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恶党集中营血腥暴行想到的


【明慧网2006年4月21日】当我看了中共沈阳苏家屯集中营从秘密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活体上摘取器官并焚尸灭迹的报道后,虽感震惊,但并不感到意外。因为2002年我被非法关押在所谓“法制教育学习班”(洗脑班)时就听里面的医生谈论过移植人体器官和其它恐怖之事。当时我并没有在意,现在回想起来,从这些医生和帮教的谈话中就可以看出中共邪党对坚持信仰的大法弟子是什么残忍手段都使的出来的。

2002年正值中共迫害大法的高峰期,湖北地区邪恶610为了达到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命令各地洗脑班不惜一切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当我拒不转化、被它们折磨的奄奄一息时,两个被610派住洗脑班的医生和几个帮教就在我被关押的房间里讲:武汉市每次枪毙人时,各大医院的救护车就等候在刑场旁抢尸体,医院把两边的时间都计算好了,在犯人尸体没有拖到医院之前,医生早已给开始急需移植器官的病人做手术了。只等枪声一响(有的是在汽车之内)医护人员立即把尸体拖上车紧急送往医院解剖,迅速将死刑犯身上的器官移植到病人身上。苏家屯血腥曝光后,我才明白,他们当时在我面前谈论这些事情是有目地的:一方面表明中共邪党已经开始从秘密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活体上摘取器官了;另一方面也是在恐吓我,如果我再不转化的话,也可能面临同样的结果。

在洗脑班采取各种伪善办法仍没有达到转化我的目地之后,洗脑班头子亲自找我谈话:“现在有两个办法供你选择,一是把你单独一人关進一个全封闭的黑屋子,里面除了一个电灯之外,什么东西都没有,每日三餐通过一个小窗口给你送饭送水,除此之外与外界没有任何联系,甚至连外面的声音都听不到,连外面的光都看不到。据实验世界上坚持最长的是49天,就会活活的寂寞而死。再一个办法是把你吊起来,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想活又活不了,想死又死不成,连撞墙都没法撞。看你选择哪一条,等你想好了再告诉我。”它们最后真的对我采取了捆绑吊铐的办法。它们在吊铐我的过程中还狂妄的叫嚣:“進了‘法教班’只有两条出路,要么跟法轮功决裂,要么跟共产党决裂。”“不转化就只有死路一条。”“在‘法教班’我们这些人对你还算是客气的,你再不转化,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你送到公安部办的医院里去,到那里你就知道厉害了。”

另据我所知,从2002年开始,外地進京上访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因不报自己的姓名和地址,就有被送往东北沈阳的。记得那时,我们好多本地的大法弟子被绑架后,几乎每个恶警都曾疯狂的叫嚣:“要是我就把你们统统遣送到大西北去,看你们还炼不炼。”2001年5月,一个610的头子在洗脑班大会上公开讲:“如果你们坚持到底不转化的话,是要付出沉重的代价的。”“国民党八百万军队都被共产党赶到台湾去了,你们法轮功还翻得了天。”“连末代皇帝溥仪最后都被(共产党)转化了,难道还转化不了你们法轮功?”

如果不是我在洗脑班亲身经历的这一切,可想而知,一个长期受中共邪党谎言欺骗的人,真的是很难相信苏家屯血腥暴行的真实性的。通过沈阳苏家屯秘密集中营的惨案,我们一定要更進一步认清中共恶党的邪恶本质,不要对其抱任何幻想。正如师父在《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所说的:“大家知道,这个邪恶它看到了自己要被清除的时候也是极其嚣张的。它就是坏,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象那个毒药一样,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这样的东西,那么在清除它的过程中也要毫不客气,就是清理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