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信师信法 谁也动不了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6年3月31日】我们是四川大法弟子。从99年7月20日恶党对大法与大法弟子迫害那一天开始,我们就一直受到迫害,多次被非法抄家、勒索,被非法抓捕、关押、被迫流离失所。幸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们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信念,坚定的走到今天。以下是我们在证实法修炼中的经历。

2000年农历正月初五,我和老伴就受到镇派出所恶警、恶人的绑架迫害,恶人想利用我们亲人(儿女、女婿)来动摇我们坚修大法的意志,我和老伴只有一念,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大法到底。镇上的恶人、恶警看利用亲情都动摇不了我们坚修大法的决心,就骂我们没有人情味,骂我们不是人;恶人、恶警把我们关了三天两夜诈了500元钱,生活费60元,在无罪名的情况下把我和老伴放了。

2000年3月4日,镇政法委610在乡政府办洗脑班,我和老伴又被恶人、恶警绑架到乡洗脑班迫害,镇上恶人对我和功友拳打脚踢,骂脏话,克扣我们的伙食,18人吃一斤半米的饭,但还说生活费10元一天,我们被迫害15天,罚我们款3000元,生活费300元。

2000年7月18日下午6点多钟,我和老伴又受镇派出所恶警绑架拘留5天,勒索我和老伴所谓生活费100元。

2000年12月底,我和老伴上京证实大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证实师父是清白的、我们师父是受恶党冤枉的。2001年元月6日恶警把我和老伴从北京绑架回来,关押在看守所迫害。硬说我们上京犯了法,我和老伴无辜受邪党劳教一年的迫害。我是所外执行,邪恶把我关到2001年4月17日放出来,勒索生活费1200元、公安局的什么金3000元。

2001年7月19日晚上十二点多钟,镇派出所恶警及镇上恶徒多人非法抄我的家,在家里翻箱倒柜的乱抄一通,恶警、恶人找到两篇经文,就作为什么证据,第二天把我关入看守所迫害,一直关到2002年元月12日。勒索生活费2500元,公安局所谓什么金3000元。在这五个多月的非法关押中,我每天背法、炼功、发正念,从没断过。

2002年10月份我和老伴在本村讲真相、发护身符,被严启敏举报,2002年10月26日上午,镇派出所恶警到我家绑架我,我不开门,一恶人借来长梯子上二楼把门打开,恶警把我从二楼抬下来扔到警车里,然后他们再去抄家,在家里翻箱倒柜乱抄,抢走我炼功带2盒,收录机一台。在派出所里,恶警把我衣服脱下,边打边骂我,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恶人打我的脸,把我的牙都打松了,脸都打肿了,流了不少血,它们还是边打边骂我。恶警提审我时,我始终不配合,问什么我都不答,只是发正念,清除它们背后操控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我心中默念我坚信师父、我坚信大法,有师在、有法在,师父就在我身边,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谁也动不了我。恶警在什么也没问到的情况下,当天就把我劫持到看守所关押迫害了一个月。我在号里向刑事犯讲真相,背法,炼功,发正念,不配合邪恶任何安排。11月28日恶警把我从看守所转到收教所关押45天,我在里面同样背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心中请师父保护弟子出去,我一定要出去,外面有很多众生等着救度,我一定要完成我的史前大愿。就这么坚定的信念,我在师父的慈悲的呵护下于2003年元月10日堂堂正正走出收教所。在这次被非法关押中,我被非法勒索所谓生活费800元,交船山公安分局勒索什么金2000元。

2003年9月18日上午,我和老伴在龙坪五大队三队讲真相,发完资料时,被一恶人举报,她大喊抓法轮功,两大队干部骑摩托车追我们,非法抓住我和老伴,当时来了很多围观群众,老伴当时就把资料发给了一部份人看,并向他们讲真相,我就发正念,当时恶人打手机通知派出所,没过半小时来了三个恶警,当着围观群众就拳打脚踢打我们,恶警还说打死法轮功不犯法的。恶警把我们抓上车,拉到派出所关押审讯。在非法提审中,我始终不配合恶警的提问,一心发正念清除操控恶警、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心中的信念就是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有师在,有法在,师父就在我身边,谁也动不了我,任何邪恶安排也不要,也不承认,我只走我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就这样他们什么也没问到,恶警、恶人就骂骂咧咧的收场。当天下午公安分局国安恶警、镇恶人及其它不认识的5人到我家抄家,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的,抢走炼功带2盒,还有其它东西。回到派出所后,我和老伴请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请师父保护弟子出去,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们一定要出去,很多众生等着我们去救度,在派出所里两个恶警看守的情况下,我们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当天下午5点多钟我和老伴走出了派出所,就一直流离失所在外。

2005年12月17日我们三位同修出去讲真相、发资料。我和另一同修在一小学放了两份资料后,有人发现了,打手机通知他们村书记,村书记通知村民拦截抓我们三人,我们也发了正念,也向抓我们的村民们讲真相,但由于怕心出来了,发的正念就没有威力,被邪恶钻了空子,他们打电话通知警察,把我们绑架到仁里派出所,铐在铁栏杆上。下午恶警提审我时,我始终不配合,问什么都不回答,只是发正念清除他背后操控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和共产邪灵,就这样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恶警一个字也没得到,整个写的都是不语。下午5点多钟恶警把我们三人关入看守所刑拘30天。在号里,刑事犯要我背监规,我理直气壮的告诉他,大法弟子是不背监规的,我修大法是做好人,没有犯罪,我是无辜受邪恶迫害的。看守所恶警要每个人写心得体会,我就不配合,号里就我没写,一刑事犯要我抄一份,我说我不会抄的,他说“你不抄,我不准你炼功”,我说“不是你说了算,是我师父说了算”。我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并向号里刑事犯讲真相,我照旧背法、发正念、炼功。在一无口供,二无证据,三无签字,四无证人的情况下,当地镇派出所恶警无中生有的整迫害材料,硬把我们三人整成劳教迫害。2006年元月13日镇派出所恶警把我们三人从看守所转到收教所,元月18日三恶警把我和另一同修送绵阳新华劳教所迫害。在路途中我请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清除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我始终坚信这一念,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有师在,有法在,师父就在我身边,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其它任何安排也不要,也不承认,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我请师父保护弟子,求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弟子决不能進劳教所,弟子一定要回到证实大法、救度众生队伍中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强大正念帮助下,我和老伴于2006年元月26日堂堂正正的从收教所回到家里。

在这里我和老伴首先感谢师父,感谢全市同修们的正念帮助,我们才有了今天。有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