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改字和苏家屯事件谈信师信法


【明慧网2006年4月22日】近日来,周围有个别同修因听到苏家屯事件产生怕心。个别学员不敢见同修了,甚至不敢看《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对大法产生怀疑了;学法、发正念也少了,讲真相也不敢做了;常人中的事情越来越多、魔难也越来越大。特别是《明慧》登出的“改字”:“真象”再改回“真相”后,就又有更多的人不理解,对大法和师尊产生了怀疑。

联想到目前这个问题在跟不上正法進程、不精進的学员中普遍存在,既严肃又亟待解决,所以我将个人不成熟的体悟写出来交流,旨在抛砖引玉,不妥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师尊在《转法轮》中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

回想我们的修炼过程:一直是在去除自己的人心、自己的执著、自己人的一切后天观念中,无条件的同化大法、坚信师尊、坚信大法中走过来的。而每一次的去执著、去人心、去除自己人的一切后天观念,都是在砍掉了我们离不开人的一根根缆绳,从而走到了今天。而不修了的、走向邪悟的、甚至走向反面的,都是对大法产生怀疑后一步步按照旧势力安排的路走到那一步的。

师尊已经给我们讲过,在我们的修炼道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存在。也告诉过我们一直到我们修炼的最后都存在对我们能不能行的考验。宇宙、天体、穹体太洪大了;历史也已经历了无限漫长的、复杂的岁月。旧势力表面是在帮助师尊所谓的考验大法弟子锻炼成熟,其实质是在把大法弟子往下拉。

那么,苏家屯事件能是偶然事件吗?师尊已经教给了我们:“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咋还那么多的“怕”呢?这“怕”是不是执著心?这不又是给邪恶找到了迫害的借口了吗?当然我们是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的,必须有人身在世才能救人!可现在,在个别学员中引起的对大法怀疑产生的波动,不正是上了旧势力的圈套吗?不敢见同修了、对大法怀疑了,学法、发正念少了,讲真相也不敢做了──这不正是一步步走着旧势力给你安排的道路了吗?这不正是旧势力在把你往下拉了吗?因为我们修炼的人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师尊给我们安排的走向神的路──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三件事,证实法,救度众生;另一条则是旧势力安排的把大法弟子拖下去走向毁灭的路。

珍贵的同修啊:何等严肃的事情!“机缘只有一次”呀!而且现在已接近尾声!师尊已经给我们承受了太多、太多,一直在延长结束的时间。为了什么?不正是为了我们这些不精進的弟子吗?!因为师尊不想落下一个弟子呀!更何况师尊在《洪吟(二)》中已经告诉我们:“志念超金刚 洪微是我做”、“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你现在不做三件事,不走师尊给你安排的修炼道路,不正是走着旧势力给你安排的走向毁灭的路了吗,这不危险吗?!

师尊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已经告诉过我们:“发生多大的事就当作什么也没有,照常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这就是你们今天走的路,这就是你们留下的威德。大法弟子走的路,这就是修炼形式所决定的必须这样修的,决不能够因为有任何常人的形式的变化而发生变化”。

就改字而言,从“真相”改为“真象”再改为“真相”。我(常人中有高级职称)没有任何想法,就是按照师尊讲的做,按照《明慧》通知改。我只认为这是对大法弟子修炼的又一种形式的考验。其实从修炼一开始,我们所走过来的道路就不是按照常人的推理方法走过来的。我们已经闯过了99年“7.20”邪恶的疯狂迫害和血腥迫害这种瓦解式的检验,无论以后修炼路上遇到什么样的考验和魔难,都休想动摇我坚修大法的心!

记的一个佛教故事:密勒日巴佛修炼的时候吃的苦简直让人难以想象。他的师父为了让他还业债,限制他在多少天内要从山下把一块块的石头背到山上盖房子。当房子快盖好的时候,师父告诉说:我没选好地方,这地方不合适,换到另一座山上去。这就要密勒日巴把房子拆掉,将一块块石头搬到山下,再搬到另一座山上去从新盖房子。背上的皮都磨破出血了,还要按要求盖好房子。他的师母为他掉眼泪给求情,他的师父也真为他捏把汗(记的不太准确,请同修原谅)。那也没办法,那就是他修炼必须要走的路、必须要过的关。

而我们今天修的是宇宙大法,将要修到那么高去,成就那么高的果位!师尊将要给我们那么高的荣誉,我们将要承担起那么伟大的责任和使命、去管理那么多的天国众生!不修去自己各种不好的心,没有难度、没有考验、没有自己威德的建立,甚至对师尊、对法都怀疑了,怎么能行呢?!还想象常人一样,名、利、情都不舍得放下、不想吃苦、甚至求安逸,按照常人的理去衡量自己修炼的路、轻轻松松的就升上去当佛,这怎么可能呢?旧势力允许吗?(当然我们是不承认旧势力的)未来天国众生能听你的吗?那么伟大的使命你能胜任和承担的了吗?!

回想9年前我刚开始修炼时,因坚信师尊扔掉了全部药物准备还业债,全身的疾病一扫而光,以后偶尔有消业现象,不当回事都很快就过去。99年“7.20”大法被邪恶疯狂迫害时,因对邪恶铺天盖地的血腥迫害不能理解,对大法稍有怀疑魔难就大,也被非法抓進洗脑班、被迫写过“五书”;但凭着个人修炼阶段法学的较扎实,很快的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投入到了正法的洪流中。近几年来的证实法、救度众生中,我就是要按照师尊的要求做。任凭邪恶如何疯狂,我就是要走师尊给我安排的修炼之路。这一念非常的坚定!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证实法、救度众生一直比较顺利。特别是出去讲真相散发真相资料等,也经常有神奇的事迹出现,当然也有过有惊无险。凭着对师尊的坚信,坚定的走到了今天。

现就个人坚信师尊、正念正行的小事与大家分享交流:

我是上了省邪恶“610”黑名单的大法弟子之一,原是城区辅导员,在省级企业工作,原是企业领导成员。邪恶迫害中,我于2000年失去了职务,2001年被非法抓進“洗脑班”三个月,2002年失去了工作。家里人不修炼,不能理解我,在邪恶铺天盖地的血腥迫害中,家里人也受到很大株连。这样,我失去工作后,出门不仅有单位(我住在单位宿舍)、传达室的人监视,家里人也一直在看管,我就把自己关在家里拼命的学法,每个星期把师尊“7.20”以后的法都学一遍。

两个月后,我想我必须出去讲真相救人了。可手头又没有资料,我就用硬纸片刻字,把蓝色墨水放進喷头发的小瓶子里。家人上班后,我先发正念,然后拿上瓶子和刻好字的纸片上街喷标语。先到一同修家,她说:“这几天风声正紧,听说每个人身后都有人监视,缓两天吧。”我当时意识到:我刚从人中走出来邪恶就捣乱,我必须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我必须做我应该做的事,我非常坚信师尊在保护着我。我坚定的想:我能行!这时一阵热流涌向全身(现在想那可能是师尊在给我灌顶),我没有一点怕。这样我骑上车子,大白天在居民区(省城)的墙壁上喷了十几条小标语,如入无人之地。这次喷标语,虽然我喷的不多(第一次没有经验,纸片喷不了几个就不能用了。选用塑料片的可能会好些)。但是我否定了旧势力对我的安排,震慑了邪恶,证实了法。

在家里学法、发正念我一直抓的很紧。后来与一同修联系上,每周可以给我50─100份真相资料散发,可出去一发就没了,看见那么多的楼房、街上那么多的人,觉得资料太少了。我当时的心很纯、很正,只想救人,我真的认为我生命活着的意义就是修炼,目前就是做好三件事,证实法、救度众生,也许我的心性得到了当时法对我的要求。

没多久,师尊慈悲的给我安排了一份非常好的工作:既不忙、收入又多、更喜人的是还能做真相资料。我如鱼得水,自己做资料、自己散发资料,也能供给同修一些资料,非常方便。现在快三年了,我和我的电脑、打印机们经常对话,他们也越来越灵了,我们共同努力,做了很多我们应该做的事,我想也一定救度了很多的世人。现在我真正体悟到了师尊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志念超金刚 洪微是我做”《洪吟(二)》的高层内涵,一切都是师尊在做,一切都是师尊的安排。

2004年春天的一天,一位同修给带来200多份真相小标语让几个人分头贴,当时人们又传风声紧了、抓人了什么的,结果其他同修不敢拿。恰好当时我手头也有50个小标语。虽然当时心里也有压力,但我想让我碰到这事也不是偶然的,我一定要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一看小标语,上面还有错字,我没有怨言,把一个个错字改过来,只默默的想:有师在、有法在,我能行。我都能尽快的贴出去!那段时间我工作正好还很忙,我就利用工作之便出去贴小标语,一次進入一个大院看见单元门就往上贴,刚贴上扭回头,就见一女士拿钥匙准备开门,离我不到两米远,我没有一点怕,我认为我做的是最正、最伟大、最神圣的事,我发着正念,推上车子往外走,和她打了个对面,可她象没看见我,把门打开進去了。那次贴小标语,尽管我每天上着班很忙,可在师尊的呵护下,二百多个小标语在有些同修认为风声紧的四、五天内就贴完了,相信铲除了很多邪恶。

前段时间下午快下班时,得到一包“九评”光碟和小册子,只想送给电子单元门内的住户,因为他们家里会有VCD机器。可去哪里的电子门能進去?我首先发正念,然后求师尊帮忙。这样,一包30多套光碟和小册子在师尊的引导和呵护下,在回家的路上仅用了20多分钟时间,就安全送進了三个电子单元门里的住户。其中有两个电子单元门正好都是开着的。

另一个电子单元门是这样送進去的:我骑车走到一单位大门口,看单位门面还很阔气,再看后面有住户,我想这楼内的住户一定很难看到真相,我一定能送進去。就想不许邪恶看见我,照直骑车到那栋居民住宅楼下。不知门在哪里,只见从一斜着的楼梯上下来一人,我认定这就是上这住宅楼的楼梯,就慢慢的发着正念往楼梯上走,这时我身后正跟来一女士,我想如果楼上的电子单元门锁着,就让我身后这位女士来给开吧。于是,我放慢脚步走,然后低下头整理裤腿,等这位女士走在了我的前面。上楼后,果然电子单元门是锁着的,我一直发着正念,请师尊加持。只见那位女士打开电子单元门笑眯眯的对我说:你先進去吧。我说:谢谢。我進去后想好不容易進来了,我一定不能落下一家,可又不知道我身后的这位女士到几层,于是我站在边上笑着说:请你先走吧。她说:没关系,我就在二楼。我心里有了底,发着正念,径直走上最高层,一家一家的往下发,发到第二层时,这位女士已经回家关上门了,我自然给她门口放一份资料救她。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威力。

在大法被迫害中证实法的几年来,讲真相救度众生确实很难,表面看也确实是冒着生命危险。但是当我们坚信师尊、坚信大法、严格按师尊讲的去做、正念很足时,能感觉师尊一直在身边慈悲的看护着我们。神奇的事也很多。如:警察上门骚扰找不着我,因为我发传单救人去了;我上居民住宅楼发传单,上楼时发一正念:不许别人看见我。正好碰上单位熟人,她下楼和我走对面也没看见我,这样,我仍然能把传单插到这一单元的每一家。

在师尊的呵护下,经我手发出的真相传单、小册子、光碟有七千余份。相信也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当然也有产生不好的思想念头和不顺利的时候,但我一般能发正念清理自己,而后铲除邪恶,一般效果都很好。最多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也是有惊无险。因篇幅有限,神奇的事就和大家分享这些。

这篇文章基本成型时,邪恶又来干扰,把这篇文章全毁了。我闭上眼睛,双手结印,先想:“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扰我证实法的,我也都可以给你们一个合理的安排,成为未来的生命;想善解的就离开我,到我的周围的环境中去等着;如果你真的无能力离开我的,也不要发挥任何作用干扰我,将来我能够圆满,我会善解你们;那些个完全不好的,还在干扰我的,按照标准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然后我“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最后,我铲除软盘背后的邪恶,敬请师尊加持,不到10分钟,这篇文章就恢复了正常。

昨天和同修在一起学法,同修不小心把我的电子书掉地上了,电子书屏幕显示字迹不全,中间出现一粗横杠。刚想埋怨同修,突然想她又不是故意的,立即发正念铲除邪恶,电子书屏幕马上恢复正常。我刚高兴的告诉大家,电子书屏幕又不正常了。我意识到是我的显示心加欢喜心被魔利用,我着急的当着两位同修的面喊出了心声:“师父,我错了。”电子书屏幕又一切恢复正常了。我们三个同修又同时见证了大法的威力。

最后,让我们一起再读师尊在最近《洛杉矶市讲法》,共勉:

“有弟子问:师父说什么就信什么、不再更深的多想,这种状态对吗?师:神看一定会认为这人太好了,但我还是要他多看书多学法。”

“大法弟子直到你走到圆满的最后一步你还在被考验着行和不行,一直到你只差那么一步就完事的时候可能对你都是很关键、很关键的考验,因为每一步对你们的修炼、对你们的考验都越来越关键,尤其到了最后阶段。你们知道旧宇宙的那些乱神,只要它们还在,它们就要左右到最后。你不行了它一定要想办法把你弄下去。它知道,李洪志不会舍下你,那么它们会采取各种方式让你掉下去。人的一念差了,就会使自己发生动摇。所以越到最后对你们的考验也越严峻、越关键”。

“长时间在这种被迫害的状态下大法弟子还在坚定的、不断的证实法,很辛苦,得之已经不易了,更不能懈怠。不要因为一时的糊涂、或者是渐渐的对自己放松了,使自己脱离了这个修炼的状态,机缘一失就什么都完了”。“我希望所有得到这部法的人都能够珍惜他,别失去这次机缘。过去在初期讲法时我谈过这样的话,我要度不了你那谁也度不了你。其实不只是度不了,再也没有这样的机缘了,因为这一次人类走到这一步已经走到最后了”。

当我写完这篇文章时,我觉的消除了我身上很多不好的东西,也更加坚定了我对师尊、对大法的正信。同时我还发现:邪恶无孔不入,这样我们就要时时都溶于法中,尽量保持正念,一思一念在法上。祝愿各位同修在这最后越严峻、越关键的考验中,一定要真修向善,坚信师尊,坚信大法,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共同完成我们的史前洪愿。

最后,向慈悲伟大的师尊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