝他们“三退”。在2000、2002年,我和老伴两次回老家洪法讲真相,而现在还须回老家劝亲友们“三退”。于是在2005年10月18日我和老伴路过沈阳,到表姐家,五年前我去表姐家,那是一片红砖房,如今高楼林立,上哪儿去找。我问正在楼外打麻将的一群老头,其中一位老者放下手中的麻将,自告奋勇,说:“我帮你们找!”结果很快找到了。我们把表姐一家人──儿子、儿媳、女儿、女婿以及孙儿、外孙儿,一共十多口人,做了“三退”。晚上七点钟,我们离开表姐家,准备去火车站乘火车赴鞍山姐姐家。到车站一问,夜里十一点前没有开往鞍山的火车,须等到夜里11点12分才有开往鞍山的火车。我和老伴就坐在候车室的凉冰冰的椅子上,加上来寒潮,气温骤降。可是,由于我们一切为了救度众生,无丝毫私心,正念正行,就感到师父为我们加持,从脚底到头顶,感到有一股股暖流。我和老伴背诵师父的《洪吟(二)·难》:“千辛万苦十五秋 谁知正法苦与愁 只为众生能得救 不出洪微不罢休”。11点到了,我们上了开往鞍山的火车。

深夜一点半,到达鞍山,我和老伴又坐出租车到姐姐家。我们下了出租车,但找不着姐姐家了,左一个胡同右一个胡同串。我和老伴都是快70岁的人,一路劳顿,但由于我俩心中有法,坚定正念,什么苦、什么难,都算不了什么。我和老伴边走边背诵师父的《洪吟(二)·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快到凌晨4点,一户人家亮着灯,我们便去敲门问路,那家主人就告诉我们去姐姐家的路线,终于找到了姐姐家!姐姐一家人被我们不辞辛苦而来所感动。另外,我的侄女听说我们来姐姐家,也从百里外老家赶来。我知道,这是师父法身安排她来的,以便让她的一家人及其亲友得到救度。第二天,我和老伴把姐姐一大家子人及侄女一家人及其亲友都做完了“三退”,一切又这么顺利。第二天,我和老伴离开姐姐家,去老伴的堂兄、堂姐家,顺利劝这两家子人“三退”了,第五天返程。此次辽东之行,共劝“三退”97人,我和老伴为这97人得救由衷庆幸!

师父在《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说:“讲清真相不是简单的事情,不只是一个揭露邪恶的问题。我们的讲清真相是在挽救众生,同时还有你们修炼中的个人提高与去执著等因素,还有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为法负责的因素,同时还有你在最后圆满中怎么样丰满你自己的那个世界等等这些问题。”师父在《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世间上的任何一颗心、任何一个牵挂的因素,都是一把锁住人离不开的锁。所以在证实大法中,大家在救度众生的同时也都是在修炼自己。这一点大家都是非常清楚的。”

师父讲的这些法,我悟到:我们大法弟子在讲清真相中,在证实法中,必须时时注意修炼自己。六年来的风风雨雨中,我摔摔打打,修去了许多常人心,修去了许多执著心。我常想:如果我们不是处于这个千载难逢、万载难遇的正法时期,我这些特别顽固的执著心还很难去呢。在99年7-20以前的和平修炼时期,每去一个执著心都不容易,而在江魔头和中共疯狂打压法轮功的恐怖环境中,作为一个真修弟子,所有的执著心都得去,否则都是障碍。

首先,我去掉了怕心。当我第一次发大法传单,第一次挂大法条幅,第一次向世人讲真相的时候,怕心十分严重,心里总有个不好的“万一”如何如何。事后静心学法,渐渐去掉了怕心。那还是在邪恶打压法轮功初期,市公安局两个警察来我家,核实我市大法辅导站曾出的一本小册子上有我写的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文章。警察问我:“你写的祛病健身是不是违心的?电视上说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是违心的。”当时容不得我多想,放下怕心,挺身而出,仗义执言,用我切身的经历证实大法。我对警察说:“我没有半点违心的,全是事实。我在96年6月得了类风湿,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万念俱灭,陷入绝望与痛苦之中,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警察递给我一张纸,让我写一写,于是我奋笔疾书,写了一篇证实大法的文章。警察让我签上名,按上手印。然后他们就走了。由于我做的正,没有怕心,师父和护法神就呵护,邪恶就不敢动我。对照当时一些传单上揭露一些地方相当邪恶,说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被抓。我认为,这多半由于大法弟子的执著心促成的。

其次,我去掉了欢喜心和显示心。讲真相中取得了效果就高兴,不见效果就心灰意冷。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和一些新经文,逐渐去掉了欢喜心。我是读大学文学系的,长期以来,在报刊上发表了作品,总好向别人显示,我的显示心也是根深蒂固的。但是经过我修炼法轮大法以来,认识到显示心是一种很坏的执著心,必须去掉。在正法时期,师父给我开智开慧,写大法真相的文章得心应手。我在明慧网上发表了文章,谨防显示心,毫不声张,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第三,我去掉了妒嫉心。师父在《转法轮》中对这一问题讲得很重。师父说:“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然而,我长期以来,妒忌心是非常强的,学校评优、选劳模,我削尖脑袋往里钻,评不上心灰意冷,象师父批评的那样:“上下活动,愤愤不平,妒嫉得不行。”这是多么严重的问题啊!自从我修炼大法以来,特别是大法弟子在舍生忘死的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伟大壮举中,我的妒嫉心也渐渐修掉了。同修被抓進监狱(我也有此遭遇)、被迫害致死,有的流离失所,我做一个真修弟子,不修掉妒嫉心那还是师父的弟子吗?

第四、我去掉了安逸心。我们大陆大法弟子置身在江鬼和中共对法轮功疯狂迫害的严酷现实之中,为了证实法,为了救度众生,历尽了千辛万苦,没有了和平的环境,自然没有了所谓的安逸生活,但求安逸之心还时时冒出来。我通过学法去掉它!再有,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夜间11点55分的发正念做不做?只要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不能不做。为此,我和老伴在晚8、9、10三个整点针对本地发完正念就小睡一会儿,用闹钟准时在11点20分从热乎乎的被窝里起来做半小时的第二套功法──抱轮,然后发正念,几年来一直这样坚持着。

第五、我去掉了求心。正象师父在讲法中指出的那样,我一度也把结束这场迫害的希望寄托于常人,但结果希望均落空,反而变得很坏。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也不应该把希望寄托于所谓的自然变化、外在的变化、常人社会的变化,或者是谁给我们的恩赐。你们就是神,你们就是未来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们指望谁呢?众生都在指望着你们!”

此外,我还去掉了憎恶之心,初步修出了善心、慈悲心。我和我老伴在洪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过程中,一些世人把我们当成了他们的亲人,我们当然也把他们视为亲人。我还有其他一些常人心、执著心,我必须在今后的修炼中把它们全部修掉!

在过去六年多的风风雨雨中,我虽然做了我要做的,但我做的还很不够,我还要不断的向内找,修去一个个执著心,继续做好大法弟子必须做的三件事。我要遵照师父的教诲“清醒的、理智的在正念中走完通向圆满的路”(《新年问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