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焦点不在白宫前


【明慧网2006年4月23日】4月20日上午,当中共党魁胡锦涛在白宫南草坪接受美国总统布什的迎接仪式时,一名华裔女子突然在现身拉开黄底红字的横幅并以中英双语大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等字句,此举立即吸引了世界各大媒体。

抗议者叫王文怡,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同时也是一位在美国受过专业训练的医生。当无数镜头聚焦在她身上之时,人们也许没有意识到,其实真正的焦点并不在白宫前,而在地球的另一端——中国。

我想,王文怡作为医生,更清楚这几周以来她不断接触到的来自中国大陆的线索和证据背后所揭示的令人窒息的真相,而这些,才是她不寻常举动的根本原因。

自从3月8日,第一位证人记者彼得首先指证中共苏家屯秘密集中营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并焚尸灭迹;随后第二位女证人安妮作证其前夫就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眼角膜的主刀大夫;第三位证人,一位中共知情的老军医指证,不但肯定了活体器官集中营的存在,而且指证这样的集中营在全国多达36处。

随后追查国际、希望之声等组织和媒体的独立调查也发现,大量医院和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监狱互相勾结,通过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移植手术谋取血腥暴利。在追查国际、希望之声向社会公开的调查录音中,赫然可以听到“白狼”医生毫不忌讳他们的器官来自活供体,甚至公然承认供体大量来自法轮功学员。比如下面是对上海复旦大学中山医院的调查对话录音:

问:但是提供的这个肾体不会是死人吧?
医:那当然是好的啦!怎么可能把坏的给你们呢?
问:…有没有这种炼法轮功的这种提供的,……
医:我们这儿的都是这种。

我想,作为医生,王文怡也更明白互联网上宣称器官来源充足,一周至一个月之内保证找到供体的那些各大“名医院”(比如沈阳多器官移植中心、上海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上海长征医院解放军器官移植研究所等)的移植手术实际上意味着什么。曾经作为医学院的学生,曾经面对希波克拉底誓言发誓以尽力救人为第一目的王文怡,面对中共治下以杀害同胞和赚钱为目的的“同行”的罪恶,一定有更痛楚的感受。

在证人纷纷指证、各类调查证据曝光三周后,中共无力的向国际社会抵赖活体器官集中营的存在,并匆匆抛出了一个器官移植管理的行政法规,却又把实行时间定在三个月以后。然而希望之声电台、追查国际组织都发现,湖北、上海、辽宁、北京、陕西等移植中心突然开始加班加点大批赶做器官移植手术。医生大都表示,到5月1日以前会有大量供体,过了这个时间机会就少了。

情势危急,“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发表紧急通告:根据收到的证据,苏家屯等地下集中营人证已被秘密转移并随时遭到屠杀,与此同时,中国大陆的一些医院和移植中心,正赶时间大批进行器官移植手术——以销毁集中营受害者/人证为目的的屠杀正在发生。

在中共故作姿态邀请国际社会调查之后,“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的调查员申请进入中国的签证却屡被拒绝。

可以说,已有的大量证据和线索都表明,如果国际社会不马上高度关注并紧急进入中国所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监狱独立调查,也许我们自己的良知、我们的后代永远也不会原谅我们——不会原谅我们在这一关键时刻错过了机会,而没能阻止一场极其残忍的、挑战整个人类文明的罪行。

这一切,才是王文怡博士白宫前喊话的大背景,而这实际上也是全世界媒体真正应该聚焦的中心。

当历史的这一页翻过去之后,没有多少人会记得耶鲁大学的股票哪一天进入中国股市;也没有多少人会在意波音公司2006年增加了多少订单,然而人们一定会在意,文明世界是不是背叛了面对上世纪的大屠杀做出的庄严承诺“Never Again!”(“永不重蹈覆辙!”)

美国作家海明威在他的名著《丧钟为谁而鸣》的扉页,引用了英国十七世纪诗人约翰•堂恩的诗歌片断,此时读来更发人深省:

“谁都不是一座岛屿,自成一体
每个人都是那广袤大陆的一部份
如果海浪冲刷掉一个土块,欧洲就少了一点
如果一个海角,如果你朋友或你自己的庄园被冲掉
也是如此
任何人的死亡都使我受到损失
因为我包孕在人类之中
所以别去打听丧钟为谁而鸣
它为你敲响”。

我想,今天我们面临的丧钟来自我们灵魂深处,它震撼的是每一个人的良知。