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民工讲真相的体会

【明慧网2006年4月16日】我是一个家庭资料点的学员。师父的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发表后,这一、两年中我们资料点专门针对农民工讲真相。农民工是一个特别的群体,没有人关注他们,对他们讲真相就很重要。

春暖花开,农民工像潮水般涌入城市。仅我们这个小城市,每年都有2万以上各地民工(不包括周围的区县),他们来自全国各地,南到广西、北到黑龙江,有些来自非常贫困的地区,也有的来自迫害很严重的地方。但是他们在这里,第一时间阅读了《九评》,第一时间知道了苏家屯惊人内幕。

无论是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的工地,还是市政工程的广场修建,都聚集着众多的外地民工。由于工地多处于郊区、开发区等交通不便利的地方,真相资料很少能到达那里,有的地方还可能是空白的。虽然城里人能经常见到资料,农民工在这里打工几年都没有碰到过大法资料,有人偶尔拣到过,也只是自己看看,远远不能满足如此众多的人群对真相的渴望。所以当第一次带着真相资料、有些胆怯的走進民工住的工棚,看到有那么多对法轮功的迷惑、好奇的面孔,我惊喜和庆幸自己“发现”了这片等待真相的广阔天地。

一开始在工地大门外面,给進進出出的民工送资料。特别是晚饭后,他们中的很多人出来散步。后来干脆跟着他们来到宿舍。宿舍里的人更多,更集中。住处一般在工地附近或工地围墙内,很容易看出来。北方民工多住在白色平房内,几十人、上百人住在一起,脏乱且光线很暗;而南方的多住在二层小楼内,三、五个人一个房间。可贵的是他们都住“集体宿舍”,这给讲真相和传播真相带来很大的方便。

开始的时候,认同真相的人少,很多人害怕、震惊,不敢要资料。可是只要有一个人敢要,往往就能带动很多人过来拿。所以我喜欢屋子里的人越多越好,用最短的时间让更多的人听到、看到真相,而且屋里所有的人都必须面对真相,都不能回避。那时只要能留下一分资料,都如同炸弹一样,产生巨大的反响,再次来的时候很多人的态度就明显变好了。

随着正法形势的快速推進,人们的态度也在快速变化着。原来资料恨不得塞到手里他们都不敢接,现在许多工地往那里一站,许多人端着饭碗就跑过来急切的要资料,还帮我发,有时甚至我还要把资料抢回来一部份好留给其它工地的人。当然对于从来没去过的、不熟悉情况的工地,多数情况我都是先看准他们的住处,象找熟人一样直奔宿舍,(不东张西望,骑车更方便),進到房间里,关上门站在门口讲真相、发资料,这样外面的人不知道屋里的情况,一般情况三、五分钟就做完了该做的事情了。情况好呢,就再去另一个房间,但不可贪多,以后有时间再来。因为在大的工地(许多小工地组成),现在都有警察把守、巡逻,所以要非常注意安全,时间尽量短。

就这样,在邪恶被明显抑制的情况下,在恶人不知不觉中,真相在广大的民工中悄悄的、迅速传播着。一次某工地民工把传单贴到了他们工地大门口,让恶警发现,他们就到各个工地威胁民工不让看、利诱民工检举等,当然他们的邪恶打算没有得逞,后来他们专门配备的巡逻警车发生车祸,其中1个警察生命重度危险。

原来发的资料主要以针对农民的“福缘到你家”等为主,现在主要是明慧周报、小册子《苏家屯秘密集中营》、《平安秘诀》等大法真相,三退的资料主要是《九评》、大纪元的《九评共产党》传单、《红潮末政》小册子等。很多人听到有900多万人退党时,他马上说,是不是我也要退党啊?没有政治不政治的想法。所以现在一般都是“三退”和大法真相资料一块给。遇到从来没有接触过真相的人,第一次最好不要啥都给,因为有人看后觉的“前后矛盾”。对于基本真相,如自焚、4.25等是要经常有的,很多人对这些不清楚。《九评》是清除人们不好思想的宝书,很多人看了反映很好,给他们的最好是2册或3册装订的小册子版,便于多人同时阅读。光盘、护身符是他们最喜欢的,许多工地有VCD、DVD,一套《九评》光盘能产生广泛的作用,很多人就在工地都看,即使没有机器,他们也会想办法到别处看,那不正好吗!有的说我们看了3遍。

由于学法不深,自己存在严重的怕心,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面对这么多人如何才能“安全”。 后来,在做的过程中发现怕心在减少。再后来逐渐的发现自己有了一个信念:我今天去的工地有那么多的人在等待真相,救人的事情是师父安排的,师父在看着,那不就是最安全的吗!明白此理,心中踏实了很多。所以去很多工地都如同進办公室一样--这就是我该来的地方。做的过程是师父让我们升华的过程。

虽然自己的愿望是让人明白真相,但还掺杂了不同程度自己不察觉的执著,比如看到许多人接受资料,就不只一次冒出欢喜心;当看到那么多人等资料,心中不免焦急,干事心也起来了,当然效果也就降下来了。通过学法平静心态,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安排,我的什么心都救不了人,我只管去做、去修,按照师父要求的做才能使损失减少。

有时我在内心对师父讲:师父啊,我明知道救人是您的法身在做,明知道没有您的保护哪一天都面临危险,可我总觉的有自己做的一份。情况好就欢喜、情况不好就害怕,这咋办?一年多的磨炼,越来越感到自己的使命,责任重大;越来越感到自己修炼提高与做的事不成比例,没有牢牢把握修心性这一根本,很多情况下同修之间没有配合好,很多情况下是常人做大法的事,有什么欢喜的呢?我认识到,数量多少决不是追求的目标,不能用人心看问题,关键是自己以什么状态做大法的事情。每天给民工送资料,从资料的选取、自己的心态到资料点的配合,都存在着为他人负责、为自己负责的问题。一次从工地回来的路上,一种力量让我回忆了刚发生的一切,非常清晰的感到这个过程中没有“我”的任何东西,虽然我做了事,却如同吃饭喝水一样自然,那时我体会到所在境界中没有“自我”的内心平静,我在心里谢着师父。

由于时间等因素,我们两台打印机每天打印出的资料在数量上相当于80份周报(乡亲、城市、副刊、晨光都打印,单张对他们来说信息量太少)和10本《九评》。尤其是九评,有时一个房间30多人只能给1套、2套,远远不能满足要求。当然不是越多越好,人手一本没有必要,他们也不珍惜。如果平均每天60份周报,半年就是1万份,2万人中的一半能拿到资料,所以单从资料提供上,一个小资料点就能把周围很多工地的资料都“包”下来了。因此要平稳的做好。

北方(华北、华东)民工主要有三个时间段在城里,春天到6月初(夏收);7月到中秋(秋收);10月到农历新年。他们在一个工地呆的时间短则10天、长则3个月不等。由于这里周围有近30个工地(每天只去一个工地),所以经常是,资料发过一遍,回过头来又都换成新人了。搞装修的或是南方来的民工假期很少回家。很多次,民工拿到资料后就换工地或回家了,很明显他们就是为真相而来。有的很多人说我就爱看这个(真相资料),明白了真相的人都珍惜的把资料往家里带,所以一般在他们临走前都是宝贵的送资料的时间。别看穿的脏兮兮的,他们中间思想清晰、明辨是非的人大有人在,也有根基很好的人。一次有个高个子哑巴民工跑过来拿资料,边走边看,突然回过身来指着真相材料中图片里的“真、善、忍”三个字,一个字一个字点给我看。其实高速打印的图片上的那三个模糊的小字我自己都看不清楚,而他却高兴的合不上嘴,他那个发自本性的喜悦我从来没见过。不久前我去了一个从来没有去过的工地,進到宿舍里他们正在吃饭,当听说是关于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屋里长时间响起了掌声。

每天他们都在期待,每天出去都要带回来“真相与人心”。前几天我看到同修的文章很感动,在工地那样艰苦的条件下还坚持做好三件事,还在居民小区发放1万多份资料。我想如果同修利用自身条件(有些工地年轻人進出很方便)能给附近工地民工送点资料多好啊!这只是我的想法,当然一切都是师父有序安排的。

还有太多做的不好的地方,以后尽力做好。一点点体会,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