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活体器官移植看中共十恶(上)(图)


【明慧网2006年4月23日】今年三月初以来,先后有三位证人指证,中共建立秘密集中营,关押大量法轮功学员,并活体摘除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然后焚尸灭迹。而这样的秘密集中营在中国至少有36个,军方转移5000人用专列和封闭的铁路货车只需一天…… 追查国际、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等海外人士打电话到国内多家医院调查,许多医院并不讳言器官供体是法轮功学员……

本文想通过中共五年来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除器官的事实,从十个不同的角度透过中共的邪恶,看这场系统迫害的严重性。

中共“十恶”可归结为:民族主义遮羞布下贻害中华;怙恶不悛赶尽杀绝;把天使变为魔鬼;把魔鬼说成天使;利用外媒传播谎言;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暴利买凶借刀杀人;虚张声势欺骗国际;反对道德践踏正义;对抗文明威胁人类。

十恶之一:民族主义遮羞布下贻害中华

民族主义历来是中共搞群众运动,打击异己的遮羞布。只要贴上“××(国)特务”、“境外敌对势力”、“反华势力”的标签,便立刻可以大打出手,号召全民口诛笔伐、声讨揭批。

真正清醒的人知道,中共历史上哪一次运动不是中国民众遭殃,无论是被打倒的,还是参与迫害的,都是中共为保全自己,而放在刀俎下宰割的对象。

历史上,残忍的大屠杀往往发生在异族之间,如“南京大屠杀”、“希特勒屠杀犹太人”。根据《九评》中的统计,中共在历史上曾杀害过六千万至八千万中国人。中共不但让中国人自相残杀,而且使用了人类历史上闻所未闻的残酷手段。

中共集中营罪恶的第二个证人——原沈阳苏家屯医院职工、主刀医生的太太在接受采访时说,“迫害终归是迫害。从人道上讲是没有人性的。作为中国人是挺悲哀的。这是属于中国人之间的自相残杀。不像南京大屠杀。这是杀自己人。不管是炼法轮功还是不是,终归是自己人。很残忍。”

一位山东济南的知情者投书,“对于一个有血有肉的中国人来说,看到这样悲烈的事情发生在我们的民族,内心真的是焦虑和震惊。”

这位知情者称,许多活体器官移植是由“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山东省警官总医院”、“山东省监狱”和“山东省女子监狱”(均位于工业南路上,女监位于男监的西南角,对外挂的牌子是“山东省兴业发展有限公司)及更多的监狱、劳教所共同勾结干的。它们形成的是“大型流水”作业,从换取器官人员的到位、到活体器官的摘除、器官的移植、分成包干费用等等。他说,“并且是直接得到上至中央一级的明确指示,下到院方全力参与的。”

在暴利驱使下,中共更将大量的中国人的活人脏器移植给外国人。由于中国大陆器官供体充足,每年有数以千计的外国病人到大陆做器官移植手术。根据凤凰周刊2006年第5期上的“外国人赴华移植器官调查”:据不完全统计,仅近3年,就有3000多名韩国人赴华移植器官,而其他国家和地区在华移植器官的人数每年也在1000人以上。除了韩国人外,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还有来自日本、马来西亚、埃及、巴基斯坦、印度、沙特阿拉伯、阿曼和港澳台等亚洲近20个国家和地区的患者前来就诊。

2000年以来,在香港,台湾,韩国,日本,加拿大,美国都有专门介绍病人去大陆做器官移植手术的中介商。外国病人到大陆一是因为大陆器官供体多,配型成功率高,不用多等;二是大陆器官供体质量好,来自于“年轻健康的活体”。

2003年9月一个月内,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给同一个外国儿童找到三个配型好的肝源,进行了第三次肝移植。这个外国儿童的生命是用三条鲜活的中国青年的生命强行换来的。

用中国人的生命和血肉器官换取外国人的钞票。哪有比这更大的卖国者,反华势力?!

十恶之二:怙恶不悛 赶尽杀绝

中共秘密集中营事件曝光后,在国际舆论下,中共喜好不悔改,也没有停止作恶。相反,从国内传来消息,罗干下令在三个月内将对全国范围内劳教所、集中营等非法关押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采取大规模灭口行动。

追查国际的调查录音显示,做活体器官移植的全国许多医院称,四月底前将有大量供体。据调查统计,已经调查过的部份地区结果证实,包括黑龙江、辽宁、吉林、北京、天津、河南、河北、湖北省暨武汉市、湖南、上海、浙江、云南、安徽、陕西、新疆等省市自治区的医院和移植中心正在加班加点成批的施行器官移植手术。医院方面向表示要做器官移植就快点来,最快的一两天内就能完成配型找到合适的器官,并表示这一批器官供应过后以后就很难了。

据悉,中国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在三月末,突然接待了大批国外患者前来做肝、肾移植手术,而且都在晚上进行。希望之声记者采访了解到,上海一家医院现在分成4批人,一天24小时轮班做器官移植手术。

另一证据更为有力,最近“610”一份绝密文件在海外曝光:这份来自“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委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即610办公室)4月4日的机密文件命令在全省市范围内对法轮功学员统一进行一次“集中摸底排查”,“逐人造册登记”。

这个所谓“春雷行动”要求各镇乡(街道)的中共党委,区直有关单位在全区内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集中摸底排查,摸清全区法轮功学员“未转化”的及“三高三长三出”情况:(高学历、高智商、高技能;出狱、出所、出校;原总站长、分站长、辅导站站长或炼功点负责人)。

全面摸排从4月5号开始,按“属地管理”逐村(居)逐户逐单位核查,逐人造册登记,并对流动人口出租房屋排查,进行时采用内紧外松,严格保密,对重点法轮功学员在4月底前完成摸排。

根据中共政权的结构特点,很明显这一行动不是地区性的,而是全国性的集中迫害行动。根据中共几年迫害的特点,几乎每一次大规模迫害都是系统进行的。对没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如此大规模的排查,意味着更为残酷迫害的可能性。

十恶之三:把天使变为魔鬼

以“救死扶伤”人道主义为天职的医护人员往往被人们冠以“白衣天使”的美誉。文明国家的警察、军队也是以保障民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为第一要务。但是,在中共掌控下,天使被变成了魔鬼;手术刀变成了屠刀。


漫画:医生何时变为屠夫?

为了暴利,军队、医院、劳教所(监狱、集中营)的警察和医生沆瀣一气,亵渎生命、践踏人类尊严,到了人性沦丧殆尽的地步。加拿大肾脏基金会的共同创始人杜塞特医生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说,“看到有关苏家屯的报导后,我觉得又是痛心又是可怕。无论因为什么原因,法轮功修炼者的生命都应该受到尊重。”

杜塞特医生说,“在没有经过他们同意的情况下,把他们(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器官作为盈利的资源,这种做法是对人类生命的一种亵渎,是对‘以人为本’价值观的亵渎。这种做法也完全违背了器官捐献和移植领域的职业道德。”

更为可悲的是,这些被中共魔变的“人”对自己“反人类”的所作所为惊人的麻木。当“希望之声”的记者4月11日打电话到上海的一家医院询问活体移植事宜时,被询问的人员既不遮掩,也不恐慌,反而不断催促记者赶快做移植手术,他说过了4月底之后就会有一段时间没有材料,要记者把握机会。从对话中已经看不出这位医务人员丝毫的人性痕迹。

另据明慧网报道,在黑龙江大庆,因公安无理智的迫害法轮功,已给市民造成了巨大恐惧。市民不但家家装上了防盗门,而且大白天在家都要把门反锁。市民防的不是小偷,而是警察。

孤山在其评论文章“以科学名义的杀戮“中说,”要知道,不在战争环境中,杀人并不是一件一般人下得了手的事,更何况在活人身上取器官,明明知道取完器官这人就因此而死去。那么,是什么样的环境把这些本来是普通人的官员、警察、医生、护士变成了这样呢。”“在中共无神论统治下才会有层出不穷敢不怕天谴不怕报应的无恶不做之徒。”

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天亮评论说,“在道德层面,现在很多国人对各种罪恶已熟视无睹,变得冷漠、麻木,这是长期共产专制统治下人的扭曲心态。那种制度存在一天就要人接纳它的罪恶,降低人的道德。”

十恶之四:把魔鬼说成天使

如果你想知道这几年全国范围内哪些劳教所、洗脑班、监狱迫害法轮功最卖力;哪些人参与的最尽心尽力,只要看一看他们有没有得到中共颁发的“荣誉”就知道了。奖励迫害的“先进”、“文明”等称号不一而足。

这并不是空穴来风。不仅是劳教所、监狱和洗脑班,就连各级政府都将打压法轮功作为头等大事,同所谓的“政绩”、“荣誉”、奖赏升迁挂钩。这种挂钩往往甚至是量化的。

被誉为“省级文明管理先进单位”的大庆劳动教养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劳教所之一。有明显的证据表明该劳教所发生着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

法轮功学员王斌,是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计算机工程师,曾获国家科技二等奖,2000年9月24日被大庆劳教所恶警冯喜等毒打致死。放在大庆人民医院太平间里的王斌的遗体内脏已被野蛮摘除,心脏、大脑被剖出。下图为伤痕累累的王斌的遗体。


伤痕累累的王斌的遗体,内脏被野蛮摘除

积极参与迫害的恶警们会受到中共集团的赏识和褒奖。冠以“英雄”、“杰出卫士”的称号,如马三家劳教所的苏境之流,都是参与迫害不遗余力的邪恶之徒。

锦州日报2005年12月8日A2版刊登了第三届锦州市“杰出青年卫士”评选的消息,其中锦州市劳动教养管理所二大队副大队长张春风榜上有名。事迹介绍中说他“……在转化‘法轮功’类劳教人员的工作中,有招法,有能力,有水平……6年来,他先后撰写了揭批‘法轮功’的宣传材料4万多字。”

这个“有招法,有能力,有水平”的“杰出卫士”6年来干了些什么?据知情法轮功学员揭示,张春风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罪行累累,铁证如山。张不停地对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进行暴力洗脑和酷刑“转化”,他是锦州劳教所最凶残的恶警之一。他曾指使犯人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的脸、颈部、前胸、腋下,一直电到电棍没电才罢手。张还曾将法轮功学员用各种姿势吊在铁凳子上,每天从早上5点吊到晚上9点,夜晚铐在床上,折磨几天几夜不让睡觉。

2003年底,张春风等5人,带着自己在锦州迫害大法弟子时常用的刑具(手铐、电棍、头套),与本溪、阜新劳教所所谓的专项教育大队的恶警一起,对那里70多名坚定的法轮功女学员进行了长达21天的迫害。这5名恶警每人因此得到了司法部颁发的奖金300元。

十恶之五:利用外媒 传播谎言

中共可能已经知道自己的喉舌在公众心中已经毫无信誉,于是转而向海外媒体下手,利用海外传媒替自己传播谎言。

有评论指,“中共邀请的海外媒体,包括中共自己在海外办的、被中共统战渗透的和其它西方媒体,亲共的媒体就不用说了,是中共的第二传声筒。其他媒体的报道,记者大多知道所谓的参观是中共在做秀,所以报道中常常是充满嘲讽的口吻去重复中共的说辞。不管怎样,都是重复了中共的谎言。”而“那些见不得人的罪恶、撕心裂肺的痛苦、非人的酷刑和丧尽天良的强奸下的呻吟,却在这种哪怕是对共产党的嘲笑中被轻描淡写的忽略了。”中共在给国际舆论“一个说法”的同时,达到了它的另一个目的,用西方媒体传播了它的谎言。

我们可以通过部份媒体对“活体摘取器官”的报道看出这一点。在沉寂了几周后,也就是中共在苏家屯毁灭了证据后,法新社和美联社报道了在苏家屯的采访,“整篇报导基本类似新华社的通稿”。

中共用类似同样的手法让美联社刊登“新华社海外版通稿”可追溯到2005年对“天安门自焚”伪案当事人的采访。“自焚”伪案已被种种如山铁证驳斥得体无完肤,并且成为法轮功真相资料中驳斥谎言的最有力证据。在选择中共特务扮装的“自焚当事人”后,中共高调邀请美联社等海外媒体采访,并令其大幅转载中共谎言。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