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对大法弟子齐云生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4月14日】吉林省舒兰市大法弟子齐云生因修炼法轮功,说明法轮大法真相事实,于2005年4月7日被当地派出所劫持劳教,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遭受迫害一年。

2005年4月7日,恶党人员们以假借理发的形式到家非法抓捕齐云生,当时齐云生告诉他们别动我的东西,拒绝他们的绑架抓捕,他们四五个人强行把齐云生抬到警车里拉到派出所,有个姓侯的恶警问齐云生还炼不炼法轮功?齐说:炼,永远炼。你们这是非法迫害,我就炼。姓侯的恶警说:就迫害你了能咋的,说国家不让炼,爱哪告哪告去。齐云生因坚持说炼法轮功被恶警送到昌邑分局,当时他们给齐云生带背扣,拿出皮带、一个绿色的塑料水瓶,当时不知道瓶里装的是什么,对齐云生实行殴打、恐吓。

在齐云生不在家的情况下,不法警察未经同意,当天下午非法抄齐云生的家,抢劫走电视机、VCD机、音箱、法轮大法书籍(包括:转法轮、美国讲法、欧洲讲法、瑞士讲法、转法轮法解……还有些记不住名的大法书籍)、真相资料、护身符、大连讲法影碟一套、“九评”影碟一套、MP3影碟(师父讲法)1张、师父法像1张、个人的炼功像二张、墙上贴的“法轮大法真善忍”横幅、真相一张被揭抄走。

4月8日,他们把齐云生送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非法关押。4月30日,齐云生拒绝在劳教通知单上签名,不承认非法劳教。姓侯的恶警气急败坏的把齐云生送到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当天因劳教所体检怀疑齐云生有病,就把齐云生送到九台医院,齐云生在医院门口喊:“法轮大法好,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是迫害法轮功的黑窝”,他们因害怕曝光,慌乱气坏了,对齐云生实行暴力殴打。姓侯恶警当时有一拳打在齐云生的牙上,把他自己手也打破了。

齐云生是农民兼业余理发行业,父亲病逝,一人度日,被非法劳教,后自己的土地无法耕种,房屋无法看管。

在劳教所的第一天,恶警冯思思强制齐云生写“五书”,齐云生因拒绝遭到他们的关小号封闭严管迫害,他们利用劳教犯(以下简称普犯)包夹迫害强制让齐云生坐床板,不让炼功单、双盘腿,双手用扣子分开扣在床栏上,逼迫齐云生看他们制作的污蔑法轮功书籍。他们对老年大法弟子也一样实行迫害,有一位朝族大法弟子金永,60岁左右(具体年龄记不清了),邪恶强行让他坐潮湿的床板,不让他按正常作息时间休息,限制睡觉,污言秽语辱骂他和大法师父。

齐云生因承受不住压力害怕,而违心屈服写了“五书”。此后,他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思考真正的对与错,善与恶的标准问题?齐云生自己理性的思考,认清了他们这一切行为都是邪的,写了一张声明,表示自己信仰法轮大法没错。恶警冯思思问齐云生与法轮功决裂不?齐说:不决裂。因此恶警打骂齐云生。

劳教所恶警们强制法轮功学员做超时、超强体力劳动干活,每天早6、7点钟出工至晚上7点收工,除吃饭外不给休息时间。他们当时是承包干拔丝活、挑瓜子活,干拔丝活时每天都在机器的轰鸣强大的噪音、灰尘铁沫的车间中干活,一天下来成了一个灰人一样,口中吐出的痰都带灰尘铁沫。直至8月22日左右,普犯温生被拔丝机滚筒绞断右腿,因此事件拔丝活撤消。干挑瓜子活时,每次进出瓜子料时,每袋瓜子100斤,从劳教所大门到车间有百米距离,五层楼车间扛袋子,每次都累得筋疲力尽,疲惫不堪。

在挑瓜子车间干活时,不法人员们不让法轮功学员互相说话、谈论炼功事,不准随便走动。五月下旬,在拔丝车间的恶警办公室,他们让齐云生照像,齐云生因拒绝照像,恶警高金山(一大队队长)打齐云生。

2006年3月20日在齐云生被放之前,恶警冯思思(一大队教导员,此人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对齐云生邪恶的恐吓说,回去再炼法轮功,抓到就劳教3年。

在劳教所,齐云生亲眼见证了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事实。他们利用普犯轮班监督、包夹,实行24小时不间断干扰、迫害法轮功学员,采用暴力殴打、恐吓、变相惩罚,逼迫强制性坐潮湿的床板、限制睡觉、限制不让去厕所、吊扣、抻死人床、污言秽语辱骂、强行逼迫法轮功学员近距离看污蔑法轮功的录相、高音干扰、高压洗脑,冬天不让法轮功学员滕世军穿棉衣、棉裤,关在阴暗潮湿的屋子里,把法轮功学员的被褥放在潮湿的地板上,逼迫法轮功学员写背弃信仰的“五书”,如有不服他们所谓的管理,不写“五书”的,他们采用封闭式的关小号迫害,超期关押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在那样邪恶的环境中,他们坚持学炼法轮功,按照法轮大法宇宙真理去做事,严格要求自己,重德,修心行善,不求名利,没有任何政治诉求,只为改变自己同化真理。他们坚信法轮大法,因此而遭受恶党这样残酷、人性无存的迫害。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对人的精神道德信仰、人权的迫害,也是在迫害人的道德、善、理性与良知。揭露这场迫害法轮功真相事实,只为所有人能认清这场迫害实质,分清善恶。善恶有报是天理,每个生命、每个人的未来是自己选择的,愿所有的人拥有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