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迫害就发生在你身边,切莫视而不见

【明慧网2006年4月15日】滦南的父老乡亲们,当你们为生活而忙碌,当你们亲朋相聚,享受天伦之乐时,你们可知道就在你们身边有许多善良的同胞,只因他们坚持修炼“真、善、忍”说真话,就被非法绑架、劳教、判刑。承受着酷刑的迫害和精神上的摧残,在日夜煎熬中度日如年……他们就是最善良、最真诚的法轮功学员。

请看一看这六年多以来,特别是近期发生在滦南境内的几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真相。

河北滦南县大法弟子刘素君,女,39岁,因坚持修炼大法,六年来,几乎是从未间断的一直在遭受着恶党的迫害,遭受吊铐、上绳、绑在死人床上、野蛮灌食、电棍电等非人折磨。2001年5月,劳教所和滦南县610将已有7个月身孕的刘素君拉到医院强行堕胎。2005年11月25日,刘素君在单位上班时又被滦南县610绑架,至今被关在滦南县看守所遭受迫害。

1999年7.20法轮大法遭到无理的迫害,刘素君和千千万万法轮大法的受益者一样自动的开始了漫长的上访讲清真相之路。她多次进京上访,多次被非法关押在滦南县看守所,遭受了各种酷刑,如:吊铐、上绳、绑在死人床上、野蛮灌食、电棍电等非人折磨。2000年12月再次进京上访,又被非法关押在滦南县看守所遭受迫害。2001年1月刘素君被非法劳教2年,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唐山开平劳教所。

在劳教所里,她绝食反迫害,被恶警野蛮灌食,期间大部份时间还被绑在礼堂的椅子上,怎么难受恶警怎么绑。一次刘素君抵制灌食,被恶警揪着头发在地上拖了20多米,拖出后被打得鼻青脸肿,过了很多天脸上还有紫印。有一次北方3月的晚上,刘素君和另一名大法弟子被恶警绑在栅栏门上,恶警打开窗户冻她们。刘素君被折磨的浑身痉挛。在劳教所的日子里,刘素君长期腿、脚浮肿,肚子肿胀,却不能得到检查和治疗。

2001年5月劳教所发现刘素君已有7个月身孕,劳教所和滦南县610将她拉到医院强行堕胎。此时正是邪共所对外宣传的“人权最好时期”。2001年9月刘素君又被绑架到开平劳教所,几个昼夜不让睡觉,邪悟者轮番给她洗脑,软硬兼施用各种方法让她放弃真、善、忍信仰。

2003年10月一天夜间1点,刘素君在家中再次被滦南县610绑架,并被非法抄家,之后又被第二次非法劳教两年,仍被关押在开平劳教所。2004年10月刘素君从劳教所正念走脱,当晚被恶警绑架回劳教所,遭到劳教所恶警毒打。恶警阎红丽等几个人强摁刘素君下跪,没有得逞,就气急败坏的用电棍电她。并把她关在劳教所教育处隔壁的密室里。密室的墙壁用厚泡沫板糊住却没有窗户,只有门上开一个送饭的小口。斗大的室内放着便盆,空气污浊,室内的灯24小时亮着,不知白天黑夜。水泥地面上浇注着两个铁环。整间屋子的墙壁从房顶到地面贴着放大的恐怖图片,血淋淋,阴森森,让人恐惧,甚至可使人发狂。由此可见开平劳教所堪比纳粹集中营。

劳教期满后,刘素君又被非法关押到唐山市纺织大学洗脑班继续遭受迫害,历时3个月。从劳教所回家不久,2005年11月25日,刘素君在单位上班时又被滦南县610绑架,并被非法抄家,抄走电脑等多件私人财产。至今被关在滦南县看守所遭受迫害。

刘宗勇,男,47岁,滦南奔城镇于家岭人,99年12月因去北京说明法轮功的事实真相,被迫害的流离失所1年,回家后又被非法绑架至滦南县看守所,非法关押8个月。2005年11月只因在滦南城镇“伊人影楼”复印师父照片,被恶人举报,再次被非法绑架,判重刑6年,刘宗勇正在向法院申诉。

张连芝,女,50岁,奔城镇街道办事处,千禧小区管物业。从99年7.20以后多次被抓,2001年1月21日被抓后,被带上死囚的镣铐12天,这种镣铐18斤重,手铐、脚镣连在一起,只能弯腰站着,被这样折磨的人,腰腿酸疼,十分痛苦。2001年初被非法劳教,关押在邪恶的唐山开平劳教所,那里的恶警穿着警服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就象家常便饭,经常使用电棍等刑具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在那种黑暗的日子里,张连芝身心压力很大,非常痛苦。经常日夜的咳嗽,而劳教所的恶警只是假惺惺的转化她。在那里张连芝被非法关押1年多。

2004年4月21日,张连芝又被非法抓捕并判刑4年,现被关押在保定满城监狱(604厂帆布厂)。至今仍在承受迫害。

陈丽英,女,30岁,滦南职工教师,2001年初,被非法关押在滦南县看守所,因陈丽英不放弃信仰,恶警唐小丽把她和刑事犯关在一起5-8个月。犯人与恶警勾结,私自透支陈的钱款,把陈的几百元钱全部花光。为了逼陈丽英写保证,唐小丽用两根电棍同时电她一个多小时,甚至电棍伸入她的衣服里电她。还把陈丽英(当时25-26岁,未婚)的四肢绑在床的四个角上,抻成大字,不让下床达半个月之久,大小便都在裤子里,没人管。最后由于陈的四肢已肿的吓人,恶警才把她放开,陈丽英因被绑时间过长,四肢已黑紫不过血,一放开疼痛钻心,痛苦的折磨了一夜。恶警唐小丽还给陈丽英用过上绳的酷刑,把绳子刹进了肉里,一年后,陈丽英的肩头的黑色绳印仍清晰可见。由于长期的非人折磨,使陈的身心受到重大伤害,精神恍惚。

所有这些修炼法轮大法的人,他们在不修炼前有的重病缠身,修炼以后不仅身体健康而且道德高尚,即使在遭受种种的迫害之下,也依然用“真、善、忍”的胸怀对待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可是在邪恶的高压下,有许多人为了私利,为了升官晋级,迫害着这些善良人……,还有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仍在认可和助长着这些罪恶。

2006年3月8日,明慧网以及大纪元时报同时刊登了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据原中共内部情报人员透露:在沈阳市苏家屯区有一个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集中营,内有许多医生和设有“焚尸炉”,他们将这里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活体解剖摘取器官后,将被害人送进“焚尸炉”毁尸灭迹。然后将摘取的器官卖给医疗单位,牟取暴利。请被迫害学员的亲属马上去找相关单位,追查你们亲人的下落,要回你们无罪的亲人。

善恶有报,在这罪恶面前,在大是大非面前,也在衡量着每一个人的道德和良知,滦南的父老乡亲们,不要再沉默,发出你们正义的呼声吧,制止这场迫害,制止这场罪恶!在善与恶中作出明知的选择。支持“真善忍”的人,必定会有美好和光明的未来,而追随恶党行恶和认可邪恶的人,也必定会随恶党的灭亡而失去未来。

目前,天灭中共在即,退党大潮已近一千万人,法轮功学员真诚的希望每一个滦南的老百姓尽早退“党、团、队”,选择美好的未来。

多行不义必自毙,奉劝那些还在追随中共作恶的人,赶快悬崖勒马,将功赎罪,赎回自己与家人的未来。

恶警唐小丽,原滦南县看守所女所所长,40多岁,现调到交警大队,她在女所期间,经常用电棍电女大法弟子、打耳光、用脚踢踹,是主要打手。

恶警叶国勤,52岁左右,原滦南县看守所所长,现调到国税局治安办,经常对女大法弟子大打出手。

恶警靳树敏,50岁左右,滦南公安局政保科长,他利用职权,大量收受大法弟子家属的礼金,多则上万,少则几千。大法弟子曾揭露他的恶行,他不但不知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在2004.年4月,河北省委书记白克明来滦南时,靳树敏借机大肆迫害法轮功学员,据说他迫害刘素君时一边大扇嘴巴,一边破口大骂为何揭露他,凶残变态的嘴脸尽露无遗。

滦南县政法委书记 0315-4122721
滦南县检察院批捕科 0315-4122523
滦南县检察院办公室 0315-4122162
滦南县法院办公室 0315-4122829
滦南县法院信访办 0315-4122196
滦南县法院法警室 0315-4122167
滦南县公安局总机 0315-4122301 0315-4122259
滦南县倴城镇政府总机 0315- 4122227
滦南县倴城镇镇长室 0315-4122423
滦南县倴城镇办公室 0315-4122124
滦南县倴城镇书记室 0315-4122427
滦南县倴城镇党委办公室 0315- 4122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