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看守所走出来的经历和认识

【明慧网2006年4月15日】我曾经有一次被非法绑架,不到一天就出来了,把这个经历拿出来和大家探讨一下。

我被劫持到看守所(不是派出所)时,大厅里很多人進進出出,有穿警服的,有穿便衣的,有戴红箍的。有些人虽然衣冠楚楚,但一看就是被抓的;有些人衣着普通,但一看就是来办事的。我捉摸,根本的差别在哪里呢?是神态!至于那些看守,大多无所事事,无聊至极。所以,我有什么理由留在这里呢?留下来等迫害么?走吧。可是很难。因为我害怕,怀疑自己的能力,怕被再抓住后施以暴力。我自己思想斗争了半天,我想,长腿是干什么的?走吧。

迈出第一步很艰难,然后就这样若无其事的走了,走的并不快,比别人还稍微慢一点。我回忆着师父的法,坚定自己的正念。我心里默念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同时求师父加持,让坏人看不见我。就这样走出去了。路上有个警察看我一眼,但是谁也没理谁,我也没正眼看他,就自己往外走。门口的武警正在换岗,好象也看了我这边一眼,什么也没说。

就这样,我走出去了!我都有点惊讶,就是走的,没跑。就这么一点点的距离,比想象中要短的多。

最后,谈一谈对怕心的看法。我是有怕心的,还挺严重。其他大法弟子,据我知道,很多都是怕心很少,甚至没有怕心的。他们为什么没有出来呢?个人感觉,没出来的人,主要是想在里面讲真相,而恰恰忽略一点,里面很难三件事都做,最重要的学法炼功难以保障。我虽然有怕心,但是我认清了它,认清了迫害的实质,师父就帮我,在我去掉怕心的一刹那,也许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能闯出来。

有一个非常不好的想法,我现在可以正视它了:在外面的时候,希望晚点结束,自己可以多提高一些;被劫持在里面的时候,希望早点结束,自己少受痛苦。这都是自私的人心。

让我们来重温师父的经文《理性》中的一段:

“有学员说、为了证实法都到拘留所、被劳教、判刑才是最好的修炼。学员们哪不是这样啊,走出来用各种方式证实法是伟大的行为,但绝不等于非要被邪恶所抓走,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走出来的学员上访中还要要求释放所有无罪被抓、被拘、被劳教、被判刑的学员哪?被抓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地。当有邪恶之徒问到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时,可以不答理它、或采取其它回避方法、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

还有一点,我过去不能从根本上放下对物质利益、情的执著,被抓以后总想,要怎么出去才能过跟过去一样的生活,怎样能带着自己的东西一起走,所以就被这些东西牵制,结果被长期迫害。这次,当我感到失去了一切,失去了正常身份的生活,失去了所有的钱和物,失去了和家里人的联络。这时候,我难过了一下,但是很快放下了,然后就出来了。我想这也是我能出来的一个主要原因:又通过了一次生死考验。

想起了师父《法轮佛法(在瑞士法会上讲法)》中的一段:

“但是绝不会让你非得疼那一下儿才算能放下生死,那只是一个形式。我不看重,我看你的心,真正能不能做到。大家想一想,人活在世上无非就是为了名和利。他拿到博士学位之后,他可以将来有一份好的工作和前程,他的工资也自然会多,那就不用说了,会高于常人,高于一般的人。人不就为这个活着吗?他连这个都不要了。大家想想他连这个都敢放弃。作为一个年轻人,这些都可以不要了,是不是什么都可以放弃了,他不就等于敢放弃生死吗?人不就为了这些活着吗?这样的人他能够这样做,修炼境界其实也就在那儿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