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4月16日】2001年4月,几个恶人把我劫持到河南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值班恶警王××让我在他们的所谓的“所规所纪”上签字,我不签。这时吸毒犯人冲上来卡住我的脖子,一会儿,恶警让她过去,又过来吸毒犯李某,把我带来的被褥线拆开,把师父的经文抢走交给恶警。

然后,恶警把我与坚定的大法弟子隔离开,每天由邪悟者群起围攻,吸毒犯24小时“包夹”,恶警用一个月减三天刑叫吸毒犯24小时包夹法轮功学员。有天晚上我准备炼功,吸毒犯吴××就报告恶警,当晚恶警张x就把我关到一个单独的房间里,让三、四个吸毒犯一起看着我不让炼功。恶警指使吸毒犯骂法轮功。

有一次,恶警队长王××把我关到一个单独的房间里,不让我与任何大法弟子接触,让吸毒犯24小时看着不让出门,然后由邪悟者分批做“转化”,我不配合恶人的要求,吸毒犯徐××就动手行凶。恶警叫恶人反复不停的念攻击大法的文章。我就不听,不让念,邪悟者就报告恶警,恶警就在半夜用伪善找我谈话。有次晚上恶警刘××值班,问吸毒犯这里关的法轮功“转化”没有,吸毒犯说没有。恶警就说继续关。吸毒犯当晚无理迫害不让我睡觉。一个多月后才让我出来。

有次两个吸毒犯受恶警指使把我骗到走廊说我没完成作业,叫我认错,我不认,两人就狠命打我的胸部,还说今天我也打法轮功。一个多月后我胸部还痛。还有一次吸毒犯冯x把我骗到一个单独房间里,又进来两个吸毒犯,三个恶人对我拳打脚踢,我就喊打人了,门外的大法弟子听到喊声,叫恶警开门,恶警站在门外说你等会,一会再来,又把门关紧。这时三个吸毒犯把电灯也关了继续行恶,打完后,这些流氓恶人反咬一口,说我打她们了。

2001年10月,我与其他大法弟子在院中发正念,吸毒犯把大法弟子拉到寝室,恶警把门反锁上,吸毒犯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其中有一吸毒犯对我行凶。大法弟子张雅丽(被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用酷刑约束衣迫害致死)被吸毒犯李x丧心病狂的用皮鞋跺她的胸部、背部,边踢边走,嘴里还在骂着。大法弟子春美(化名)被打的满脸是血,衣服都被打破了。我喊打人了,恶警张××开门说:是撞墙了。大法弟子金花(化名)被恶人一边打一边把衣服扒光,按在床上。把大法弟子进芬(化名)从床上打到地下,再从地上用皮鞋一踢多远……

还有一次我发正念时,吸毒犯秦××拳打脚踢的对我行凶,象疯了一样抓着我的头发用拳头照我脸部凶打,用拳打我面部时,一个手指挂住牙划破点皮,吸毒犯就大声造谣说:法轮功打人了。她还叫恶警王××领着要看伤,恶警私自扣我帐上的钱给吸毒犯。又一次因发正念吸毒犯秦××疯狂的对我行凶,因此第二天我们大法弟子不去上车间干活,恶警李××操纵恶人打大法弟子,恶人把我的手指掐流血,两个吸毒犯把我从地上拖到车间……

大法弟子不配合劳教所的所谓“所规所纪”,苦役劳动,精神洗脑,恶警队长王××就行凶,与警械科的恶警、保安打手们提早就站在院中,不报数就大打出手,用酷刑上警绳绑住拉到一个单独房间秘密迫害。

十二月份的冬天,恶警把我的棉衣脱掉,只穿一件秋衣,把两胳膊、两臂用绳勒死,套到脖子上成马步。把两臂往上,把头捆到两腿中间,站不起来,坐不下去,一会就迫害的痛的汗珠掉地上湿一片,恶警越紧绳子,迫害越严重。

我旁边另一名大法弟子也被用这种残酷手段严重迫害。恶警队长张x有一天晚上叫吸毒犯张x把我强行架到恶警办公室,警械科的恶警周××、保安班长与另一名保安打手,恶警张x把号服套到我身上,两名保安打手把我捆住,其中一名打手打我的脸,一直迫害到后半夜。

副所长周小红多次与外部勾结,把社会上打着科学家幌子的那些中共流氓找来作报告,多次组织中共流氓、骗子到劳教所行骗、诬陷大法,还把黑签名弄到劳教所。吃饭时也洗脑,唱所谓的“同一首歌”。

每个大法学员都由1─4名吸毒犯“包夹”。动不动就搜查,连一片纸都不放过。恶警多次利用大法学员干活时间,在寝室里翻个底朝天,搜大法学员的经文,还叫吸毒犯偷大法弟子的经文,偷一篇经文交给恶警可减刑几天。有一次,吸毒犯值班把大法弟子的经文交给了恶警,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的无理要求,接见日恶警就不让大法弟子与家人见面,还欺骗说家人没来。

主要犯罪责任人:武宏儒、周小红、王燕、王淑兰、张茵、张永萍、刘保兰、周××(警械科)、丁××(警械科)
警械科的邪恶保安:冯迎(吸毒犯)、张丽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