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现在想做和最怕别人做的是什么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四日】苏家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血案曝光后,中共有三个星期没敢吱声。在外界嘲笑中共这等于“此地无银三百两”时,其实,中共却没有闲着。这么多年来,中共能够从一个谎言走向另一个谎言,而且依然能够在很多方面蒙蔽广大民众甚至世界舆论,足可以见其面对谎言被揭穿时,还是有相当的手段去应付的。

对于国内而言,中共控制着所有的媒体和国家机器,欺骗起来驾轻就熟。真正有挑战性的是,如何对付国际舆论。

现在的中共领导人,没有打天下的资本,其所谓的合法性靠的就是表面经济繁荣(这些年大量的海外投资 + 以牺牲后代的环境、资源为代价)和所谓的国际地位(西方世界在许多国际事务上比如反恐和区域稳定等方面有求于中共)。

所以,没有合法性的中共的生存环境在很大程度上来自国际社会的容忍。面对国际压力,绝对不可能象过去那样充耳不闻或者关起门来“自力更生”。对国内百姓中共依然是采取“消息封锁”来达到欺骗目地,而对于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中共现在就必须要“给出个说法”。

于是,可以看到这些年,中共开发出了一系列专门对付国际舆论的手法。不但有什么生存权高于人权的谬论(难道人饿的时候就没有说话的权利了吗?退一万步讲,吃饱的人也不能为饿着的人说话吗?),更是学会了利用海外舆论来为中共说话,包括邀请海外媒体和政要去参观访问,借他人之口来为自己开脱。

明慧上有篇文章“中共不怕嘲笑,害怕罪恶曝光天下”,指出了一个很重要的论点:“中共不怕你去嘲笑它、讽刺它,但是,它害怕把它的真正罪恶曝光天下。”

中共邀请的海外媒体,包括中共自己在海外办的、被中共统战渗透的和其它西方媒体。亲共的媒体就不用说了,是中共的第二传声筒。其他媒体的报道,记者大多知道所谓的参观是中共在做秀,所以报道中常常是充满嘲讽的口吻去重复中共的说辞。

不管怎样,都是重复了中共的谎言,而且,正如上面那篇文章中指出的,“那些见不得人的罪恶、撕心裂肺的痛苦、非人的酷刑和丧尽天良的强奸下的呻吟却在这种哪怕是对共产党的嘲笑中被轻描淡写的忽略了。”

这不正是中共的目地吗?人们嘲笑它,挖苦它,有什么关系呢?因为在哈哈一乐之后,谁还会去注意真正发生在后面的非人迫害呢?

这就是中共最根本的用意:让世界不再关注甚至实际追究那些背后正在发生的罪恶!因为它已经在被嘲笑中给了国际舆论“一个说法”。

现在,法轮功学员正在呼吁全球关注大陆各个劳教所、监狱和医院的器官摘取暴行,中共对于这样的国际舆论怎么可能熟视无睹?它在忙于转移和销毁证据的同时,一方面故伎重演发出邀请,让人去参观已经被整理和安排好的地方,另一方面对西方媒体大放厥词,否认一切罪恶。

中共不会到此为止,因为它还没有给世界一个它认为“完美的说法”。中共此刻正全力以赴为那“完美的说法”而冲刺。

当一切准备就绪,中共就要去做它最想做的事了:邀请世界媒体和政要去参观劳教所和医院的移植中心。

监狱院子里的鲜花和小鹿又要粉墨登场了;让特务伪装成法轮功学员(甚至以什么过去是某地辅导站长的名义)在监狱接受媒体采访,驳斥器官摘取,述说中共的“春风化雨”;让做移植的医生表白他们的供体来源是多么“清白”,他们“挽救”了多少外国友人的生命;记者们也许会看到院方出具的那一张张有“亲自签名”的器官捐献书;中共还可能让同美国总统合过影的著名移植专家讲述器官摘取和移植需要多么先进的设备,多么尖端的技术,哪些高级医院才能做。有时间,专家还会带着记者们去二流或乡镇医院实地参观,看看这些医院是多么简陋,多么不适合做器官移植,说不准还要故作姿态呼吁西方社会大力捐钱支持中国的医疗移植事业;中共卫生官员会讲解中共现在是多么重视正规化器官行业,拿出刚刚出台的法律条文,展望着未来,要西方记者把中共描述成原来是多么“贞节”……

那么,中共最怕别人做的是什么?:中共最怕的就是被人抢走上面说的“调查权”—— 这个邀请国际媒体和政要来参观做秀,从而给世界一个所谓“说法”的“调查权”。

法轮大法学会和明慧网发起的“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下面简称“调查迫害真相委员会”)就是对中共的当头一棒,阻止了中共继续蒙蔽世界。有法轮功学员牵头组织和直接参与的包括世界其它媒体和机构的国际调查团,才能真正扯破中共做秀的伪装,使具有实质性的独立和不受中共欺骗的调查彻底实现。

不让“调查迫害真相委员会”去,中共就已经理亏在先,它无法再给出让人信服和满意的“说法”;要让去,真相就会水落石出。这就是现在中共的最怕。

泛泛的向国际社会呼吁去调查真相,首先就有一个问题,就是人们无从做起,谁来组织这个调查团?他们看不到希望,就更不愿出面来组织。第二个问题,即使有人出面组织,如果没有法轮功学员参与,中共会在多大程度上渗透和影响组织者?很可能最后又被中共耍流氓所利用。

“调查真相委员会”的成立和实际运作,才真正触动了中共的神经。所以,我们有必要让中共知道法轮功牵头的“调查迫害真相委员会”,让国际社会充分了解“调查真相委员会”,让人们对“调查真相委员会”有足够的信心,让人一说到要去调查法轮功迫害真相,就要想到要加入这个“调查迫害真相委员会”,在我们要求知情人提供消息时,可以让人们联系“调查迫害真相委员会”。如果流于泛泛而言要求国际社会的调查,不小心被中共抢走“调查权”,后果不堪设想。

“调查真相委员会”被称作是大法弟子为主体的正面出击的历史性行动。既然被称作是“正面出击的历史性行动”,就一定具有其历史性的实质意义和作用,也是中共为什么惧怕和胆寒的真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